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 因祸得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冷笑说:“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我还撤个蛋,柳志高认出来我了!行了,这事儿您别管了,我爸要是回去的话,劳烦您马上给我通个电话,有些事情咱们心知肚明的就好,您狡猾,我同样也不傻,这次看在我爸的份上我让你,但是如果你敢继续坑我们爷俩的话。我拼着不要命,也会把你和你儿子都祸害死。”

打死我都没想到,这房间里的人不但不是上帝,而且还和他的身份天壤之差,刚才光着屁股蹿进卫生间的那个男人竟然是柳志高,那个从崇州市完全可以说是只手遮天的政界狠人。

看我要撂电话,程威赶忙喊叫,成虎你千万别冲动,柳志高的身份不一般,千万别拿社会上的那一套对付他,他要是真出事儿了,崇州市上层肯定轩然大波。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肯定没用,你信大爷的,大爷肯定能帮你处理的稳稳当当。

“嗯,我知道了!”我没有继续再跟他多废话,直接把手机挂掉丢给了伦哥,然后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说,被他妈程威给耍了!

我声音很大,就是为了让躲在卫生间里的柳志高也听到。

伦哥轻声问我,会不会真是有什么误会?你先别那么武断。

我没好气的出声,误会个鸡八,这种事情你觉得能有啥误会?这他妈就是程威故意给咱设的一个局,他恐怕压根都不知道今天晚上偷袭我们的人是谁!

我相信程威说的大部分话是真话,他和我爸还有黑狗熊是哥们,我爸可能也一直躲在八号公馆,但是今天晚上这场局绝对是他故意做出来的,他肯定有方法让柳志高既往不咎,这么做也不一定是想害我,我觉得他更多是想让我受制与他吧。至于他目的所在,我就不得而知了。

“啊!”房间内的大床上,一声尖叫乍响。

我侧头望去,看到一个女人紧紧的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染成黄色头发的脑袋和一截光洁的脖颈,脖颈以下的地方蜷缩在被子里,她象只受惊的绵羊一样惶恐放看着我们。

我四处打量了一番,见房间里再没有其他人。舔了舔嘴角温柔的笑了笑,冲着床上惊恐的女人说:“不好意思美女,没你的事,我们就找你男朋友聊几句天,你继续睡吧,如果你敢再发出什么声音,我可能会不开心。”

女人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神情稍稍平静了些。

与此同时我想起来一件更为严重的事情,我爸代替程威去接货了,八号公馆的上家是谁?是他妈上帝这条狗,八号公馆的人肯定不知道自己上家的身份,但是上帝绝对认识他的下家啊,原本我是想马上给程威打电话的,后有又一琢磨,如果真出事这会儿怕是已经出了,此刻唯一能救命的也就是柳志高,以柳志高的地位。上帝如果还想卷土重来的话,肯定不敢轻易得罪。

我恨恨的扇了自己一把嘴巴子,一晚上跟条狗似的疲于逃命,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个忘了,内心不住的祈祷,我爸千万不能出事。当然我脸上没敢表现出来半分紧张,柳志高是个人精,我只要稍微露出来一点破绽,马上就能被他反败为胜。

“伦哥、亮哥,把柳叔请出来!”我瞄了一眼卫生间的方向,里面的柳志高仍旧在喋喋不休的放着狠话,我心里已然有个主意,下意识的伸手掏出来手机,结果才发现因为之前掉进河里,我手机早就不能使了,又拿伦哥的手机给鱼阳打了个电话,让他带一部照相机赶快上来。

柳志高躲在卫生间里嚎叫,赵成虎你他妈是在作死!

我轻笑说,柳叔我劝您嗓门最好小点,然后自己滚出来,如果我们砸门的话,声音可能会很大,引起酒店的注意或者别的住客围观的话。呵呵..您可就彻底火了,上次在警局我说的就很清楚,我赵成虎贱命一条,无所谓对手是谁的。

卫生间里瞬间安静下来,看来柳志高也有些慌了。

我强忍着心底的担忧,装出来大大咧咧的坐在床上。点燃一根烟乐呵呵的说,柳叔我给您五分钟的时间考虑,五分钟以后我就砸门,同时给玥玥和我婶子打电话,现场直播您从这儿的风流韵事。

我话音刚落,卫生间的门“咔嚓”一下子开了,柳志高光着膀子,下半身绑着条浴巾走了出来,柳志高此刻的脸上好像抹了一层锅灰,黑的发亮,鼻梁上也没带眼镜,两只眼睛不适应的眯缝着。

“哟呵。柳叔这身材没谁了,到您这个岁数,还能把身材保养的这么棒的人不多见,我是真心佩服啊,对了美女,你男朋友厉害不厉害?”我回头看了眼钻在被窝里的那个女人调侃道。

女人红着脸轻轻点了点脑袋。

柳志高站在我对面。两只手紧紧的攥着浴巾,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冷哼,赵成虎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别太过份,不然我让你这辈子把牢底坐穿,你信么?

