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3 专治各种不服/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鱼阳抱着照相机有模有样的对准柳志高和床上的那个女人“咔咔”就是一顿按快门,柳志高死命的拿浴巾挡在脸前,朝着我破口大骂:“赵成虎,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

至于那个女人则吓得失声尖叫,搞的好像自己好像是被狗仔队抓拍到的大明星似的。

我叼着烟站在旁边没事人似的吞云吐雾,鱼阳拍了差不多能有五六分钟后,停手朝着我昂了昂脑袋坏笑说:“搞定!”

我邪里邪气的问,是不是全方位,多角度的都拍的清清楚楚?咱柳叔可是经常上电视、上报纸的大人物啊,别整的埋汰了。

柳志高从床上站起来。浴巾也顾不上裹了,张牙舞爪的就来抢鱼阳手里的照相机,蔡亮一个利索的“背摔”就把柳志高给扳倒在地上,把柳志高疼的捂着后背“哎哟,哎哟”的惨哼起来。

我舔了舔嘴唇冷笑说,柳叔刚才我说的很清楚,先君子后小人,我这么干也是怕您会秋后找我算账,当然了,如果您拿我当自家孩子看待,我肯定也会对您恭敬有道。

柳志高阴沉着脸瞪向我威胁,赵成虎,你这是合作的态度么?

我摇摇头说,是你弄岔咱俩的关系了,我没想跟你合作。现在是你求着我庇护您,仔细想想我说的有没有毛病?

我从床上抓起来柳志高的手机,按倒通讯录,找到一个“老婆”署名的电话号码从柳志高的脸前晃了晃冷笑说,我听玥玥说。我婶儿好像也是某个机关单位的主任,要不把她喊过来,咱们自己人坐下来吃顿饭,好好沟通一下?

柳志高紧咬嘴唇,耷拉着脸仰头看向我问。那你什么时候可以把这些照片还给我,或者销毁?

我笑了笑说,那就得看您啥时候把我当成自己家人看待了。

柳志高沉默低头沉思了片刻后,哑然失笑朝我翘起大拇指连连点头:“好啊,真是太好了!我柳志高十九岁参加工作,不说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但从来没想到会从你这种小阴沟里翻船,成虎啊,你确实不简单,我说别的,你肯定都不相信,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从今往后只要我柳志高在职一天,就保你赵成虎一天!”

我微笑说,我相信柳叔您肯定是个君子,我这个人就是贱皮子,专治各种不服,谁给我硬,我就想往上杠,谁贴心贴肺的跟我好。我就肝脑涂地的对他好,日子还长,您以后慢慢品。

柳志高垂头丧气的站起来,现在也顾不上什么丢不丢人了,从衣架上拿起自己的衬衫。裤子,迅速往身上套,很快他穿好衣服,重新将金丝框的眼镜戴上,又恢复了那副不可一世的秘书长形象,安静的站在我对面说,大后天市中心的“国贸商厦”有一个竞标会,关于国贸大厦改造的,竞标会后我会以最低的价位让负责人跟你签约,但是表面上的工作你还是需要去做的。

我抱拳鞠躬说,谢柳叔栽培!我能喝着汤的话,一定会让您吃肉的。

柳志高冷哼一声,从口袋掏出烟盒说:“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上帝,我想知道我哥哥能不能抓到上帝?劳烦您从这儿稍微再等会吧。”我拿打火机帮柳志高把烟点燃。

柳志高摇摇头说,一定抓不到!狡兔三窟。我了解上帝,他找落脚的地方起码都有好几条逃生的出口,而且刚才他犹豫了很久才回答我,估计已经产生了怀疑,你的人十有八九会扑空。

“成是天意。败是命数!”关于这点我倒是挺豁达的,如果能够那么轻易就抓到上帝,恐怕这老小子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只要蔡亮他们不会出意外的话,我就心满意足。

我说,来探望您之前我被人偷袭,险些挂掉,这事儿您知道不知道?

