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江湖路,断肠途/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森两只眼睛红通通的,肩膀抑制不住的颤抖,又晃了一眼躺在地上早已没有呼吸的几个亲信,冲着林昆低吼,你不该杀他们的,他们其实不是非死不可,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林昆长出一口气摇摇头说,他们必须死,这件事情需要有人负责,我和赵成虎肯定不会出来扛罪,可是他们只要活着,就有人知道真相。就会永无宁日,我清楚你在省会还有关系,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当初在监狱里,咱们联手做掉邓瞎子时候,你教过我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刘森呆板的望着林昆,两行虎泪顺着面颊淌落下来,翘起大拇指说,你真是好样的!我想明天的新闻头条或许会以“两伙社会流氓火拼争抢地盘,伤亡惨重”为标题吧。而我和上帝这两个曾经也算叱诧风云的人物,也会很快被人遗忘,而你们这些幸存者摇身一变成为这片土地新的主人,皆大欢喜!

看到刘森的那副模样,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生出一丝兔死狐悲的悸动,倒不是可怜他。可能只是为社会人感到悲哀吧,想要在这条荆棘密布的泥泞小道一往无前,真的太难太难,不光要随时防备同类的撕咬,还要面对下属的背叛,白道的清洗。更重要的是时刻提醒自己不再是个人。

此刻暴雨已经渐渐放缓,街角雷少强正和一个穿着迷彩装的男人在比比划划的交涉,旁边停着一辆草绿色的帐篷卡车,远远可以看到卡车后斗里全都是荷枪实弹的男人,林昆从地上重新捡起来雨伞撑开,打在刘森的脑袋上,轻声说:“老大,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刘森摆摆手先是扭头看了我一眼神情复杂的说,看来我真的小瞧你了!你的底牌真的超出了我想象,可以跟我交个底么,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只当是满足死人临终前的愿望。

我耸了耸肩膀微笑说,我没有身份,我的底细正如你对我的了解一样,就是个土生土长的村崽子,可能说出来你都不信,三年前我被人打的跪在地上哭,两年前我看到不夜城的小掌柜浑身会打怵,一年前我听到枪响尿了一裤裆,即便是现在,仍旧有很多人,我不敢和他们对视。

“那他们呢?能调遣一个排的人过来,级别最起码得是正营或者副团级,甚至可能更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赶过来,我想也就是市郊驻扎的那一支,可是他们的负责人根本不是HB省人。”刘森伸手指向那辆军车。

我抓了抓脑后勺说,抱歉这个秘密我不愿意分享,万一你侥幸没死,会一辈子都忌讳我的。

刘森哈哈大笑着说,你是我见过最狡猾的人。上帝都比不上你滑溜,而年龄小是对你最大的伪装,我想狡猾可能也是一种天赋吧,就算搞定我和上帝,你以后的日子也一定不会太平,反而会比现在更加麻烦。你可以当成这是我对你的诅咒!

不等我再问什么,刘森回头凝视林昆问:“你说咱们两个算不算兄弟?”

林昆点了点头很干脆的回答,算,百分之一百的兄弟,别管你怎么看我,我都拿你当大哥。

“那就好了。”刘森眯着眼,很无所谓的就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接着,他把自己身上的衬衫也给脱了,他光着膀子,活动了活动自己的筋骨说:“给我个体面的死法。”

林昆摇摇头说,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而且你不能死!

刘森的眼神变得无比刚毅,不待林昆把话说完,“吼”的怒喝一声,一拳头朝着林昆的脸上就捣了过去,林昆站在原地没有动,被刘森一拳打破了嘴角。

林昆擦拭了一下。稻草人似的站在原地没有动。

刘森抡圆了胳膊又是一拳头狠狠的砸在林昆的胸口,林昆踉跄的往后倒退两步“咳咳”的剧烈喘息两声,接着又站直身子望向刘森,“还手!”刘森跳起来一膝盖撞在林昆的肚子上,揪住林昆的衣领,拿膝盖“咣咣”的猛磕他的脑袋。

蔡亮刚打算上。我一把拽住蔡亮的胳膊摇摇头。

虽然不清楚林昆的本事,但我知道他是故意不还手的,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心底的内疚减轻一些吧,街口的方向雷少强已经带着那辆满载士兵的卡车缓缓过来,反正刘森肯定走不了。

连续拿膝盖撞了林昆好几下后,刘森一个抱摔将林昆给重重扳倒在地上,与此同时林昆手里的枪“啪”的掉在地上,刘森眼疾手快一把捡起来手枪疯狂的“哈哈”笑了起来,拿枪口指向林昆咆哮,看来是我命不该绝啊!

