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 送葬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喜滋滋的应承下来,以赵杰的身份地位肯亲自给我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打电话约饭,那真是给足了面子,而且我对这个长相阳刚的男人印象也一直都特别好。

胖子和虾哥先回去盘算“国贸大厦”的改造工程,我承诺给虾哥的一成干股,就是一毛钱不用投资,直接可以分钱的那种,毕竟我们都是些新手,做这些事情需要师父带路,我和胡金则朝着市中心的“帝豪大酒店”出发了。

胡金慢条斯理的打着方向盘,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小三爷你现在也算得上人生赢家,灰道上的名声一枝独秀,白道上可以和市里的领导们称兄道弟,我觉得咱“王者”真正崛起的日子怕是不远了。

我望着车水马龙的车窗外。轻轻摇摇头说:“金哥,你没发现崇州市的这次大改造吸引来很多的能人大枭嘛,一个简简单单的竞拍会,就炸出来这么多富豪,如果规模再大点的话,那还了得?林昆说的对,以后咱们必须得低调做人了,不然不知道会招惹上什么大麻烦。”

一想到刚刚在竞拍会上遇到的那一男一女,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虽然没有对上,但我有种直觉,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能参与竞拍的公司都是有相当实力的,当然我这样的冒牌货另当别论。

胡金想了想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是啊。我看人虽然没有亮子看的那么准,但是也能感觉出来刚才那个叫孔令杰的纨绔相当不简单,还有坐在咱们旁边的那个女孩也不是一般人,他的保镖实力应该很强悍。

我舔了舔嘴唇说,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很年轻。年龄和我不相上下,气场却比我要高出来很多,咱们是树叶子过河,纯靠浪,可他们一定是有相当的底蕴,这种人物轻易不能招惹。

我开玩笑的说,以后再出入这种场合必须把王建豪带上,毕竟人家脑袋上还盯着哥省城四大家族的名号呢。

这年头不管是白手起家的土大款还是那些声名显赫的公司家族,往上扒拉扒拉,他们的发家史都肯定充斥着满满的血和泪,人吃人的社会,想要站的比别人更高,唯有嘴够大,心够狠。

帝豪大酒店位于崇州市的南郊,和我们来竞拍的“国贸大厦”刚好一南一北,横跨了半个崇州市,据说有百年历史了,外观建设有点类似电视里看到的那种侯门将府,透着一股深沉的年代沧桑感。

我和胡金站在门外遥望着这尊像旅游景点多过饭店的庄园,我有点尴尬要不要给赵杰打个电话。问下具体在哪个房间,这个时候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朝着我轻轻的招手,那女人一身藏青色的职业短裙,脚上登一双精致的高跟鞋,估摸三十出头。浑身散发着一股端庄大方的气质。

“你是成虎吧?我看过你的照片。”女人温婉的朝我一笑,让人顿时能生出来一股亲切的感觉。

我点点头轻声问,姐姐您好,请问您是?

女人眨巴了两下眼睛,似乎对“姐姐”这个称呼感觉到有趣,捂着嘴浅笑说,我是赵杰的执帚,按年龄的话你喊我阿姨都不为过。

我嬉皮笑脸的赶忙摇头说:“阿姨?您别跟我开玩笑了,你看起来顶多也就比我大个一两岁,叫阿姨不是占我便宜嘛。”

我相信不管多大岁数的女人都希望自己可以青春永葆,被人称赞漂亮动人,刚开始的时候我确实以为这女人也就二十五六岁,可她刚刚一笑,眼角泛起的鱼尾纹,让我心底暗叹一声。又特么看走眼了。

女人上下打量了我两眼后,笑着说:“真是个有意思的孩子,怪不得你赵叔总说你前途不可限量。”

甭管她说的是真是假,但我知道她对我的第一印象还算不错,就是这么三两句玩笑话。瞬间拉近了我们的关系,女人带着我和胡金往饭店里面走去。

我趁机凑到胡金耳边小声问,执帚是啥意思?