柳志高的脸色变幻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屋里的人应该都看出来了。他犹豫了几分钟后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我想估计今天的事情他肯定也有参与了,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巧,我们往“八号公馆”的路段竟然会一辆车都没碰上,而且对方竟然还敢那么正大光明的堵在桥头上。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再说这些没什么意义,我也没打算继续深究,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然后我又戏谑的问他,柳叔,您和山本一熊的关系应该也很不错吧?我看他金子丢了,你比当事人还着急。

柳志高眼皮不自觉跳动两下,再次摇摇头说,不太熟悉,但是我奉劝你不要继续招惹他们。岛国人的背景超出你想象,过一两天我可以组个饭局,介绍你们认识,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等你混迹的时间久了。会发现这个社会并不是拳头就可以决定一切。

柳志高的语气里充满了浓浓的忌惮,不由引起了我的怀疑,按理说以他的身份和地位,整个崇州市能威胁到他的人真心不多见,一帮岛国混子竟然可以令他忌讳莫测,根本不科学,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别介了!我对牲口过敏,多谢柳叔您的好意了。”我直接摇摇脑袋拒绝,让我和岛国的牲口一起吃饭,然后握手言和。那比杀了我还痛苦。

我们没话找话的闲扯了能有一个多钟头,我心底开始有点着急了,按道理不管抓没抓着上帝,伦哥此刻都应该打个电话过来说说事情经过的,可是这中间却渺无音讯。我冲蔡亮小声说:“给伦哥打个电话,问问那边具体什么情况。”

我话音刚落,鱼阳的手机就响了,鱼阳“嗯嗯”的应承几句后,看向我说:“不知道什么人报警了。这会儿外面来了好些警车!咱们兄弟被抓了不少,这会儿警察怕是要上来了。”

柳志高明显慌了,眼巴巴的望向我。

我想了想说,柳叔您给局子里的领导打个电话,这个黑锅我替您扛了。

柳志高忙不迭的点点头。我长出一口气,凑到蔡亮的耳边小声说,待会想办法把床上那个女人带走,这是活证据,坚决不能让柳志高使什么手段。

鱼阳轻声说说,三子,要不我去背锅吧?你的身份...

我笑了笑说,就是因为不夜城归我扛,我更应该露面,况且对方来势汹汹出动了那么多警力,再抓不着个像样的人物,也不好交差,对吧柳叔?

柳志高恨恨的骂了句,这帮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哈哈”一笑,朝着他摆摆手,一脸轻松写意的拉开门走了出来,一点都不担心柳志高会阴我,如果他玩儿我,我就让他后半辈子跟我做狱友,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向柳志高问,柳叔您想知道我们是怎么找到您的不?

柳志高迷糊的望向我。

我轻声说,八号公馆。

柳志高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至于他会怎么对付程威那就不归我操心了,今天的事情拿脚趾头想都知道是程威想要整我,不说搞垮八号公馆,起码我得反败为胜,让他掉转头求我。

我从警局里呆了半个多钟头,就被放出来了,出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蔡亮和胡金开着苏天浩送我的那台越野车到门口接的我,看到胡金的时候,我顿时乐了。拿胳膊捅咕了他两下问,痊愈了我金哥?

胡金的精神还不错,就是脸色多少还有点苍白,隔着领口都能看到他的胸脯上应该还缠着纱布,有些埋怨的白眼我,小三爷你可真不够意思,我从床上躺俩礼拜,你都不知道来探望我一眼,昨天听说你差点被整死,我也顾不上从床上继续装死了,好说歹说让亮子带着我过来接你。

蔡亮从旁边咳嗽两声说,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阵子三子忙成啥逼样了,睡觉时间都没有,哪还有闲工夫去看你..

胡金推了蔡亮胸脯一下笑骂,用的着你逼逼,老子自己还不知道?

“胡半脑!”蔡亮像是小孩儿似乎比划了根中指。

我苦笑不得的问,俩亲大爷,你们先别闹腾成不?亮哥我问你,柳志高搞定没?

蔡亮点点头说,搞定了!那个女人我也带回去了,安顿在咱们夜总会里,程威黎明的时候让抓了,你从里面跟他碰着头没有?

我撇撇嘴说,你以为里面是菜市场呢,可以随便逛,对了,我爸呢?我爸有消息没有,还有伦哥,伦哥抓没抓到上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