504 猜对有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长得跟铁塔有一拼的壮汉,正是之前被我们囚禁起来的山本一熊,好像在鬼组的身份还挺高,之前被胡金单擒,一直关在“王朝”的地下室里面,为此我还勒索了鬼组四百多万,现在的“王朝”夜总会就是全靠他赞助盖起来的,上次局子“扫黄”的终极目的就是营救他。

再次见到我,山本一熊的眼神里满是杀意,大有将我生吞活剥掉的意思。

鱼阳吐了口唾沫指向山本一熊喝斥:“你瞅你麻个痹!废物东西,信不信再抓到你,老子立马找二十个壮汉走你后门?一天整你五遍,整到你怀疑人生!”

王兴撇撇嘴讽刺,鱼总你可真闲啊,跟头畜生有啥可聊的,说的再多,他也不能懂人语。

“吼!”山本一熊捶胸顿足的怒吼一声,拔腿就往我们跟前走。

雷少强向前一步。单手攥枪,朝着山本一熊的脚下“嘣”就叩动了扳机,子弹打在水泥地上,溅起了一层尘土,雷少强不带一丝表情的冷哼,滚回去。我不说第二遍!

山本一熊愣了下神儿,暴躁的气焰瞬间湮灭,犹豫了几秒钟后,灰头土脸的迅速退了回去。

我吧唧了两下嘴巴轻笑:“森老大,您这是有备而来啊!”

刘森点点脑袋爽朗的一笑回答,那可不,你这孩子人小鬼大,好几次差点整垮我,我要是再不涨点教训,不是等着被活剐嘛,行了!咱们江湖事江湖了,你和鬼组有别扭,就自己私下解决去吧,程家大侄子你也慢走不送哈,替我给你爹问个好。

程志远呲牙瞪眼的恶吼,刘森我草泥马!我们辛辛苦苦的打下来裁决,你一句慢走不送,就想彻底打发?老子今天把话撂这儿了。有能耐你马上弄死我,要不然老子就和你鱼死网破!

程志远说着话就从后腰掏出来把手枪指向刘森,与此同时八号公馆的一些马仔也纷纷拎出来枪对准对面的刘森。

八号公馆有枪,而且很多,从上次程家父子在裁决门口摆了上帝一道,让我觉得迷茫的是,为什么程志远此刻的怒火,竟然比我还要高,要知道现在地盘被抢的人可是我啊。

本身我已经打算掏出来手机使唤自己的最后一张底牌,想了想后又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往旁边靠了靠静静的观察他们两大势力的博弈。

程志远的马仔抬枪指向刘森的时候,刘森后面的一帮马仔也同时抱起手里的家伙式对阵刘森,两帮人剑拔弩张,看架势是真打算来一场火拼,我不漏痕迹的朝旁边的伦哥、王兴摆摆手。

伦哥和王兴带着我们的人齐刷刷让到了侧面,把中间的那片空地让开了程志远和刘森。

看到我们的人挪闪,陆峰眼珠子转了两圈,凑到林恬鹤的耳边附语几句,林恬鹤更狠,直接带着他们的人闯进了“裁决盛世”的里面。

刘森抽了口雪茄,对着天空喷了口烟圈后微笑着看向程志远说,“行了,差不多得了,抓紧时间让你爸过来接你吧。回你们八号公馆去,他在外面躲的挺累的,眼瞅着天要下雨了,你爸手上还有那么多火器,淋湿了可就亏大发了,对了。你们爷俩是打算来屠城的吗?哦哦,我想起来了,你们八成是打算赶走上帝以后,再直接做掉赵成虎,然后独霸不夜城吧?啧啧啧,你们这种人可真是浑身长心眼儿啊!”

我心底暗暗一惊,八号公馆还有人躲在不夜城的外围?而且带了大量武器?我斜眼眼睛扫向程志远,怪不得现在刘森来掠事,程志远会暴跳如雷,表现的比我还要愤怒。

想到这儿,我又往旁边挪动了两下脚步。

刘森嘿嘿一笑瞄向我吧唧嘴巴说,这么一比还是我比较实在吧?我想要的东西都是明抢,从来不会背后使什么小绊子。

“这句话,我待会再回答你。”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把手伸进口袋里,按下手机的拨号键。

程志远脸色骤变,额头上的青筋都快要绷出来了,死死的咬着牙骂。你别他妈放狗屁,我爸带着人接应我,是为了防止上帝会留什么后手,我们老程家没有说话不算数的狗,三弟,你别听他瞎逼逼。

刘森像是踩着电门似的。得得瑟瑟的径直走了过来,抓起程志远手里的枪口顶在自己的额头上张狂的大笑说:“小侄子你敢开第一枪,那大家就豁出来性命对着干就是了,谁手上没点家伙,对不对?想把矛盾升级扩大化,那就这么来,枪这玩意儿谁都有,炸药老子都他妈带来了,大家一起玩命呗。”

程志远“呼呼”喘着粗气恶吼,你特么吓唬我呢?来啊,同归于尽!

