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6 遭遇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赵杰聊了差不多能有两个多钟头,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他说我听着,气氛烘托的还算不错,别看赵杰人虽然长得五大三粗,不过口才却相当利落,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事情都能白话的有板有眼,尤其是说起崇州市一些上层人物的趣闻轶事唬的我更是一愣一愣的。

看起来我们好像聊了很多,事实上我并没有听到什么实质内容,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和柳志高的关系水火不容,甚至已经到了恨不得弄死对方的程度,考虑到双方都是第一次见面,说的多了反而更显得假,我也没敢太多说话,只是很明确的跟他表达了我想抱大腿的态度。

期间我甚至厚着皮脸问赵杰。缺不缺干儿子,赵杰嘿嘿一笑没有同意也没拒绝,他这个人还是挺机敏的,不喝酒,不抽烟,就连小姐都不要,跟我聊到十点多左右,他就带着保镖告辞了,并且和我约定好,下个礼拜会组织一场饭局。带我认识一些崇州市的商甲名流。

等他走远以后,我一个人干了两瓶啤酒,又拿果盘当晚饭胡吃海喝了一顿,这才抹干净嘴准备去找苏菲谈谈心,聊聊情。我俩别看处了两三年,而且也做过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毕竟真正腻在一块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所以我分外珍惜和她在一块的每一分钟..

结果我刚刚走出包房,按下电梯开关。就让刚好上来的程志远和陈圆圆给堵楼道里了。

陈圆圆穿身背带裤,头发也扎起来了,看上去比过去活泼了很多,嘘寒问暖的问我这几天到底去哪了,我随口敷衍了两句,砖头问向程志远,远哥,你这是特意来找我的吗?

程志远则瞪着两只金鱼眼,恨不得弄死我的模样,恨恨的抓了把头发说,赵成虎,你他妈什么意思?自打收拾完上帝就再也不露面了呗?是不是觉得自己现在也把皇朝给捏在手里,用不上老子了?

我赶忙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远哥你要说这话,那纯粹是污蔑你兄弟,咱们之前不是商量过的嘛,你帮我搞定上帝,然后咱再联手一块鸿图会所,难道你都忘了?兄弟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程志远让我气的浑身直哆嗦,推了我胸口一把骂。咱俩谁忘了?怪不得我二叔说你小子从小就鬼话连篇,这几天我们和鸿图会所的干了不下三四场仗,每回找你都不见人,老子打你电话从来没有接通过,你要是反悔就直说。别整的好像我们厚脸皮。

“我反悔了!”我撇撇嘴点燃一根烟。

程志远让我呛得差点没摔倒,指着我骂,你特么刚才说啥?

陈圆圆赶忙挡在我们俩中间,推了程志远一把埋怨,有什么话你就不能好好说么?至于这样不?

程志远气坏了,皱着眉头数念陈圆圆,你这个胳膊肘又开始往外拐了?忘了他前几天怎么耍你的么?拿你当挡箭牌,现在人家两口子和好了,又没啥事了,怎么一点记性不涨呢?

陈圆圆掐着腰还嘴,我乐意!我就乐意被他耍行不?

我“噗嗤”一下笑了,拍了拍程志远的肩膀说,远哥,你觉得你三弟是那么不讲究的人嘛,这两天要不是处理上帝和刘森的后事。我早特么带着兄弟们陪你去抄鸿图会所的老巢了,真的,一点不扒瞎!对了,你刚才说你二叔说我什么来着?

程志远压根没理我的话茬,又气呼呼的问道:“处理他俩后事?啥意思?”

我叹了口气说。你以为两个从崇州市跺跺脚都要颤三颤的社会大哥失踪了,就啥事没有了?这段日子我每天都被请到局子里喝茶,不相信的话你可以安排人去打听,我是不是今天还被关了好几个钟头?但是哥们我讲究,这事儿一个人承担了,死活没咬出来八号公馆。

程志远疑惑的从我脸上来回扫视,似乎在确定我说的是真是假,我生怕从楼道里呆的时间太久,万一苏菲下来转悠看到陈圆圆,到时候解释不清楚。就搂住程志远的肩膀说,远哥,我蹲一天号子了,到现在还一口东西没吃,要不陪我出去吃点宵夜,再整两瓶小酒,咱们边喝边聊?

