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 初会鬼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江龙把办公室门反锁死,李老八的脸色骤然变了,犹豫了一下,没敢问什么话,就好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一般耷拉着脑袋缩在墙角。

我大大咧咧的坐在李老八的老板椅上,朝着他微笑说:“八哥,这会儿没啥外人了,你也不用害怕丢人,有什么想跟我表达的么?”

李老八“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左右开弓的狂甩自己大嘴巴子说,成虎大哥对不起,求求你给我个机会,所有的损失我都愿意赔偿,放我一马吧。

我倚靠在老板椅上,悠哉悠哉的抽着烟。说实话我很欣赏这种不需要脑子,直接碾压人的快感,尽管有点欺负人的嫌弃,可混社会除了挣钱不就是为了一个爽字么?

再说了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他欺负我朋友,我再欺负回来,这逻辑走到哪好像都没毛病,我静静的望着李老八将自己的嘴角抽的鲜血直流,才慢腾腾的站起来。

我一手夹着烟。一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走到他脸前笑着问,你想好怎么赔偿我的这次损失了吗?

李老八腮帮子肿的老高,用商量式的口吻说,就按照成虎大哥刚才说的那样,我赔偿虾哥五万钱快的茶水费,并且登门给他道歉,保证以后都不会再去招惹他,刚才打那位大哥的一枪,我再赔五万块钱。您看行不?

我斜眼瞧了瞧旁边的邓华问,给你五万块钱医药费你看成不?

邓华吐了口唾沫,抬腿一脚蹬在李老八的脑袋上,横着膀子大骂,老子一毛钱不要你的,你让我再回嘣你一枪这事儿就算完,行不行?

李老八哪有那个胆量,慌忙摇了摇脑袋哀求。

我将烟蒂按灭,把烟灰缸递给邓华说,使这个玩意儿打,别弄死,其他都好办!

不等我交待完,邓华一把夺过去烟灰缸没头没脑的罩着李老八的额头就砸了上去,一下狠过一下的用力,李老八疼的“嗷嗷”直嚎,从地上来回打滚,邓华直接骑马似的压在他身上继续“咣咣”的猛抡胳膊。

门外李老八的那些马仔可能听到里面的动静了,有人踹了一脚门,我淡定的朝着门口喊,兴哥。刚才谁踹门的,把他腿给我敲折了。

“草泥马,松开我..啊!”一声惨叫后,外面彻底陷入了安静。

见江龙的脸上闪过一抹不忍的表情,我想起了曾经的那个自己。轻声说,所谓扬名立万,指的是扬自己的名,断对手腕,既然现在崇州市的这帮大哥二哥们都敢挑衅咱们,咱就应该教给他们,什么是王者的威严!

江龙犹豫了一下后,重重点点脑袋说,我记住了三哥!

看李老八被打的趴在地上像条死狗似的直哼哼,我轻咳一声说,华子差不多了。

邓华这才一把将烟灰缸摔在李老八的身上,又踢了他一脚退回到我身边。

我眯着眼睛看向李老八问,八哥,想好怎么赔偿没有?

李老八有气无力的爬起来,半跪在地上。脸上满是血迹,朝着我小声说,我赔二十万,我现在手头上就这么多钱了,求求成虎兄弟网开一面吧。

我仰头望了眼他的办公室。笑嘻嘻的问,八哥你这货运站值多少钱啊?

李老八吓了一激灵,赶忙又跪在地上朝我“咚咚”的磕响头哀求,成虎大哥,这货运站是我的命啊,你能不能给我留条活路。

我蹲在他面前邪笑说,你知道自己错哪了不?

李老八狂点脑袋说,错在不应该给虾哥闹事。

我伸出两根指头低吼,第一,你不该欺负我朋友,第二,你不该勾结鬼组的人欺负我朋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鬼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李老八哑口无言的咬着嘴唇,又耷拉下去脑袋。

我点着一根烟朝着李老八的脸上吹了口烟雾说。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你之前不是喊你的鬼组爸爸们来帮忙的么?那就再把他们喊回来,叫他们有多少人来多少人,你看咋样?

李老八犹豫了几分钟。哭丧着脸说,成虎大哥我是真知错了,你放我一马行不?

