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 皮箱里的秘密/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几辆小轿车开进李老八的货运站,我吧唧嘴冷笑说,看来是正主到了。

本田车里下来七八个穿西装的青年,打头的那家伙长得虎背熊腰像是个大狗熊,蔡亮眼尖,压低声音说,是山本一熊,前阵子被咱们吊在地下室暴打的那头畜生,看来这个李老八真跟岛国狗有一腿呐。

院子里,李老八的脊梁骨好像骨折了似的,卑躬屈膝的朝着山本一熊一帮人不停的鞠躬嘟囔着什么,那副下贱的模样让人看着就作呕。

林昆侧头望着院里的几个人,猛不丁转过脸看向我说,三子,那台丰田越野你不能开,回头你再退给苏天浩吧。

我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有点短路,我们这儿正热火朝天的研究怎么抓鬼组的人,林昆的思维竟然还停留在车上面,也不知道是我们反应太快了,还是这货延迟了。

我开玩笑说,我昆哥你没喝多吧?怎么跟不上我们节奏了。这儿说正经事呢。

林昆严肃的说,三子我跟你说的也是正经事情,那车你尽可能别开,如果觉得退回去难为情的话,那就找个偏僻的车库搁起来,总之听我的少开为妙。

我疑惑的问他,为啥不能开?那车多皮实啊。我跟你说,我今天装到街上的橱窗里了,车前脸竟然一点毛病没有,油漆也没蹭掉半点,质量杠杠的!

林昆点点头说,我知道,虽然只是款B3级别的初级防弹车。但也不是普通老百姓能买到的,说明苏天浩的身份肯定不一般,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肯定别有用心,而且这种制式的防弹车肯定都装有卫星定位,监控、监听这类的东西,从车里呆着就意味你没秘密可言,我听我的教官说过,防弹车上大多有自爆装置,至于真假就不好断定了。

“卧槽,防弹车?真的假的?”听林昆说的这么玄乎,感觉好像看美国大片一样,我还是有点不相信,苏天浩是苏菲的亲哥,就算不给我面子。看在苏菲的情份上,也不应该对我别有用心吧,他要是真有啥别的念头,之前我们围攻“裁决盛世”,凭他的本事,不说可以带着上帝的小弟们反败为胜,让我们付出点代价还是没问题的。

林昆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说,三子我骗过你么?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

蔡亮没有参与进我们的话题里,满脸认真的监视着院内的情况,看我俩聊完了,蔡亮低声说,李老八刚才给了山本一熊两个皮箱子,灯光太暗,实在看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像是钱,山本一熊检查的时候,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后面了。

“两皮箱的钱?怎么也得有三四百万吧?”我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林昆淡漠的说,如果是美金更可怕。

“滚粗,你咋不说是冥币呢!”我没好气的撇了撇嘴巴。

最近几年经过了太多事,手边也摸过不少钱,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见到三万块钱就能兴奋的睡不着觉得懵懂少年,可即便如此,在我的认知里,口袋里衬几千万的富翁,崇州市不说没有,但肯定也是极少数,这类人基本上都能算是横着走的大屌。两皮箱的美金,可就是一两千万啊。

我冷眼瞄着院子里的人,心想就凭他们几个长得和猪头焖子有一拼的二逼从个破货运站交易几千万的生意,这事儿就好像李嘉诚捧个小瓷碗要饭一样的不可能。

林昆无所谓的说,是不是咱们抢过来看看不就是知道了嘛,多余从这儿浪费时间。

我正发呆的时候,蔡亮靠了靠我胳膊说。三子,上不上?山本一熊这群孙子怕是要闪了。

我眯缝眼睛往里望去,看到山本一熊已经让人把两个皮箱放进了后备箱里,正教训儿子似的冲李老八指手画脚,李老八九十度大鞠躬,脑袋几乎已经跟裤裆持平,真心挺佩服这老狗的腰力。

我深呼吸两口气说,慢慢站直身子朝着哥俩说,准备动手,连人带货都按下来。

蔡亮和林昆点点头,也站直身子,我们仨朝货运站的方向无声无息的迈步,刚走出去四五步远,林昆一手抓我,一手拽住蔡亮又拖了回去,朝着我俩小声说,他们腰上有枪,都是真家伙。

蔡亮吐了口唾沫,也从怀里掏出来手枪说,那就拼呗,我这儿有一把。三子那有一把,王兴和你身上也有,谁被干死算谁倒霉。

“其他人呢?”林昆冷着脸问:“这周围还藏了一两百号兄弟,子弹不长眼,只要今晚上死俩,就够咱们受的了,大哥你以为拍电影呢?开枪火拼。崇州市上群那群爷不把咱们活剥了,才怪!”

