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 黄金大劫案/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拿余光牢牢的瞟着山本一熊,那狗犊子完全像是没事人一样低着脑袋按手机,当公交车走到第三站的时候,他旁边一个青年下车了,我仰头望了眼车厢后面,只见我们的一个兄弟迅速跟了下去。

车子走到第五站的时候,另外一个青年也下车,我们的人再次跟上。

又过了几站地,山本一熊收起手机,仰头望了眼四周,站起来往门口的方向挪动,我望向靠在门口站立的安佳蓓。她和我对视了一眼,微微点点头,小脸紧张的有点发白。

别说她紧张,我其实心底也替她捏了一把冷汗。毕竟我们事先根本没有彩排过,安佳蓓又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在公交车上做这种事情。

在公交车马上要报站站名的时候,我按照提前商量好的。挤到门口装作差点被人推倒的样子,猛地蹲下身子骂街:“挤个JB毛,把老子钥匙都给挤掉了。”我蹲下身子堵在公交车的下车门口处,一脸着急的模样在车厢的地上摸索着。故意去地上抓了两把,然后拿一双沾满灰尘的手有意无意的拨拉着山本一熊的裤管。

“你滴..干什么!”山本一熊怒气冲冲的冲着我吼道,脸上的肌肉挤到了鼻梁下面,看起来格外的嫌弃,不过他一张嘴就露了馅,怪腔怪调的口音,让很多乘客都瞄向了他。

“你以为你丫是大姑娘啊,老子多稀罕摸你,我他妈钥匙掉在你脚下了,往旁边让让!”我头也不抬,继续很镇定的拨开山本一熊的双腿从路上摸索,手上的灰尘故意蹭了他一裤腿。

“八嘎!”山本一熊咒骂了一句,往后倒退两步,弓腰拍打裤腿上的灰尘,趁着他弯腰的功夫,靠在他身后的安佳蓓很是麻利的从袖子中掏出镊子,飞快的将山本一熊后裤兜的钱包夹了出来,然后又整的好像被什么人推了一下似的,“哎哟..”娇嗔一声,整个身子贴在了山本一熊的身上。

几秒钟后。安佳蓓离开山本一熊,从我身边硬挤了过去,同时还拿脚拨了我一下轻声说:“大哥哥,拜托你让开一点好吗?我马上要迟到啦。”

得到安佳蓓的暗号。我赔笑着往旁边侧了侧身子,安佳蓓挤下车,迅速的朝车尾的方向走去。

“你这人也真是,找东西也得让大家伙先下了车再找。”一个烫着波浪头满脸脂粉的半老徐娘看着安佳蓓下了车,也顺势义正言辞的批评起了我来。

“是啊,你这不耽误大家伙的时间嘛!”车厢内的一帮乘客全都满脸愤懑的抱怨着谴责我,那副恨不得咬死人的模样就好像我真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仿佛他们的时间就是绝对的一寸光阴一寸金,我苦笑着摇摇头,这特么就是国情。

司机和售票员也站起来呵斥我,让我等会儿再找。

“找到了。”我欣喜的提着一小串钥匙站了起来,点头哈腰的朝车厢内的人说了几句对不起后。跑下公交车,下去以后,我朝着山本一熊伸出一根中指,傲慢的挑衅了一声:“大傻逼!”

山本一熊肯定不能惯着我。狗熊似的从公交车连蹦带跳的滚了下来,哪知道他才刚刚下车,一辆疾驰而来的摩托车好像刹车失灵一般“咣”的一下就狠狠的怼在山本一熊的身上。

山本一熊让撞出去两三米远,连骑摩托的小伙连人带车也摔倒在地上,趴在地上“哎哟哎哟”的惨嚎。

山本一熊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骂骂咧咧的喷着鸟语,愤怒的走到骑摩托的小伙跟前抬腿就踹。

没来及的开走的公交车里瞬间探出来好多脑袋看热闹。

这个时候一辆面包车悄然无声的出现了,从车里下来五六个戴着口罩的小青年。我朝着领头的邓华轻轻点了点脑袋。

“山本!”邓华喊叫了一嗓子。

山本一熊完全是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声,回头看去,脑袋刚转到一半,邓华两手抱住棒球棍“咣”的一下就砸到山本一熊的脸上,剩下的几个青年立马一窝蜂似的扑上去,挥舞着手里的家伙式没头没脑的往山本一熊身上招呼。

