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4 我从来不会看错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对方略微低沉的声音,我没由来的心底一阵发慌,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小时候没写作业班主任让回家喊我爸似的,有些心虚的问他,请问您是哪位?

对方爽朗的一笑说,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么,我跟你同姓,和柳志高是同事,想要跟你谈点小合作,关于不夜城和皇朝将来走向的合作,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方便?

我左右看了两眼街道上的车辆,也没找出来有什么可疑的,轻声说,随时都可以,不知道我到哪找您合适?

对方再次笑了笑说。晚上吧,晚上我到王朝夜总会去消费,帮我把最豪华的房间留下,男人之间的交易在酒桌上更容易成功。

说罢话那头就直接挂断了,与此同时距离我不到二三米的路边一台宝蓝色的小轿车绝尘而去。心里不由打了个哆嗦,敢情对方距离我这么近,得亏不是敌人,要不然我不被整死才叫怪。

刚才从警局里那么牛逼哄哄的和柳志高对话,其实说完以后我就有点后怕。对方啥身份,我是个啥角色,说句不好听的,刚才那个孟局只需要一声令下,我估摸自己这辈子可能就得从看守所里养老。后怕归后怕,可我一点都不后悔,经过了那么多事情,社会教给我,有些人,你狠狠的槽特妈,他就不知道你是他爸。

暗自庆幸捡了条命,看来回去以后真得找个什么庙府去拜拜,多谢老天爷垂青,不过这也正好说明了一个问题,柳志高心里头有鬼,而且鬼还不小呢,不然根本不会让我吓唬住,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能令他如此忌惮呢。

将手机揣进兜里,我心有余悸的又回头望了眼警局,柳志高和孟局已经消失不见,我没敢再犹豫,一路小跑着往街口跑,吓得出租车都没敢打一辆。

已经是深秋十分,天气渐凉,结果我愣是跑出来一身的白毛汗,直到逃出警局那条街老远,这才敢拦下一辆出租车杀回不夜城,进夜总会前我先是左顾右盼了一番,这才拨通蔡亮的电话。问他们在哪?此刻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两箱子黄金到底是种怎样的波澜壮阔。

那头蔡亮很快就接起来电话,声音压得很低的告诉我一个地址。

我“嗯”了一声,装作啥事没有的样子,慢斯条理的走进了“王朝”夜总会里面,然后按电梯上了自己的办公室。从办公室的窗户后面我悄悄探了探脑袋,发现底下有几个鬼头鬼脑的身影正从“王朝”的门口溜达。

我冷笑两声,给鱼阳打了个电话,叫他带几个兄弟把从门口来回晃悠的狗腿子按住暴打一顿,然后我又跑到服务生的换衣间找了件服务生的工作服套在外面,又让所有服务生跟我一块出门口,完事朝着不同的方向走。

成功的将跟踪我的那些狗腿儿们甩开以后,我打了辆出租车往市区出发,怕不保险,我特意到那些大商场里忽悠,中途又换了好几辆出租车,绕着半个崇州市转了一圈,直到半下午才找到蔡亮跟我说的那个地方。

说出来可能没人相信,蔡亮他们的胆子有多大?竟然直接从“友谊饭店”的附近找了一间宾馆,而且还是那种规模挺大的宾馆。我惴惴不安的敲了两下房间门。

王兴将门打开一条小缝,看到是我后,欠身将我让进去,我看到蔡亮、伦哥、陈花椒几个人全都红光满面的盘腿坐在床上抽烟,我左右看了两眼没见到屋里皮箱之类的东西。有些着急的问,金条呢?