我直接摇了摇脑袋说,这个我还真不信,要不您现在打电话报警吧,看看警察来了,到底是我把牢底坐穿还是您丢人败兴?伦哥把手机给我咱柳叔,顺便替他拨通110。

伦哥邪笑着拿出手机按下110,然后把电话贴在柳志高的耳朵边。那头很快接通“喂,您好!喂?喂!”

柳志高寒着脸没吭声,我努努嘴说:“说话啊柳叔,就说有人敲诈勒索你,你不说我可说了啊!”

我笑呵呵的接过来手机,刚打算出声,柳志高一把夺过去挂掉,然后把手机扔到地上狠狠的跺了两脚,满脸灰败的朝着我说:“你赢了,直接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吧?”

我皮笑肉不笑的站起来,拍了拍柳志高的侧脸说,柳大官人怂了啊?平常不都挺耀武扬威的嘛?

柳志高刚打算说话,我一把推在他胸口,把他给推到床上,冷着脸说:“给上帝打电话,问问他交易完成没有?如果完成了,立马放和他交易的人走。别跟我说任何废话,不然老子马上通知报社!”

柳志高脸上的肌肉抽动两下,从墙角的衣服架上摸出来自己的手机,开机后,拨通一个号码,我冷笑说:“按免提。让我听见你们的对话!”

柳志高无奈的按下免提键,那边上帝的声音传了过来,很恭敬的说:“柳哥有什么吩咐?”

柳志高按照我的要求说了一遍,上帝那边只是犹豫了一下后就很爽快的答应下来,我凑到柳志高的耳边小声说,警告他这阵子不许和八号公馆再交易。就说上面已经盯上他们了。

柳志高又原封不动的把话和上帝说了一遍。

上帝仍旧像是个乖儿子似的连连答应,接着上帝问柳志高,柳哥您打算什么时候收拾赵成虎那帮小崽子?我从外面躲着的日子不好过啊。

想来这俩人之间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柳志高犹豫的看了我一眼后说,过阵子吧,说完就打算撂电话,我赶忙低声说,问他现在在哪,就说你有事想找他帮忙,关于我的。

柳志高迟疑了一下问,你现在人在哪?我想和你见一面,关于赵成虎的事情和你计划一下。

这回上帝那头沉默了足足能有一两分钟,才说出来一个地址,我朝旁边的伦哥使了个眼色,伦哥心领神会的点点头,快步走出门去。

挂掉电话后,柳志高横着脸朝我低吼,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放我一马,以后我保证不与你为难,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帮助到你,包括山本一熊的黄金被盗案子,我都可以帮你压下来。

我叼着烟卷微笑说,黄金盗窃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缺那俩钱。柳叔,我听赵杰说过阵子咱们市的领导班子快要换届了吧?你好像很有机会,提前恭喜咯!

柳志高的脸色顿时变了,瞪着俩水泡眼说,你认识赵杰?

我点点头说,对啊!而且我还答应帮他搞垮你的。你看这事儿整的,我都不知道应该咋办了,要不您帮我支个招?赵杰给我放出的条件可比你优厚多了,这个节骨眼上,您老要是被爆出来丑闻,唉,真替您惋惜啊。

柳志高脸色铁青的说,这件事情只要你帮我保密,我保证自己在任期间不夜城都姓赵,不管谁都威胁不到你,过段时间咱们市区会大改造,我手里攥着几个楼盘的改造计划。也可以最低价交给你做。

“爽快人!”我朝着柳志高翘起大拇指,微笑说:“不过还得再加一条,我兄弟胖子和玥玥是真心相爱,希望您可以通融一下..”

这个时候鱼阳猛地推开房间门,我一把拽下来柳志高腰上系着的浴巾,将他推到床上,鱼阳抱着照相机对准柳志高和床上的女人“咔咔”就是一通拍照。

“赵成虎,你他妈要干什么?”柳志高暴躁的冲我吼叫。

我咬着烟嘴邪笑说,柳叔,原谅我先小人后君子,您这种执掌生死大权的厉害人物,我害怕啊!鱼总左边拍一点,对对对,把柳叔英明神武的龙根也照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