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5 有些事,没得选/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森惯性的来回张望了几眼,皱着眉头沉思了几秒钟后问我,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后手咯?

我点点头说,当然了,而且保证你会大吃一惊,说不准你还会吓得跪到在我面前呢。

刘森风轻云淡的笑着说,你唬我?你的来历我调查的清清楚楚,除了你的那帮废柴兄弟,无非就是胡金、蔡亮和江红三个叛徒,对了,还有这个雷少强我弄不太明白,除此之外。你在我面前没有任何秘密。

“哦?森老大就是厉害啊!这些都秘辛都能挖的出来,佩服,佩服!”我似笑非笑的朝着刘森抱拳咧嘴一笑,接着说,那你猜猜我这会儿冒着这么大的雨跟你从这儿絮叨又是为了什么?

刘森的面容上出现一丝疑惑,摇摇脑袋说,我猜不出来,不如你告诉我?

我甩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仰头大笑说,别着急,好饭不怕晚,森老大再陪我等一会儿,很快的,从市郊到不夜城,我觉得顶多也就是四十来分钟的事情,我的底牌需要从乡下过来。

刘森摸了摸鼻梁点头说,小事儿,反正我今天我就是奔着收不夜城来的,有的时间陪你消磨。你喜欢淋雨就站在原地慢慢等,我先到车里眯一会儿,等你的人来了,想要开打或者是干别的,随时知会我一声,我全程奉陪,阿昆劝劝你的成虎,毕竟你们都是打小一块长大的。

林昆不挂一丝表情的点点头,像个机器人似的撑着雨伞把刘森送到铲车上面,又一脸木讷的走回来,跟我面对面而战,我俩谁都没有说话。林昆是背对着刘森他们那头的,眼珠子朝上不住的翻滚,我想他的意思应该是示意我赶紧走,刘森在附近还有埋伏。

我嘴角上扬微微笑了笑率先开腔说,今天的雨估计一时半会儿是止不住了,真是越下越大啊。

此刻的雨真的特别大,就好像是有人站在楼顶上拎着水桶往下倒一样的猛烈,同时还起雾了,能见度至多也就十多米远,我站的位置,就连十号街的街口都看不清楚。

林昆“嗯”了一声说,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找个地方去躲雨。

我摆摆手,直接将身上的衣服脱掉当毛巾一样擦了擦脸朗声说,我又不是泥捏的,化不了!从小我就听我爸说,越是磅礴的暴雨,放晴之后的彩虹越是漂亮,今天这场雨后的彩虹一定很美。

林昆点点头说,那你随意吧,该说该做的,我都提醒过了,非要搏命的话,我陪你!

“我陪你”三个字一语双关,林昆也已经很明白的告诉了我。他的态度是什么。

我仰头看了眼坐在铲车驾驶室里的刘森,他两条腿翘在方向盘上,手里夹着根雪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我和林昆,当我的目光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刘森笃定的吐了口烟圈。那副镇定的模样俨然已经认为自己大局在握。

我伸了个懒腰朝着刘森比划了个手枪的姿势,邪笑着发出“嘣,嘣,嘣”的口型,围在铲车跟前的几个马仔顿时不乐意了,气势汹汹的拎着家伙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

这几个家伙应该和寻常的马仔不同,我见过刘森出入很多场合都带着他们,想来应该是亲信之流,他们围上我的时候,雷少强和蔡亮齐齐向前一步,挡在他们身前。

蔡亮两手抱着单管猎枪威胁的指向对方厉喝:“哪来的,还滚回哪去!别挑战我的胆量!”

刘森从车里探出来脑袋呼喊,成虎老弟,我觉得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你的那帮小兄弟血性十足,但是战斗力实在太差了,就算再来二百个仍旧只是往医院送的料,街头干架没有什么技巧。无非就是比谁拼砍过的人多,谁挨过刀多,天也不早了,不如你赶紧找个地方泡个澡去吧。

我猜刘森这个傻屌是有点心虚了,乐呵呵的说,你随便啊!我背后就是裁决盛世。是整个不夜城的总部,想进去的话,你随时可以抬腿走进去,我从这儿等我的朋友,咱们互不干涉。

刘森眯缝眼睛看向“裁决盛世”,冷笑说:“敢情你的伏兵是藏在裁决里面呐,这半天一直跟我拖延时间,为的就是里面的人有机会埋伏吧?呵呵呵,不错不错,今天老子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纸糊的!弟兄们,给我冲上裁决,砸烂楼顶的招牌!”