程志远还没来得及吭声,陈圆圆赶忙从旁边打圆场,挎着程志远胳膊撒娇说,哥咱就陪成虎吃点东西去嘛。正好我也饿了。

连拉带拽的总算把这俩“定时炸弹”诓出“王者”,我直接坐进程志远开来的奥迪车里,本来我是想喊上几个兄弟跟着我的,后来又一寻思,就从附近随便吃点东西。打发走他俩都得了,应该没啥大问题。

我们从不夜城附近随便找了家火锅店,我搓着两手没话找话的跟程志远攀谈,程志远翻着一副死鱼眼,始终就一个问题,啥时候出手帮他们铲平鸿图会所。

我给程志远倒了杯啤酒说,远哥你就不敢等我忙完这阵子嘛?

这个时候从饭馆外面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青年穿身黑色的牛仔装,模样长得普普通通的,唯独一双三角眼让人看着很不舒服,他从门外进来以后,就直视着我们这桌,而且就站在饭店门口,也不往里走,服务员上前问话也不搭理,就是直勾勾的盯着我们猛瞅。

突然间我看到那青年把手伸向胸口,掏出来一把手枪直接就对准了程志远的后背,电光火石之间,我猛的一脚踹在程志远的身上,把程志远给踹了个踉跄。同时一把将餐桌给掀翻挡在我们前面,紧跟着就听到“嘣,嘣”的两声枪响。

“啊!”饭店里不少人被吓坏了,扯着嗓门尖叫起来,场面顿时混乱的一逼。

陈圆圆也吓得“啊。啊!”尖叫,我一手拽住陈圆圆,一边朝着程志远喊“快躲进包房!”

然后我率先拖着陈圆圆冲进毗邻着的那间包房里,程志远原地滚了两圈,也冲进包房里面,他的胳膊好像被子弹给擦伤了,正往外潺潺的流血,等程志远进来以后,我赶忙将包房门给关上,朝着程志远问,没事吧?

程志远凶狠的吐了口唾沫骂,有篮子事儿,我操特妈的,肯定是越南猴子。

“你认识?”我将自己的枪掏了出来,警惕的靠在墙壁后面问。

“认识个JB,哪他妈有那么巧的事儿,正好咱落单,就有杀手出现!肯定是鸿图会所的人跟踪我了。”程志远摇了摇脑袋,将衣服脱下来包在胳膊上,也从腰后摸出来一把枪。

听到“落单”俩字。我顿时就想起来了上帝,前段时间上帝跟我打电话的时候好像就曾经这么威胁过我。

我们呼呼喘着粗气,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等了好半晌也没听到有啥状况,本来以为外面的杀手应该走了,这个时候包房门外骤然又发生“嘣,嘣,嘣..”连续几声枪响。

我和程志远也对着包房门“嘣,嘣”的开枪,打没打着人,我不清楚,但是对方的火力好像小了很多,包房的小木门被子弹射的全是一个一个的小窟窿。

我和程志远缩到墙角,手上的枪口对准了包房门就准备应付突然会出现的危机,我扯开嗓门朝着外面喊。朋友!我已经报警了,而且我和我兄弟手里还有七八发子弹,虽然不多,但是应该能扛得住你们几次进攻,不如各退一步。有啥事约个地方,正大光明的干一架可好?

外面又没了动静,我掏出手机迅速按下鱼阳的号码。

我们双方陷入了短暂的趁机,大概过了一两分钟,外面的人又跟疯了似的,对着包房门“嘣,嘣..”就是几枪,这次不堪重负的小木门直接被打烂了。

外面的人也没敢直接进来,猛不丁看到一个黑影飞了进去,我和程志远对着黑影就是几枪,这才发现上当了,可是等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和程志远的手枪全都没了子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