胡金白了我一眼说,啥意思都不知道,你跟人聊的热火朝天,执帚就是老婆的意思,咱们前面这位是赵杰的媳妇。

我眼珠子来回扫视那个女人的背影,心里暗暗盘算赵杰的这次组的饭局,卖的到底是什么药,家庭聚会么?不过总体说起来。赵杰的档次感觉要比柳志高强上很多,柳志高的媳妇我也见过,不管是相貌举止都差赵杰他媳妇一大截,所谓看一个人的趣味,要看他的配偶。看一个人的品格,看他的朋友。看一个人的能力,看他的对手。

穿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长廊,我们走进了大厅里,整个大厅的装修风格也很复古。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尖塔形的斜顶,经典而不落时尚。

那女人眸光温婉的朝着我轻声说,成虎你们先自己随便看看,我到门外去迎接其他宾客。有什么事情就喊服务生过来就好,这场饭局是以我的名义组织的,毕竟你赵叔的身份不太合适。

说罢话,她就又转身折回门口,胡金小声嘀咕。我还以为就咱们有这种待遇呢,敢情是所有人啊。

我思索了一会儿坏笑着说,要么说赵杰会做人呢,以他的身份出去迎宾肯定不合适,所以就让他媳妇来。一视同仁,却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被看重,又学会一招。

此刻厅堂已经有不少人,有男有女煞是热闹,而且确实如同赵杰电话里说的那样。都是些年轻人,望着这些衣着光鲜,三五成堆的男男女女,不知道为啥我竟然生出来一股子自行惭秽的感觉,感觉自己和他们好像根本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人。

我和胡金随便找了个角落。安静的打量这些所谓“青年才俊”们,胡金吸了吸鼻子说,小三爷,我还是觉得咱们更适合蹲在大排档里喝啤酒,吃烧烤。搁这儿呆着我浑身好像长了跳蚤似的不舒坦。

我点点头说,我也是,忍忍吧!现在要是走,可就是打赵杰的脸。

我和胡金正窃窃私语的时候,身后猛不丁传来一道厚重的男人声音。一个一身白色小西装的男人拥着个女孩朝我昂头嘲讽:“哟,这不是不夜城的大哥大么?怎么你也收到邀请了?”

这小子我不陌生,正是半个多钟头前堵住胖子的那个纨绔,我记得他好像叫孔令杰来着,面对他嘲弄的语气。我只当没听见,冲着他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点头说,您好,孔先生。

孔令杰拥着他的女伴,走到我跟前近乎挑衅的说,刚才我特意去调查了一下你的资料,对你挺感兴趣的,不如你以后跟我混吧,我能带你坐稳崇州市这片天。

“你他妈说什么?”胡金瞪着眼睛指向孔令杰。

我身子微侧,挡在胡金的前面,朝着孔令杰不卑不亢的微笑说,我现在已经坐稳崇州市这片天了,不劳孔公子费心。

“真的坐稳了吗?”孔令杰意味深长的瞟了我一眼,伸手在我肩膀上拍了两下冷笑说,希望你真的坐稳了。这趟到崇州市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玩,真是令我记忆犹新呐,我居然被同一个人拒绝了两次,而且还是个市井小流氓,看来我孔家的名声还是不够响亮啊。

我正寻思应该怎么怼他一下的时候,旁边走过来两个青年,一个青年熟络的搭在我肩膀头上,嗓音粗犷的说:“三哥!我就说你肯定在,找你好半天了!”

我侧头看了一眼,笑呵呵的打招呼,峰哥也到了!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好好的一场酒会,彻底变成了流氓聚会!”孔令杰瞟了眼陆峰和林恬鹤,不屑的摇摇头。

我没想到赵杰居然把陆峰和林恬鹤也喊过来了。林恬鹤耷拉着那副死人脸,面无表情的斜视了眼一身白色西装的孔令杰,望向我问:“他是你朋友?打扮的可真他妈另类,我还寻思是火葬场的送葬队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