刘森踩在铲车的车顶,朝着身后百十多号精锐的汉子招招手怒吼。

“冲啊!”那一两百马仔叫嚷着就朝裁决盛世的大厅里冲去。

看到刘森这副自以为是的模样,我当时真的快要被憋出来内伤了,难不成社会大哥,都这么有心机么?我随口说两句话,这货就把所有人都给支出去了,这脑子转的是得有多快。

看到自己的小弟浩浩荡荡的杀进裁决盛世里面,刘森冲我阴沉一笑说,成虎兄弟,我跟你赌一个钟头,这场战斗就能结束。

我耸了耸肩膀说。我赌十分钟。

刘森“桀桀”大笑说,你太自负了!

“智商是硬伤啊!”我没好气的小声嘀咕一句,自负个鸡毛,里面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十分钟我特么都是往多说了。

当然这话肯定不能让他听见,我就享受他现在一脸惴惴不安的表情。

雷少强斜楞眼睛往前走了一步说,三哥,你说咱们现在有没有机会打烂刘森的脑袋?

听到雷少强的话,刘森脸色一变“跐溜”一下就蹿进了铲车里面,并且把身体藏在驾驶台底下,林昆和几个马仔全都警惕的握枪指向了我们。

此刻刘森的身边除了林昆,也就剩下那六七个贴身的跟班,尽管几个亲信的手里都有家伙式,但是我相信这么近的距离,以蔡亮的枪法打烂刘森应该没多大问题。

蔡亮冷着脸两手抱住猎枪瞄向了刘森。

我叹了口气说,现在我有点后悔冒冒失失浪费掉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蔡亮摇摇头说,不浪费!今天的事情太轰动了,总得有人背黑锅,唯一遗憾的就是我们可能没机会亲手做掉刘森!

我点点头说,放心吧,他会比死了更痛苦。

这个时候从街口的方向传来一阵“嗡嗡”的马达咆哮声,隐约间可以看出来好像是一辆军绿色的卡车,我侧头朝着雷少强微笑说,你去跟他们打声招呼吧。和这种人交涉,我相信你绝对比我熟练的多,亮哥,赶快把枪藏起来。

雷少强疑惑的望着街头方向问我,这是?

我长出一口气说,19姐她爸。也是我的最后一张保命的底牌,不过只能用一次!

雷少强恍然大悟,比划了个OK的手势,快步跑了过去,人还没到,就脱下来自己身上的白色小汗褂当旗帜使唤:“老乡快停车。自己人,电话是我打的!”

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这个王八犊子简直把“逗比”俩字演绎的活灵活现。

等雷少强和蔡亮分开行动以后,我朝着林昆努努嘴说,你可以和森老大聊聊皇朝的转交工作了。

刘森的几个马仔全都一脸的茫然,林昆猛地从怀里掏出枪指着身边的几个人“嘣,嘣,嘣,”就是几枪,几个青年全都倒在了血泊里,刘森一脸愕然的从铲车里伸出来脑袋,不敢相信的望向林昆。

林昆耸了耸肩膀说,抱歉老大,赵成虎是我兄弟。

刘森从铲车上蹦下来,呆滞的望着自己的几个亲信,接着,他笑了,笑容里面夹杂着太多的无奈。他一把揪住林昆的脖颈恶吼:“兄弟?难道他们就不是么?难道我就不是么?他们跟你朝夕相处了两三年,你还真的下得去手,五条血淋淋的人命啊,大刚和老鼠都是从监狱里就跟你玩到一起的人,你忘记当初你在监狱挨打,是谁挺你的么?你忘记出狱以后谁天天陪伴在你的左右,跟你一起吃喝玩乐了么?”

林昆眼中出现一抹忧伤,点点头说,我没忘记,可他们是你的人,他们只要活着,将来必定是会为你报仇的。而且我不想太多人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

刘森突然之间异常的愤怒,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眼泪顿时就滚了出来,他一拳狠狠砸在林昆的脸上,抬腿照着林昆的身上“咣咣”猛踹,破口大骂。林昆我草泥马!老子明明知道你和赵成虎一直藕断丝连,你们的那张合照,我早就看过了,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揭穿你,我在赌,赌咱们的感情一定要比他深厚,可是我他妈还是输了...

林昆的嘴角被打出血,他伸手擦了擦,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愧疚的说,老大对不起!有些事情我没得选,从一开始我就和赵成虎是兄弟,王朝的人全都是我兄弟,如果你换一个对手,换成上帝或者程威,哪怕是那个所谓的天门,我都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你这头,我这个人没什么信仰,唯一的信仰就是这帮从我青涩年华一块走过来的兄弟,我当初可以为他们进去扛罪,今天依然可以为他们变的不忠不义,对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