蔡亮嘿嘿一笑,丢给我根烟说,别着急,先抽根烟缓口气,我怕你待会幸福的晕过去。

我点着烟嘬了两口后说,别絮叨了,赶快让我见见世面。

蔡亮从床上坐起来,掀开屁股底下的床垫,我当时真傻眼了。叼在嘴里的香烟掉在地上都浑然不觉,床铺上铺着满满的一层金条,倒没有电影演的那样金闪闪的两眼,但绝对也是一种视觉上的震撼。

我抓起来一块放在手里颠了两下,又不敢相信的张嘴咬了两下,结果发现上面留下了牙印,有些惊慌的说:“亮哥,不会是假的吧?我尼玛咬了一口居然出现印子啦。”

伦哥苦笑不得的说,我的傻兄弟呐,黄金本来就是软的啊。咬不动可就真成假货了,放心吧,妥妥的真玩意儿,亮哥就怕不保险,中午的时候还专门找了家金店让人帮鉴定,这批黄金不光真,而且纯度特别高,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我像是看着一大群极品美女似的很没出息的狂吞唾沫,当时两眼里全都是黄灿灿的金条,压根都没听到伦哥从我耳边念叨什么。兴奋的有些手舞足蹈的抓起几块金条又是亲又是抱,最后干脆整个身子躺在上面,就好像魔怔了似的朝着哥几个歪嘴斜眼的傻笑,发财了,这下特么的发财了,别说整个皮包公司了,就算是做点实体也没问题,哈哈哈..

他们哥几个的兴奋劲儿显然早就过了,就乐呵呵的从旁边看热闹,我一个人搂着满床的黄金足足傻笑了能有一个多钟头,神志这才渐渐清醒过来,朝着他们说,做事的时候没留下什么把柄吧?

蔡亮点点头说,放心吧!摄像头啥的全都没有拍到咱们,就算背黑锅也是那个倒霉的电梯公司背锅。安佳蓓的那个姐妹得了咱们十万块钱好处费,今天中午就辞职马不停蹄的去了南方,现在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就是安佳蓓,自己人应该没啥问题吧?

我想了想后说,虽然是自己人也不能让她亏着了,晚上给她拿二十万,告诉她能消出去这批黄金还会再补偿她的,越是自己人,越不能怠慢了,不过这事儿不能让邓华知道。那小子是个大嘴巴,喝醉酒不用人套话都肯定会出去瞎咧咧。

王兴坏笑着说,交代安佳蓓的事情还得是三哥你亲自上阵呐。

我大口大口喘息两下,尽可能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冲着蔡亮问,亮哥找好卖家没?

蔡亮冲着陈花椒瞟了两眼说,花椒有路子,具体怎么干还得你拿主意。

我望向陈花椒,陈花椒点点头说,三哥。我可以联系我二叔帮咱们找下家,不过我二叔肯定是要收手续费的。

“安全么?”我出声问道。

陈花椒点点头说,安全方面不用担心,我是他侄子,他总不能连我一块坑吧,当然三哥如果不放心的话,咱们也可以一部分一部分的出,出一次货,让他给咱结算一次。

我舔了舔嘴唇说,好!这事儿交给你二叔帮咱办,手续费啥的都是小事儿,不过需要缓一段时间,目前风声正紧,稍微露出点什么蛛丝马迹,咱们所有人都得万劫不复。

之后哥几个又坐下来研究了下接下来的行动。

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到晚上七点多钟,我想起来还和那个神秘人有约定,嘱咐了哥几个一声,让他们等到凌晨三四点多再退房带着这些金条回夜总会,就准备离去。

我刚站起来。伦哥就出声喊我,三子。

“啊?”我不解的回头看他。

伦哥咬着烟嘴说,你放心让我们四个守着这么多黄金?这可是上千万的东西啊。

我笑着摸了摸鼻尖说,说实话不放心,我刚才甚至都动过念头把你们全都干掉,一个人卷上这笔巨款逃到国外去,可是转念又一想,金子虽然好,可是不能陪我一块喝酒,一起骂娘,我开心的时候不能陪我一起笑,难过的时候跟我一块哭,想了想还是你们这帮穷酸兄弟更重要。

哥几个全都哈哈大笑起来。

蔡亮说,那你知道我们怎么想的么?你就不怕我们把你给整死,平分这些金子,反正这事儿也不会有人知道。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你们爱咋想是你们的事,兄弟是互相的事儿,更是一辈子的事情,因为区区一千万你们要是弄死我,只能说自己没眼力劲儿,我赵成虎这辈子从来不会看错人,因为我看错的都不是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