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送你份大礼/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后呢?然后你想表达什么?”我斜眼眼睛瞄向程威,总觉得这老货有点神神叨叨的,该不会是因为他儿子差点挂掉,给吓出精神病了吧?正二八经的事儿不干,从车里坐着跟我俩尽扯犊子。

程威长叹一口气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人都有个三盛五衰,运气好的人不会一直好命下去,点背的人也不会一辈子都哀败,人一辈子谁都会摊上几次好运气,也总会遇到的想死的事儿,你现在春风得意,但是你能保证自己永远这么得意下去么?

我撇撇嘴说,我觉得你应该换身道袍再搬个小马扎到天桥底下算命去,当个第二职业说不准比开歌厅还挣钱呢。你说的没错,谁也不敢保证自己永远好命,但是我不怕啊,大不了从头再来,我赵成虎从来不缺少白手起家的狠劲儿。

程威点点头说。没错!你小子身上确实有股子狼性,可是你能狠一年,狠两年,狠十年,难不成等到我这个岁数了,你还有资本和年轻人耍狠斗勇?明知道会衰败,为啥不提前做好准备,用自己的“三盛”避开“五衰”?

老头这句话说戳到我心里去了,我有点木然的问他,避?怎么避开?

程威如同只偷着鸡崽儿的老狐狸一般,嘴角上咧朝着我笑呵呵的说,想知道么?那就恭恭敬敬的喊我声叔。

我不屑的就从他车里吐了口粘痰冷笑,叫个篮子,有能耐你弄死我。

换做是平常,哪怕是出于礼貌我都早就尊称他了,可是今天我就拗着一股劲儿,老子好心好意的救你们程家的命根子,不真金白银的感谢我就算了,居然还特么把我绑了。

程威的脸色骤然变了,回过身子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在我脸上,当时就把我给打懵逼了,我也急眼了,挣扎着想要干他,结果被旁边的两个马仔给牢牢的按住了。

我朝着程威破口大骂:“程威,有能耐你关我一辈子,如果你敢把我放了,我第一件事就是拆了八号公馆的破庙!”

程威点点头说,无所谓得事儿!能拆的了也是你本事,可是赵成虎,你有想过为什么我八号公馆从未真正为难过你的原因么?头一次你偷袭小远,你认为凭我们的本事,还有小区门口的监控摄像头真不知道是谁干的?就那么傻乎乎的当枪使帮着你砸烂老狼的场子?

我干咳了两声没有吭气,老实说那回的事情,我确实觉得有点蹊跷,不过因为我们本身并没吃多大的亏。所以就一直都没深想,此刻听程威再一次提起,我才觉得自己好像确实有点纰漏了。

程威冷着脸继续说:“还有二号街以前的大掌柜刘胖子,我想你应该没忘记这个人吧?你是不是以为他从上帝面前露出马脚真的是自己不小心?一个狡猾到骨头里的人,怎么会那么麻痹大意?二号街上贩药的老鼠。就因为你恐吓了两句,就瞬间倒向你们这边?那天如果没有我带人独闯不夜城,和上帝对峙,你觉得局面会不会发生变化?不夸张的说,也就是从拿下二号街开始,你赵成虎才一步一步的确定今天的地位,包括现在你坐稳不夜城的城主,东西两城区如此安定,你也肯定认为是自己的威名远播吧!”

听到程威这么分析,我有点心虚,朝着低声问,你说这么多想表达什么?告诉我这些事情难道都是你们八号公馆做的么?

程威长出一口气什么都没说,从兜里掏出烟盒,递给我一支,自己又点上一根。烟抽到一半的时候,程威吐了口烟雾,回头看向我问:“成虎,你能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会走上这条道么?按照正常的轨迹。你应该规规矩矩的读书,考大学的吧?”

我苦笑着说,首先是因为我受够了被人欺负的日子,还有就是为了活下去,饭都吃不饱了,哪还有闲心考什么大学。

“单纯的为了活下去,你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不是偏偏要走这条道,当然了我也是闲的,只是想跟你谈谈心。你和我儿子岁数一样大,看到你,我总控制不住的想拿出当爹的态度去对你,如果你愿意和我实话实说的聊聊,我待会送你份大礼物。绝对比你拿下不夜城还要开心的礼物,如果你不想,那抽完这支烟,你就可以下车走人了!”程威举起手里的香烟朝我笑了笑。

我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开腔:“跟你说你可能不相信,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妈跟人跑了,因为嫌弃家里穷,和一个有钱的男人双宿双飞了,我爸带着我去找她,结果让那个男人给胖揍一顿,然后他很窝囊的蹲在墙角哭,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告诉自己,我做一个坏人,一个比所有人都坏的人,因为只有你足够坏,别人才会畏惧你。”

程威点点头说,继续!

我嘬了口烟嘴心情一下子陷入了悲凉,低声说:“后来我爸带着我既当爹又当妈的生活,受尽村里人的白眼,包括现在对我情深意重的陈圆圆。她是你干闺女吧?这也是我不乐意接受她的一个主要原因。”

程威摇摇头说,圆圆不是我干女儿,你接着聊你的故事。

我仰着脑袋低吼,让人欺负其实也很无所谓,反正我也习惯了,我就想着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念书,将来有出息了带着我爸到市里生活,可是我没想到上初中的时候,我爸也离开我了,他被抓进了监狱。说是贪污了村里买化肥的钱,你能想象我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当时的无助么?就好像天塌了。

说着话我的眼圈就红了,我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使劲抽了抽鼻子说,幸好我命不该如此,我遇上了自己人生当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值得让我拿命去守护的女人,她带着我走出那片不堪回首的雾霾,用自己瘦弱的身板替我扛起了第一片天,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萌生了自己要成为一个强者的念头,我要坚强的活着。然后带她和我爸过最好的日子!

程威再次递给我支烟说,能理解那种感受,我也是个父亲,后来呢?你就再也没有见过你爸对么?

我犹豫了好半天,迟疑自己要不要把我爸越狱的事情告诉他。最终我没有忍住,或许因为他刚才说“我也是个父亲”的缘故,我选择相信他,把积压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说了出来:“见过!那回我被县城里的地痞差点打死,我爸突然出现了,就如同做梦一般,当我被打的几乎晕厥的时候,我爸像是个英雄一般跑出来救我,他是..越狱出来的!”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再没有压抑住心底的情绪,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出来,这段尘封已久的往事一直都牢牢的挂在我心头,我从未有一刻敢忘记过。

平日里我是“王者”的大哥,我是众兄弟的脊梁骨,可我毕竟也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孩子,肩膀上的重担压的太重,重的我只能在黑夜中偷偷的抹泪,每当触及到“父亲”俩字的时候,我都会故意的避开,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和程威说那么多。可能是因为刚才看到他为程志远老泪纵横的原因,勾起了我对自己父亲的渴望吧,我委屈的擦干净眼泪,朝着程威咧咧嘴说,我说完了!

程威猛地伸出手,我以为他又要扇我,赶忙往后挪身子,谁知道程威只是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轻轻的抚摸了我脑袋两下,语气无比温柔的说。孩子你受苦了!

“别介,您老别这样,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程叔,其实吧,我刚才不是故意顶撞你的,只是心里有点不太舒服。”我这个人典型的吃软不吃硬,如果程威一直都对我是那副硬邦邦的态度,我肯定不会服气,可是他这么一整,把我给顿时搞的有点尴尬了。

程威轻咳一声说,我也该给你兑现承诺了,走吧,跟我回八号公馆,我送你份大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