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讲道理,谈合作/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宾馆里出来,我仍旧没敢直接回不夜城,而是先打车到“友谊宾馆”附近去溜达了一圈,不过并没有看到有啥异样,一切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两个保安照例站岗,进进出出的豪车连绵不断。

我伸直脖子往里看,出租车司机还以为我是外地人呢,热情的跟我介绍:“友谊饭店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地方,从里面住的基本上都是外国人。不少领导也在里面常年有专属套房,老百姓也得只能从门口看个热闹咯,外国人从咱们的土地上都有特权,唉..”

我冷笑着说,这他妈都解放多少年了,咋咱这儿还有外租界呢?老外是长了两脑袋还是三屌,凭鸡毛有特权,这要是在唐朝、宋朝这些红毛绿尾巴的异类基本上都属于被关在笼子里供人观赏的动物。

出租车司机乐呵呵的跟我调侃,没看电视上都说了嘛,外国人的基因更高级嘛,没看咱们国家一些小姑娘都哭着喊着要出国,要嫁给老外。

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高级特奶奶个裤衩子,拼血统谁有咱们中国人更高贵?龙的传人,岂是这帮刚开化几百年的猴儿能比的?行了。老哥出发吧,我来这儿没别的事儿,就是大晚上找不到动物园,想来看个稀罕。

出租车司机刚发着火,就看到友谊饭店里面跑出来一个身影。指着我们喊:“啊就..站住别..别跑..你车..”

没想到那个之前那个叫朱厌的结巴队长竟然看到我了,指着我就撵了过来,我赶忙招呼司机开车,别看那小子说话吭哧瘪肚,半天憋出来一个屁,腿脚是真利索,出租车司机刚启动,他已经快跑到了我们跟前。

得哭开出租的大哥也是个老司机,油门狂飙踩到底,一下子就将他给甩开了。

司机一脸紧张的问我,兄弟,他是不是认识你啊?

我没好气的埋怨他,认识个篮子,我今天才刚到崇州市,去哪有朋友,肯定是你刚才埋汰人的嗓门太大了,让保安听见了,不乐意要削你呗。

善良的出租车司机缩了缩脖子小声嘀咕,看来以后都不能到这儿跑活了,我听说友谊饭店的保安都是退伍兵。

我叼着根烟,望向外面的夜景,心里却想的是另外一件事,刚才那小子疯狂的撵我干什么?难不成是认出来我们之前的伪装了?可是我好像又隐隐约约听见他喊“车”什么玩意的,会不会是想问我车还卖不卖?

我不屑的撇撇嘴摇头,心想他一个小保安。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别说买防弹车了,估摸着就算普通的越野车都够呛吧,回到“王者夜总会”,我给前台的服务员打了声招呼。然后提前到最大的包房去等待那位“神秘人”的到来。

考虑到对方轻描淡写的说出和柳志高是同事,我猜测他的身份肯定不会低到哪去,别的我倒不担心,唯一害怕的就是来人会不会是柳志高派过来的狗腿子,表面装的好像要跟我合作,实际上就是为了套我话。

不管咋说,场面上的事情还必须得过得去,我特地让服务生准备了几个高大上的果盘,和几瓶皇家礼炮,轩尼诗XO,洋酒喝的少,具体什么牌子比较硬我也不太清楚,就是让服务生挑贵的拿。

我倚靠着沙发正揣测来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的时候,包房门突然开了,就看到安佳蓓毛毛躁躁的走进来。我疑惑的问她,怎么了老妹?

安佳蓓一脸惴惴不安的坐到我旁边小声说,三哥,我有个事情想和你说。

我点点头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安佳蓓谨慎的看了眼房间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上午咱们不是联手在公交车上偷了那个人的东西么?你让我把那些东西交给亮哥,可是亮哥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事了啊?

我一听就乐了,摆摆手说,放心吧,亮哥他们去办另外一件事情了,明天就回来了,啥事没有哈,对了,晚点我给你拿笔钱。咱们今天的事情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哪怕是邓华也不能说,行不?

安佳蓓迷惑的问我,为什么?

我随口编了句瞎话说,因为咱们偷的那个人是警察,我需要他钱包里的一点文件,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咱们都得完蛋。

“警察?”安佳蓓失声喊了出来,像是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一般忙不迭两下脑袋。

又逗了她两句后,服务生从外面轻轻敲了敲门。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两个中年人打扮的好像特务似的,一个脸上挂副太阳镜,穿件黑色的长风衣,领子高高竖起,遮住自己的脸,另外一个戴顶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身上穿件棕色的皮夹克,我朝着安佳蓓摆摆手说。你先忙你的去吧,我这儿招待两位贵客。

安佳蓓轻轻点点头,好奇的看眼两个人,快步离开包房。

我站起来朝两人抱拳打招呼,两位大哥好。我是赵成虎。

等服务生将门关上后,那个穿风衣的家伙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将脸上的墨镜摘掉,而戴鸭舌帽的青年保镖似的站在“风衣男”旁边,风衣男朝着我伸出手微笑着说,成虎你好,我叫赵杰,如果你看本地新闻的话,相信应该认识我,如果你不看新闻的话明天买份报纸,相信很快就能认识我。

一句话说的极为风趣却不失威严,瞬间就让我对他产生了一丝好感。

赵杰大约摸三十七八岁,立整的短发头看起来精神奕奕,一对虎目倍感威严,身材略微有点发福。但是却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反正我看一点都不像是个当官的,反而觉得有点像是带兵打仗的将军。

我紧张兮兮的跟他握在一起手,朝着他“嘿嘿”的一阵傻笑,单看他身上散发着的这种气质。我绝对相信他肯定不是柳志高的下属,俩人都有那种上位者的气息,不同的是柳志高让人感觉阴沉,而这个赵杰却格外的刚猛。

握完手,我局促不安的坐在他旁边。没话找话的指了指茶几上的洋酒说,赵叔要不咱先喝两口吧?边喝边谈。

赵杰摆摆手说,我不喝酒!跟你来就是谈正事儿的,成虎啊,对你的过往我多少有些了解。我看得出来你这孩子不甘人下,而且和柳志高相处的好像也不太愉快是吧?

我点了点头说,实事求是的讲确实是这样,半个小时前警察刚刚到我这儿查过牌。

赵杰轻轻点点头说,那你有没有想过要改变这种局面?

我长出一口气说,我一个普通老百姓,往死了说就是不入流的底层混子,就算再恨能怎么滴,不知道赵叔您有什么高招么?

赵杰手指头无意识的从茶几上画着小圈圈说,实不相瞒,我和柳志高相处的也不太愉快,当然了我们只是在工作上意见不统一,最重要的是马上就要换届,我们都渴望做出点成绩,柳志高主管治安,肯定是想打压那些违法乱纪的坏分子,而我主管的是经济建设,肯定希望咱们市里能够出现更多的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目标不同。决定了我和他做事的方式不同,所以嘛..

我暗赞大人物就是大人物,这种恨不得攮死对方的关系都能被他说的如此轻飘飘的,换成我肯定直接是“干特娘,槽特爹”了。我轻声问:“那以赵叔您的意思,我应该做点什么,免得被宰杀?”

赵杰微笑说:“当然是做经济了,我喜欢你这种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不过嘛,我的主管的毕竟方面是经济,治安上的事情基本插不上嘴,当然能帮你的时候,我肯定还是视而不见,成虎我这么和你说吧,崇州市马上要迎来大改造,房地产方面将会迎来一个高峰期,这个社会很现实,钞票永远比拳头更容易让人挺直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