我重重的喘息两声说,昆子说得对,影响确实太大了,咱不能明抢,今天柳志高刚警告过我,做事要有度,他们需要的是太平,记下来山本一熊他们的车牌,找到他们落脚点,咱再想别的办法吧。

林昆舔了舔嘴皮说,这事儿交给我办吧。

他眯着眼睛瞄了半天山本一熊他们的车牌,又过了十多分钟左右,山本一熊一行人纷纷走进车里,四两本田轿车从货运站里开出来,出门以后几台车就迅速分开,两辆车往左开,两辆车往右开。

林昆一眨不眨的眺望车牌和方向,嘴里念念有词,同时掏出手机不知道给什么人拨了个号码,把情况简单说了一遍。

打完电话以后。林昆冲我咧嘴一笑说,三子我只能帮你找到那些家伙的落脚点,其他事情不能做,我的身份你知道的,虽然不是军人,但是也有我们内部的一套规则,没有命令不能随便干什么事情。

我和林昆碰了碰拳头说。你丫已经在违反纪律了。

蔡亮打了个哈欠问我,李老八怎么处理?

我瞟了一眼正关货运站大门的李老八,冲着蔡亮交代,问清楚他刚才到底给了鬼组的人什么东西,然后打断一条腿一只手,明天让胖子和田伟彤过来谈收购,不同意就打到他同意位置。咱们也尝试做点正轨买卖。

蔡亮点点头,叼着根烟就往客运站走去,与此同时江龙和王兴带着人也从四面八方出现,潮水一般的涌进货运站里,我和林昆勾肩搭背的往回走,身后传来新一轮的打砸声和惨嚎。

林昆靠了靠我肩膀坏笑说,从今天晚上开始“王者”和赵成虎的名字应该传播出去了吧。

我努努嘴说。对手还是太弱,得再搞定几头大的,一步一步来呗,反正我也不着急。

林昆搂住我肩膀问,下一步呢,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了想说,巩固现有的实力。同时想方设法的找出来上帝,背后有双眼睛瞪着,睡觉我都睡的不踏实,然后再想办法找到我爸,接他老人家好好的过日子,然后带着兄弟们做掉白道买卖,安安稳稳的混一辈子。

林昆乐呵呵的说,不打算继续往上爬了?咱们周围的武市和安市可都富得流油啊,再有省会石市,也是个好地方,有能耐的大佬们都奔着到省会去发展呢。

我摇摇头说,我这个人很知足的,就守着咱崇州这一亩三分地,当个地主老财就挺开心的。你呢?你们领导最近有没有给你布置啥任务?

林昆耸了耸肩膀说,我一个实习的,能有多大任务,就算有任务也肯定不能让你知道呀,这都属于国家机密,嘿嘿..

“机密你麻痹,跟老子装大头蒜是吧?”我跳起来一脚踹在林昆的屁股上,拔腿就跑。

“卧槽你奶奶个哨子!”林昆叫骂着从后面追我,深更半夜我们两个最近也算在崇州市风头正劲的新晋大哥很没溜的在街上疯闹,打闹累了,林昆这货非要跟我比赛谁肾好,输的的人背赢得人走回不夜城,于是乎我俩特不要脸的站在马路当中比谁尿的远,结果我输了,背着狗日的,步行一个多钟头回到不夜城。

回去以后,已经接近凌晨三点多钟,林昆很不讲究的打着哈欠回屋睡觉去了,我寻思这个点了,回屋也打搅苏菲,就从大厅里坐着抽烟,刚好等王兴他们回来,问问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大厅里几个看场的兄弟帮我泡了杯热茶,我眯缝着眼睛打盹。

自打“王朝”扩建以后,田伟彤提议增加过夜的项目,一些客人喝多了,或者玩的不想走,可以在房间里过夜。这样基本上全天都有马仔和服务员值班,也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夜总会的安全。

这个时候,从服务台后面突然走出来个女孩子,轻声问我:“怎么了三哥?”

我仰头一看居然是安佳蓓,有些疑惑的说,你咋还没睡呢?又和阿华吵架了?他今晚上受点伤,气儿不顺,你多让着他点。

安佳蓓摇摇头,大大咧咧的说,没有,华子早就上呼噜山找周公聊天去了,我替人值班呢,今晚上守服务台的姐妹儿生病了,我替她一宿。

邓华加入我们以后。安佳蓓就一直呆在夜总会里做些接待、收银的工作,其实她完全可以不干活的,不过这妹纸的人性不错,性格也好,夜总会的服务员和小姐都跟她关系不错。

我点点头说,你回去休息吧,我替你盯着。

安佳蓓赶忙说,那怎么行呢,你是不夜城的城主,谁有那么大面子让你服务,我睡一白天了,不困,三哥我看你眉头不展的,是不是有啥心事儿啊?

我故意逗她说,我们男人的事,你们女人不懂。

当时她转身就走,我还寻思她生气了,结果这傻姑娘跑服务台后面,拿眉笔画了一脸大胡子又跑了出来,凑到我跟前说,嘿,兄弟,怎么了?

对视了几秒钟后,我俩全都给笑喷了。

没多会儿,王兴和蔡亮带着兄弟们回来了,一大波小年轻纷纷跟我打招呼,然后哈欠连天的上楼和走电梯的时候,闹哄哄的,我小声嘀咕,应该再从楼背后专门建个楼梯。

等兄弟们走的差不多了,王兴和蔡亮站在我面前,两人看起来都异常的亢奋,蔡亮抓起茶几上的浓茶“咕咚咕咚”灌下去一大口,王兴激动的舌头都有些打结的说,三子,你知道那俩皮箱里面装的是什么嘛?李老八那个狗娘养的来历还真不简单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