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7 逃之夭夭/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胡金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声,我赶忙问他,怎么了金哥?

电话那头的声音格外的嘈杂,胡金好像身处在什么闹市区,周围都是人说话,我吼了半天,直到那边的环境变得稍稍安静一些,他才“呼呼”的出声:“小三爷,任务失败了,有人把上帝劫走了。我这会儿受点伤躲藏在市中心的安康大厦里,速来救我...”

“金哥,你在安康大厦的什么位置?我马上过去。”我的心一下子悬高起来,忙不得问胡金。

胡金断断续续的说,我在..我在九层..

之后那边就再没有人说话,显然胡金应该是晕厥过去,只能隐约听到超市里广播的声音。

我拔腿就往街口跑,雷少强赶忙喊住我,指了指带队的那个穿迷彩服的汉子说,三哥这儿的事儿你不交代一下?他们回去怎么汇报啊?事情闹这么大总得有个噱头的。

我有点着急的说。你看着安排吧,就说刘森和上帝火拼,两边都动用火器了,金子哥受重伤了,我必须马上过去,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就等着我回来再说。

雷少强当时就有些不乐意的说,三哥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拿捏不准孰轻孰重呢?人家哪有那么多时间等着你回来?

一边说话雷少强一边冲我挤眉弄眼。

蔡亮长出一口气说,三子你留下来解决事情,我到安康大厦去。

林昆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小声说,你现在是不夜城的城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有下面人为你跑腿,和部队的人搭上线的机会不多,把握住了,以后的路走的会顺畅很多,况且能把胡金打伤的人绝对是个狠手,你过去也没啥大用,我和蔡亮过去看看吧。

我深呼吸两口点点头说,小心!一定要把金哥安安全全的带回来。

林昆和蔡亮点点头,两人跑到停车场里开了一辆面包车,风驰电掣的朝街口开去。

此刻的疾风骤雨已经停了,雨水将地面上满地的血迹冲刷的干干净净,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那帮穿迷彩服的汉子在带队士官的命令下,全部回到车里,尽管他们是过来走了个过场,但我相信已经足够震彻整个崇州市的地下势力。

至于“皇朝”的那帮马仔,有一少半离开了,估计是另谋出路去了吧,说实话我对那些离开的人反而心生好感,要知道“义气”这种玩意在当下这个社会越来越只像是一句口号,很多人嘴里喊着“义薄云天”,实际上恨不得插自己大哥两刀,离开的人会不会为刘森报仇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他们肯定是不屑与“仇人”为伍。

林昆走的时候交代剩下的那一多半人打扫战场,一切井井有条的进行着。

雷少强跟我介绍。带队的青年叫刘国栋,具体什么级别,他没说,我也没问,有些事情知道的太清楚反而不是好事儿。我感激的朝姓刘的青年握手说,谢了刘哥,今天要不是你们,或许我..

刘国栋长得高高瘦瘦,皮肤黝黑,脸上的线条很是刚毅,再配上身上的迷彩作战服更是显得威风凛凛,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子现在人很少有的“正气”,看到他,我莫名其妙就想起来当初在职高军训我的那个教官洪啸坤。

不等我把话说完,刘国栋青年很不礼貌的打断我说,不需要客气,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况且确实是有人在违法乱纪,即便不是穿着这身军装。我如果看到的话仍旧会管的,这次来我们首长已经交代过我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做,我会去联系市里的相关部门,大方向上我们会帮你处理,但是一些细节需要你自己把握。毕竟今天的事情不算小。

我点点头再次感谢,朝着雷少强眨巴眼睛,雷少强从兜里掏出来一张银行卡塞进刘国栋的上衣口袋,陪着笑脸说,一点小心意,请车上的各位大哥们喝瓶饮料。

刘国栋的脸色当即变了,特别严肃的将银行卡拿出来,直接摔在地上,异常愤怒的瞪着我和雷少强说,请不要侮辱我们,告辞!

说罢话,他昂首挺胸的爬上卡车,汽车“轰”的一声驶出了街口,当然临走的时候他们没忘记把地上的几具尸体抬上车,具体会拉到什么地方我就不得而知了。

雷少强抓了抓后脑勺问我,三哥你说他会不会是嫌少啊?

