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5 虾哥的麻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兴勉为其难的缩了缩脖子说,我尽量,我尽量。

看到王兴这副耿直的模样,我开始无比怀念起雷少强来,兴哥是个将才,冲锋陷阵不带半点怵的,唯独就是做人太过实在,处理这种人情礼往的事情还得靠雷少强,说起瞎话来,连他自己都能骗过去。

我连哄带骗的让苏菲跟着王兴和鱼阳走楼梯上楼,我则坐电梯跑到了顶层,现在“王者”的夜总会是从蓝月亮的基础上改造的,我找人硬生生的怼到了八层。

从四层往上,清一色用来住兄弟们,越往上的楼层住的人级别越高。比如四层一个屋子可能住七八个,五层就变成四五个,这么做的方式就是为了激励底下的兄弟们办事更用心,当然不同的楼层每月挣到的钱肯定也不会相同。

我们这帮兄弟基本上全都住七楼,八层是个独立楼层,楼梯上不去,只有电梯能到,我特意找人设计了几个大房间,一间当会议室,另外几间买了一些运动器材。让兄弟们平常健健身啥的。

到了会客室后,虾哥正和伦哥、蔡亮、林昆在聊天,见到我进来后,虾哥赶忙站起来打招呼。

我把虾哥硬按到椅子上笑着说,哥,咱们之前不需要客套,当初我狗JB不是的时候,你认可我,我永远记你这份恩情。

虽然之前因为刘森,我和虾哥疏远了好一阵子。但是虾哥至少没有难为过我,或者因为想抱刘森大腿跟我翻脸,单凭这一点,我就绝对相信他的人品没问题。

虾哥苦笑着说,三弟,你把哥哥整的不好意思了,弄的我好像墙头草似的,森老大在位的时候巴结他,现在他才刚倒台就又跑过来找你,实在是汗颜啊!

我摆摆手说,虾哥不存在这些,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兄弟效劳,直接开口就成,不需要跟我客套。

虾哥抚摸着指头上的大金戒指犹豫了几分钟后说,那我就直说了吧,哥哥我其实不单是做工程,手下还经营着个规模不算小的货运站,养了十几辆大车,平常负责给人拉煤接货之类的。

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虾哥虎着一张脸说,我的货运站旁边还有家货运站。以前森老大在位的时候,那小子知道我的社会背景,从来不敢跟我闹事,谁知道森老大这才刚失踪,对面的那家就开始给我整事儿。不光强占了我一些老客户,下午竟然还带人把我的几个大车司机全都打进医院,指名道姓的告诉我,明天开始关门。

我皱着眉头说,虾哥,以您的能力不应该这么菜吧?难不成对方手里人很多?

虾哥点点头说,可不咋地,下午那小子带了好几十号人进我的货运站里闹事,咋咋呼呼的,还有几个人手里抱着“狗腿子”(土枪),吓得我手下那帮司机、跟车的全都不敢来上班了,哥哥这些年的全部积蓄基本上都投进去了,你得帮帮哥哥我啊。

我疑惑的问,你的意思是以前对面那家其实不牛逼的?

虾哥恨恨的点头说,以前那小子看见我都恨不得磕俩响头。自从傍上这个什么鬼组以后,就狂的没边了,我操特麻的,我跟那篮子说,明天定好地方。真枪实弹的磕一下。

我捏了捏鼻子尖冷笑说,鬼组?行了虾哥,这事儿你消消火,老弟肯定给你办的妥妥的,你把那人的具体地址和电话号码给我吧,如果没啥意外的话,今天我就帮你搞定。

虾哥感激的说,三弟真心谢谢了,以你现在的身份肯定不屑帮我处理这类鸡毛蒜皮的JB事儿,可哥哥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要不然也不会厚着脸皮求到你身上。

我拍了拍他肩膀说,你三弟这个人处事就一条,扶起我的人,我让他一辈子不会跌倒!绊倒我的人,我让他一辈子爬不起来!回去舒舒服服的泡个澡。完事明早上起床你会发现啥问题都解决了。