山本一熊吃痛弯下了腰,双手在空中乱舞,人连连往后退去。

邓华一声不吭,绕到他的身后,猛得跳了起来一肘狠狠的捣在他的脊背上。

山本一熊痛苦的闷哼一声,整个身子猛地趴在了地上。

旁边的几个青年也一声不吭,抬腿猛跺他的头部。

山本一熊“嗷嗷”的惨叫。挣扎了好几次想要爬起来,可是每回刚直起腰,就被邓华一棍子给抽倒在地上,只能用手抱住鲜血直流的脑袋。任由邓华他们在自己身上肆意的踢打着。

不远处,驻足的行人惊愕亢奋的看着刺激的一幕。

见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山本一熊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弱,我朝着亢奋的邓华“咳咳”使了个眼色。邓华才停止了对山本一熊的踢打。

邓华梗着脖子指向山本一熊咒骂,老子是不夜城的人,我大哥叫赵成虎,不服气可以随时过来报仇,至于为什么打你,你心里应该有点逼数,上回带人和刘森围攻我们,就有你个逼养的!我没说错吧?

山本一熊老母猪似的趴在地上直哼哼,一句话不说。

邓华朝旁边的几个青年摆摆手,两个小弟掰开山本一熊抱着脑袋的右手,死死的平按在地上。

邓华抬起穿大头皮鞋的脚,重重的跺在这只手上。

“啊!”山本一熊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身子象虾米一样躬了起来。

与此同时,蔡亮也给我发来一条信息,说是已经拿到保险柜的钥匙,此刻正想办法进入友谊饭店。让我放心。

邓华带着一帮小青年迅速跳上了没有熄火的面包车绝尘而去。

四周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的朝着山本一熊聚拢。

我掏出手机报了个警,然后扔下来脸上的口罩,悠哉悠哉的打了个辆出租车回“王朝”夜总会,静等警察找上门,果然我从办公室里刚坐下来还不到二十分钟,两个穿制服的“同志”就推门走了进来,说是让我配合到警局了解一下情况。

我也没含糊,跟随他俩上了警车。

到了警局的审讯室,我倚靠在墙边抽烟,没多会儿柳志高带着一个肩膀上挂两杠两星衔儿的中年人推门闯入,我乐呵呵的站起来跟他俩打招呼,冲着柳志高问,不过是底下人不懂事打个架,怎么还把柳叔您给惊动了?

柳志高冷若寒冰的指向我训斥,少特么跟我嬉皮笑脸,打个架?你知道你打的人是谁么?

我摇摇头。不屑一顾的调侃说,不知道啊,咋地?皇亲国戚啊?要不是警察同志喊我过来做笔录,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事儿。您也知道不夜城现在不稳定,偶尔打个架啥的不是很正常嘛。

柳志高板着脸臭骂,赵成虎你现在真挺狂啊,前面的屎还没擦干净屁股,现在又开始招惹更大的麻烦,我看你是不想好好的了吧?

我无奈的摊开手臂耍赖皮,柳叔,您不能张嘴就诬陷我吧?人好像也不是我打的,我当老板的,底下员工和人发生矛盾,总不能不闻不问吧?需要赔偿多少钱医药费,我赔偿不就完了嘛,难不成还得我过去道个歉?

柳志高让我气的浑身哆嗦,他旁边那个挂警衔的中年人一步跨到我跟前,将我拽起来,手臂反扭按到了地上吓唬,赵成虎我不管你有什么背景,上面又有什么牌面,但是从今天开始给我老老实实的,你敢让我舒服,我肯定让你更不舒服。

我冷笑着说,大叔,我好像没犯什么错吧?按照您的逻辑是不是只许别人砸我的场子,我要是还手反击那就是违法咯?

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铁门被人猛地一下推开,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警察急急忙忙的说:“孟局,友谊饭店被盗了,岛国友人的贵重物品丢失。”

“丢什么了?”柳志高嗓门骤然提高。

“两箱黄金..”那警察声音很小的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