我提高嗓门问,行还是不行?

邓华顺手将地上的烟灰缸给抄了起来。

李老八忙不迭点点头说,行,我马上打电话。

他颤颤巍巍的掏出手机拨号,那边很快就接了起来,他将这边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跟那头汇报了清楚,当听到“不夜城”和“赵成虎”几个字的时候,那边嘀咕了一句我听不懂的岛国语,就直接撂了电话。

李老八再打过去已经变成了“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耸了耸肩膀笑着说,很遗憾,你的鬼组爸爸们抛弃了你,八哥要不这样吧,还按照你刚才说的。二十万医药费,另外再给我出点茶水费得了,你看哦不哦?

李老八忙不迭的狂点脑袋。

我笑了笑说,今晚上我带过来二百多号兄弟,一个人头按五百块钱计算。毕竟这么晚了,大家都不容易,你再给我拿十万块钱,如何?

李老八眼泪当时都下来了,强忍着痛苦点了点头。

我拍了拍他肩膀说。这就对了嘛,江湖事咱们江湖了,如果以后再让我知道你欺负我朋友的话,我可就不是这么和颜悦色的跟你对话了。

李老八抽泣着说,我记住了。

然后我叫江龙和邓华把他扶起来,我们几个人重新走出办公室,院子里躺着二十多个“哼哼啊啊”的小青年,而我们“王者”的兄弟们基本上都站在院里抽烟,画面形成很鲜明的对比。

李老八从保险柜里拿出来几张银行卡,一脸肉疼的递给我。

我当然所有人面说,八哥是个慷快人,送给兄弟们十万块的茶水费,两万块钱归夜总会,剩下八万算兄弟们的辛苦钱,今天晚上我请兄弟们喝酒,有没有问题!

“三哥威武!”蔡亮提高嗓门喊了一声。

其他兄弟也跟着附和大吼:“三哥威武!”

然后我朝李老八抱抱拳头说,八哥,那我们先撤了,有啥事再联系,从今往后咱们就是朋友。你有啥困难也可以随时找我,如果觉得还有啥委屈,也可以喊上你认识的社会大手子到不夜城去找我,随时恭候您大驾。

说完话,我异常嚣张大胳膊一挥。兄弟们纷纷钻回面包车里,我们哥几个牛逼哄哄的走出了院子,接着又是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所有车排成一条长龙缓缓离去。

直到开出去老远后,我示意林昆停车,然后冲江龙和王兴说,去和兄弟们交代一声,一辆车只留下司机跟着越野车继续往前走,剩下的人分批再摸回李老八的货运站,就从附近找地方藏起来。记住手机都关掉,一定要光着脚,谁也别给我发出任何响声,完事之后,我每个人奖励一千块钱现金!

江龙和王兴点了点脑袋。快速去安排。

让邓龙开我的车带着车队继续回不夜城,我和蔡亮、林昆掉头跑了回去,我有种预感,鬼组的人一定会来找李老八的,刚才李老八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眉头一直都是绷着紧紧的,直到对方说出来那句我听不懂的“岛国语”后,我发现李老八的眉头才一下子舒展开,那种感觉就好像吃了什么定心丸一般,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应该不会有错。

我们哥仨悄悄的走回李老八的客运站对面,也就是虾哥的客运站门口,借着院里昏黄的灯光,我看到里面的马仔正在收拾满地的狼藉,而李老八正来回踱着步子,嘴里异常愤怒的骂街,好像还是点着我名字骂..

“恭喜三哥让人点名操了,哈哈。”林昆拱了拱我胳膊坏笑。

我没好气的说,傻屌,咱们是兄弟,他骂我爸不是跟骂你爹一样?还舔个大脸给这笑呢。

林昆抽了抽鼻子说,待会我要撕烂他的嘴。

我们闲逗了差不多一个多钟头左右,院内的垃圾也收拾的差不多了,那帮马仔们也纷纷散去,只有李老八一个人唉声叹气的坐在矮楼前面的台阶上抽烟,一切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心底一阵疑惑,难道我猜错了。

就在我犹豫要不要撤退的时候,安谧的路口突然出现两束汽车远灯,紧跟着四辆黑色的本田轿车由远及近,开进了李老八的客运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