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 发财树和扒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笑着说,估计真是人民币吧。

王兴摇了摇脑袋说,再猜,往死里猜,打死胖子你都猜不出来的。

我好笑着说,美金?

王兴和蔡亮一齐摇了摇脑袋,俩人统一的动作就好像是提前商量过一样。

“我就说不可能呗。”我松了口气,天马行空的胡乱瞎猜说,难道是军火?两皮箱的B46、B31,要么就是药?满满两箱子的高纯度药品?

蔡亮咽了口唾沫压低声音说。黄金!整整两箱子的金条,价值将近千万。

我“腾”一下站了起来,张大嘴巴问向他俩:“什么?”

蔡亮左右看了看低声说,李老八亲口承认,交给了山本一熊两箱子黄金,这些黄金是从岛国运过来的,几经辗转最后以进口玩具的方式到了他的货运站,而且这个李老八也不是正经玩意儿,狗日的早几年在岛国打工,加入了一个不入流的小组织,那小组织的上家刚好是鬼组,最近这两年一直都在替鬼组倒腾一些走私的手机、家电之类的电子产品。

我冷笑说,两箱子黄金啊,拿到手的话,咱们完全有能力转行做点正经买卖。就算啥都不干存银行,也够养活这帮兄弟们吃喝拉撒好一阵子了,岛国的朋友真是热情,我这儿正犯愁应该怎么解决日常的开销问题呢,他们就送过来一份大礼。

王兴叼着烟异常亢奋的说。现在就等着昆子帮咱找到山本一熊的地址,咱们过去取钱了,可爱的岛国兄弟真是咱们的人形发财树啊,前两次刚讹了他们四百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送来一大笔横财。

我掏出手机给林昆打了个电话,林昆正睡的迷迷瞪瞪的,骂娘问,有屁快放,老子刚特么的睡着。

“昆子你快下来,王兴让人给削了,挨的挺严重的。”我朝着王兴和蔡亮比划了个“嘘”的手势。

“马上!”林昆那头瞬间清醒过来。

三分钟不到,这货火急火燎的从楼梯口蹿下来,仰头就问:“怎么回事啊,让谁打了!”

见到我们仨全都朝他咧嘴直乐呵,林昆阴沉着脸走过来,照着我和王兴的脑门上一人甩了一个脑瓜嘣儿,尽管我全神贯注的提防着,也眼睁睁的看着他伸过来胳膊,可愣是没躲过去,脑瓜子让他给敲出来个大包。

敲完我们还不算完,林昆破口大骂:“傻逼啊你们?这种玩笑能瞎开?一对白痴!”

王兴捂着脑门嘟囔,开个玩笑嘛,不至于急眼。

林昆瞪眼刚要继续训斥,我赶忙拉住他赔罪说,我昆爷你消消火。保证下不为例,跟你说正经事儿,你的朋友弄清楚山本一熊从哪住没?今天晚上咱们看到的两个皮箱子里竟然全都是金条。

听到“金条”林昆只是冷了神儿,并没有表现出多强烈的欲望,他余怒未消的点头回答。弄清了,市中心的友谊饭店,那地方是专门给外国人住的,凭护照才能入驻,而且平常还有不少领导下榻,里面的保安都是退伍军人,千万不能乱搞,更别到酒店里去闹事,不然咱们有几个脑袋也不够人削的,想整他们的话,咱们只能从外面守着。

王兴说,不进去咱们咋拿金条?

林昆没吱声,我想了想说,能不能买通里面的服务员啥的,帮咱们把箱子偷出来?

林昆摇摇头说。省省吧,友谊饭店每个房间里都有保险箱,客人入住期间钥匙只能归客人持有,别说酒店的服务员了,就算是老板也弄不开。除非有钥匙。

蔡亮心一横说:“那就找人偷了狗日的钥匙,咱们手下几百号人呢,我就不信找不出来两个眼疾手快的兄弟,妈蛋的,江红不在,江红年轻的时候当过几年扒手,那水平杠杠的...”