林昆“咳咳”的站直身子,朝着刘森语气和善的说,大哥,放下家伙你有机会活命,我保证!

“你给我闭嘴吧,王八蛋!如果不是老子想要活命,刚才真想一刀捅死你个杂碎,你以为老子真拿你当兄弟看么?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工具,工具能不能懂?谁会对一把刀、一把枪产生感情?哈哈哈..”刘森一脚踹在林昆的肚子上,照着林昆的脑袋“咣咣”就是好几脚,把林昆蹬的满脸都是血,很是狼狈。

先前那副仿若看破红尘,情真意切的社会大哥形象轰然坍塌,一瞬间他的原形毕露,回过头拿枪指向我狰狞的狂笑起来。赵成虎看来希望女生还是比较青睐我啊!

蔡亮挡在我前面,朝着刘森威胁,你跑不了!

刘森一脚蹬在蔡亮的肚子上,拿枪管顶住我的脑门恐吓,让那群当兵的给我立马滚蛋,不然咱们同归于尽!老子现在什么都不怕,就算死也要把你拉下去陪膀子。

我没有吱声,斜眼看向林昆,刚才从我的角度看的清清楚楚,他的枪是故意掉在地上,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何在,长出一口气说,让他们撤退,你会给我留条活路么?

刘森残忍的舔了舔嘴唇说,当然了,我又不是侩子手,顶多打断你和你兄弟们的双手双脚,命我不会要的。

“刘森。卧槽尼玛!放开我三哥,要不然老子把你碎尸万段!”雷少强一路小跑过来,他身后一大帮穿迷彩服的汉子抱枪指向了他,这个时候刘森的那帮小弟也从裁决盛世里走出来,当看到眼前这一幕场景的时候,那群小弟竟然二话不说。又掉头钻进了夜总会里面,这是一幅很现实却又很无奈的画面。

刘森拿枪顶在我的太阳穴上,一把勒住我的脖颈,把我推到他前面,朝着雷少强吼叫:“少特么给我放狠话,让你后面那群穿迷彩服的给我滚蛋!这儿的事儿轮不上他们管!不然老子立马嘣了赵成虎。”

“大哥。现在收手你还有条活路!这事我给你的承诺。”林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伸出来一只拳头。

刘森像是陷入疯癫一般怒吼,你给我闭嘴,等我逃过这一劫,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全家杀光。

林昆叹了口气,伸出去的拳头缓缓张开,“叮当、叮当”两颗子弹掉在了地上。他背转身子不再说话。

“什..什么?”刘森有点傻眼,“嘎巴,嘎巴”叩动扳机,但我却毫发无损。

“嘣”的一声枪响,我感觉刘森勒在我脖颈上的力度突然变小,紧跟着他“噗通”一声仰头倒在地上,我回头望去,刘森的眉心正中破开一个小眼儿,眼珠子瞪得老大,一动不动的,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周围异常的安静,雷少强身后那群穿迷彩装的汉子慢慢逼近。蔡亮快步走过来搀扶起我,问我有没有事?

我摇了摇脑袋,就看到林昆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刘森的边上,接着他跪倒在刘森的面前,伸手把他的眼睛合拢,一句话都没说。就很安静的跪在那里,雷少强朝着带队的那个士兵耳语了几句,一帮穿迷彩服的汉子停下脚步。

林昆低垂着脑袋,头距离刘森的胸口很近,根本没有人能够看清到底是什么情况,他此刻又是什么表情。只是偶然之间,我发现,有几滴晶莹的泪水,滴答到刘森的脸上,刘森躺在地上,很安详。

刘森匍匐在地上。声音很小的喃呢:“地下躺着的不光有尸体,还是野心!一路走好大哥。”

那一刻我突然特别心疼起林昆来,心疼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煎熬,心疼他明明心里难受却又什么都不肯说,我想他不是对刘森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的,只是强制自己隐忍不发,或者说是对我们这帮兄弟的情谊更深,可是选择比较是件很痛苦的事情,所以他才会那么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刘森机会。

我幽幽叹了口气,走到林昆的旁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林昆使劲抽了抽鼻子,胡乱在脸上抹了一把后,仰着脑袋站起来,身体挺的笔直,宛如一杆银枪,他朝着裁决盛世的门口大吼:“从今往后,皇朝归我林昆所有,我正式宣布,皇朝并入不夜城!”

裁决盛世里,刘森的那些前部下,慢慢的走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号码竟然是胡金,我赶忙接了起来,只听到电话那头胡金好像在玩命的奔跑,“呼呼”的喘息声格外的剧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