我没好气的撇撇嘴说,少个鸡毛,人家压根都不知道卡里面到底有多少,刚才老子就说了,别整这些虚的。咱就老老实实把兵哥哥们请进裁决盛世里喝口茶,随便聊聊天就好,你非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得!看到白乌鸦了吧?

“嘿嘿..”雷少强精神病似的突然笑了,朝着我嬉皮笑脸的说。三哥我现在越发期待去军校念书了,念完书就马不停蹄的到部队上去实践,这帮不食人间烟火的爷们儿真心太可爱了。

我耸了耸肩膀说,兵哥哥也让气跑了,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雷少强摊开双手嘟囔,我特么哪知道,我又没当过城主,不过吧,我感觉是不是最先应该跟市里的领导们坐下来吃顿饭?咱们没根没叶的,只要这些人少难为咱。咱以后就烧高香了。

我点点头说,要不先联系一下柳志高?好像上帝以前都指着他过活呢。

雷少强朝着街口努努嘴说,不用麻烦了,估计已经有人先来联系你了。

我仰头看去,一辆黑色的“红旗”轿车缓缓的开了过来,一个小青年开车,柳志高坐在副驾驶后面的位置,放下车窗冷着脸冲我说,上来吧,有几句话想和你谈谈。

我看了眼雷少强。拉开门坐了进去。

柳志高示意司机开车,一路上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索性就耷拉着脑袋闭嘴,一直把我们拉到一栋大楼的地下停车场,司机离开后,柳志高才板着脸看向了我说,上帝和刘森的事情怎么回事?老老实实的跟我交代。

我干笑的抓了抓后脑勺望向他问,柳叔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今天从店里跟人斗了一天的地主。听人说上帝和刘森打起来了,才赶忙跑过来看看什么情况,我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打完了,有好几百人可以为我作证的,我最多比您早来十分钟。

柳志高眯缝着眼睛看向我。没有搭理我这一套,昂着脑袋说,赵成虎,我是不是应该换个方式请你过来?比如找几个警察和你谈谈心?老老实实的跟我交代,我不会难为你。

我一瞅柳志高不高兴了,沉思了几秒钟后,换上一副毕恭毕敬的态度说,柳叔您吓唬我干嘛?

柳志高摇了摇头说,我从来不吓唬人,你们今天把事情闹得太大了,知道不知道?

我心底冷笑,刘国栋刚刚说过大问题他会帮我们解决,雷少强也早早就跟我保证过白道的事情,他能处理掉,这柳志高看来是想跟我玩敲山震虎的把戏啊。先把我吓唬住再说。

当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打死我肯定也不能承认,我摸了摸下巴颏说,柳叔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真不清楚。毕竟还得问当事人上帝和刘森,既然他俩现在都不在,我也是混不夜城的,肯定会尽自己一份心,不让您难做。你放心吧,肯定很快就会有人来认罪的,我会帮你捉拿罪犯的。

柳志高上下斜楞着我,突然之间冷笑起来,拍了拍我肩膀说,不夜城城主的位置坐的舒服不?信不信老子玩死你?一个月以内玩散不夜城,玩的你一无所有?

我没有吱声,柳志高把耳朵凑到我嘴边轻蔑的笑着说,来,你说一句不信,我听听。

我心里很是不服气,但是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毕竟我只是个混混,我咬了咬嘴皮朝着他恭敬的说,柳叔,咱们有啥话好好唠行不?您希望我怎么说,一句话的事儿,我保管比您儿子还好使。

柳志高嘴角上翘,露出一抹微笑,搂住我的肩膀说,万事都有一个度,你把事情控制在这个度以内,你方便,我方便,大家都方便,你要是越过这个度了,我不开心,相信你也很难开心的起来,不夜城姓什么,我不关心,我关心的是崇州市会不会乱?

“不会!绝对不会!我保证!”我一本正经的点点头。

柳志高点点头说,八号公馆你有法子解决?白白吃了这么大两块肉,他们能忍了这口气?

我舔了舔嘴唇说,我会想办法解决的。

柳志高摘下来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说,把路给我铺平了,今天的事情我需要个交代,别拿一些小鱼小虾的来敷衍我,你从车里等着吧,有个人想跟你叙叙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