“明早上就能解决?”虾哥有点不敢相信。

我轻蔑的笑着说,老爷们走路俩篮子撞的叮当响,放屁都得砸出来个坑,你老弟我答应你的事情哪回不是完美搞定?他们不是对手,放心吧哥。

虾哥往桌上放一张银行卡。朝我又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后就出门了。

等虾哥离开后,我就拨通了和他硬杠的那家伙的电话,那小子外号李老八,我语气极其和善的说,八哥你好,我叫赵成虎,是虾哥的朋友。

李老八不耐烦的骂了句,你要是来替他求情的话,那就免开尊口吧,这事儿没得谈,让他明早上关门歇业,我放他一马,不服咱们就明天找地方壳一下。

我笑着说,那行呗,不用等明天了。也不用挑地方,现在我就到你的客运站找你。

挂掉电话,蔡亮似笑非笑的说,要不我带几个兄弟过去处理了?

我摇摇头说,除了需要看场的。把所有兄弟都喊上,咱们一块去!崇州市这帮盲流子既然都不认识我是谁,那今天就给他们好好涨涨记性,告诉他们从今儿往后,这地方我说了算。

林昆叼着烟说。办这么个垃圾,全部出动是不是有点太给他抻脸了?显得咱们好像多无能似的。

我点点头乐呵呵的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们心里越是看不起我,我就越有借口打压他们,打到都服气了,王者的名声也就出去了,早就享受一下这种不用动脑子欺负人的感觉,今天总算有人乐意配合我啦,哈哈..

林昆抛给我一支烟开玩笑打趣,你丫现在这得瑟劲儿,让我想起来今儿早上出门碰上个从煎饼摊上问有没有菜单的二逼,得瑟样子吧,要不要我把皇朝的人也喊上?

我摇摇头说,不用!王者的兄弟们战斗力太困乏了,之前跟裁决的马仔群殴,好多人吓得扔了刀,掉头就跑,我得目的是锻炼他们,能炼的好就继续跟咱们混。炼不好就自己滚,咱们手下不养废柴。

林昆替我点着烟,意味深长的说,看来一个人的气质真的是随地位上涨在不断提升的,妈蛋的。三年前老子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正和胖子,王兴仨人伙抢一根烟屁抽,现在摇身一变,哥几个全都成了叱咤风云的人物,唉..再也回不去了!

“虽然回不去了,可是也永远忘不掉啊,别特么悲春伤秋了,时间会帮你筛选好最重要的回忆,出发!”我搂着林昆的肩膀。伦哥搭着蔡亮的胳膊一块往门外走。

带着兄弟几个坐上苏天浩送我的那辆丰田越野车里,我老山炮似的的朝他们努嘴笑着说,是不是酷毙了吧?

林昆皱着眉头抚摸着方向盘,比我还村逼的东瞅瞅,西摸摸。最后干脆跳下车去拍了拍车前脸,又爬上来问我,这车真是苏天浩送你的?

我牛逼哄哄的说,如假包换。

林昆发动着汽车,像是个新手一般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油门。也连累我们后面的那十多辆面包车跟着走走停停,费了二十多分钟的劲儿,我们才刚刚走出不夜城。

我好奇的问林昆,他昆哥你敢告诉我你在干啥不?

林昆满脸严肃的说,别吱声,我先研究研究。

我们就这样老牛拉破车似的慢悠悠来到李老八的货运站,进去之前我又给李老八打了个电话,李老八机器不耐烦的骂娘,问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八哥这事儿我不想闹太僵,你明天给虾哥拿五万块茶水费压惊,保证以后不再犯贱,我马上掉头就撤,你觉得如何?

“我拿你麻个痹,小逼崽子,有本事马上进来抓我,老子等着你!”李老八怒气冲冲的摔掉了电话。

王兴很是暴力的一把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利索的转身,大手一挥,冲着一排根本望不到头的面包车喊道:“看见这个院没有?给老子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