刘森阴郁的点点头说:没错,我就是吓唬你,同归于尽?这样挺好,把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到时候正好让局子里的那帮大爷们收拾掉,再牛逼也是混社会的,也惹不起公家的人,事情一闹大,多大的保护伞也不好使,到时候一查,谁他妈屁股底下干净?现在我脑袋就在你枪口下,来,你扣动扳机,送我归西。”

刘森从我们面前上演了一出什么叫真正的“亡命徒”,看到程志远顿时犹豫了,他伸手攥住程志远手里的枪把,“桀桀”的诡笑起来,小家伙,来成全了我,别犹豫啊。哈哈哈!老子实话告诉你吧,来之前我就给省里的新闻部门打了电话,估计这会儿记者应该在路上,也不知道这么大的火拼,能不能上明天的报纸头条。

刘森笑的异常的嚣张,眼珠子瞪的老大。血红的眼球,就像是恐怖片里的鬼物,天空猛地“咚”的一声惊雷,接着豆大的雨点子就打落下来,雨点越下越大,雨水也越来越密,顷刻间,磅礴的雨水就好像瓢泼一般的降临,雨水将我们这些人的身上全都打湿了,愣是没有一个人动。

刘森仍旧伸手攥着程志远的枪管顶在自己脑袋上,雨水顺着他俩的侧脸往下淌落,一切变得雾蒙蒙的,让人有种好像是在做梦一般的感觉。

两人僵持了大概七八分钟,刘森松开程志远的手,在他的脑袋上胡乱揉搓了一把,嘲讽的说,给他妈机会,你也不中用啊!就这么点胆子。照你爹年轻的时候真心差远了,小家伙老老实实的回去开歌厅,社会上的事情你不行。

程志远脸红脖子粗的长出两口气,恨恨的戳了戳刘森胸口,回头看向我说,三弟。听我一句劝,撤!刘森疯了,狗日的现在啥事都能做出来。

我笑了笑说,远哥先撤,我垫后!

程志远不解的问我,你还想干什么?

我摇摇头说。什么都不想干,我只是害怕自己会被算计,万一你们八号公馆现在是和皇朝联手给我演了一出戏怎么办?一滴血没有流,就白白拿下整座不夜城,那时候我哭都没地方哭,远哥你先撤吧,森老大想要玩命,我就陪着他玩,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都是光脚的,那就看看谁脚大吧。

程志远喘着粗气说,三弟,我可以对天发誓,谁都有可能坑你,唯独我们八号公馆不会,我...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说,远哥你先撤,誓言这玩意儿就哄女孩子上床的时候比较好使唤,如果我侥幸活下来,咱们之间的合作继续,如果我不小心挂了,记得逢年过年给我上杯水酒就OK。

程志远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电话“嗯嗯”了几声后,面色复杂的望了我一眼,朝身后的马仔摆摆手说,撤!

接着我又回头看向陆峰和林恬鹤说,你们也撤!

陆峰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的干咳两声,说了句“保重!”就带着他的人也快速离开了。

最后我看向王兴和伦哥说,带咱们兄弟也先回东区,晚上找个高档的地方吃肉喝酒,就到森老大刚刚订下来的“龙腾大酒店”吧,记得跟他们老板说,打八折。森老大今晚上有事儿,肯定去不了,咱们这属于救场。

两人刚准备说话,蔡亮凑在他们耳边低语了几句后,两人没有任何犹豫,领着我们的兄弟也消失在十号街上..

此刻偌大的裁决门口,只剩下我和蔡亮、雷少强三个人独自面对刘森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刘森狂傲的笑着说,成虎兄弟,这是打算跟我玩单刀赴会么?还是说你身上揣了雷管,预计和我同归一尽?

林昆紧绷着脸,他一只手替刘森撑雨伞,另外一只手伸进自己的怀里,眼神一直牢牢的锁在刘森的身上。

我如同洗脸一般,两手搓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无所谓的望着刘森说,来之前你自己都说了,我肯定会为自己留后手,那不如你猜猜我的后手是什么好不好?猜对有奖!

刘森眉头顿时紧皱,狐疑的望向我,又看了眼我背后的“裁决盛世”,久久没有说话,不过狗日的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大枭,很快就镇定下来,冲着我问,愿闻其详。

我乐呵呵的说,我的东西就是我的,我给你,你可以拿着,我不给,你不能抢,你敢抢,我就打断你的手,比如这不夜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