说到一半的时候,蔡亮突然闭嘴,眉头拧成了“川”字形,警惕的看向服务台的方向。我也扭头看了过去,见到安佳蓓端了两杯冒着热气的浓茶走了过来。

安佳蓓一脸的茫然,好奇的反问我们,怎么了?你们都看我干嘛?我脸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我捏了捏鼻子尖微笑说,蓓蓓你快上楼睡觉去吧,今天不营业了,我们从这儿聊点正经事。

安佳蓓乖巧的点点头说,要不我帮你们准备点宵夜吧?忙活一晚上应该都饿了吧。

我摆摆手说,不用了,你休息去吧。

安佳蓓回头刚走出去两步,林昆出声说,等等,刚才我们的对话你都听见什么了?

林昆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慢悠悠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一只手已经摸到腰后,王兴“腾”的一下站起来,一把搂住林昆肩膀往旁边拉了拉笑着说,蓓蓓咱都是自己人,你实话实说,没事的。

安佳蓓满脸的懵懂,根本不知道自己刚才几乎和死神擦肩而过,还笑嘻嘻的说,就听到你们说要偷什么东西,还听到友谊饭店几个字,你们说的友谊饭店是不是市中心那个外国佬住的宾馆?如果是那儿的话。我或许可以帮上忙。

“嗯?”我和哥几个对视了一眼,将信将疑的问她,家里有亲戚在那上班么?

安佳蓓也是个神经大条,又快步走回来,一屁股坐到我跟前傻呵呵的说。我一个姐妹儿在那当客服服务员,前阵子还勾搭我过去一块上班呢,说那的工资不高,不过小费很多,我那姐妹儿和我读初中的时候住一个寝室,关系特别好,老睡一个被窝,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可以联系她。

我笑着说,不用了,我们主要需要个扒手。

安佳蓓的俏脸顿时红了,而且还是那种火烧火燎的臊红,揉捏着自己衣服角小声说,三哥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我一脸懵逼的问,知道什么?

安佳蓓声音更小了,两只眼睛有点泛红,差点都快掉眼泪,脑袋几乎都快耷拉到胸口处说,我确实做过扒手,那时候华子刚关进监狱里,他妈住院着急用钱,我和一些小孩儿从火车站附近干过一阵子那种行当,不过三哥我可以发誓,在咱们夜总会里我手脚一直都是干干净净的,从来没有偷拿过一毛钱,真的。

我和蔡亮、王兴顿时都被逗乐了,这特么都哪跟哪,我们只不过是闲侃能不能偷出来山本一熊的保险柜钥匙,谁知道竟然还把安佳蓓的过往给诈出来了,我哭笑不得的说。老妹儿你别多想哈,我们不是说你。

安佳蓓擦了擦眼角,高兴的抬起头说,三哥你不怪我隐瞒过去的事情吧。

王兴笑着说,那有啥可埋怨的,一文钱憋倒英雄汉,谁还没个虎落平阳的时候,我和三子以前还从苞米地里偷过苞米呢,没事儿哈,老妹儿。你是华子媳妇,咱都是自家人,没人会在意这些的。

我也点点头说,行了,快去睡吧。

安佳蓓这才如释重负的走进电梯门。

等她离开以后。我们又商量了几套方案,眼瞅天色都要亮了,哥几个这才哈欠连天的上楼睡觉,到了七楼,王兴和蔡亮先回房间,林昆朝我使了个眼色,我俩又坐着电梯下楼,从电梯里,林昆一本正经的问我,刚才那女孩子什么来路?不知道为啥跟她距离的越近,我越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我说,能有啥来路,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太妹,邓华的女朋友,人挺实在的,我专门找人调查过,没什么背景,一直都从崇州市瞎混的,你别乱想了。

林昆摇摇头说,不对,她身上的味道让我觉得很熟悉,可一时半会儿我又想不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