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 好贵的交友费/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望着孔令杰那双戏谑的眸子说,赔钱的话,我想孔少肯定不稀罕,赔礼,您又觉得我没诚意,我有的您都有,我没有的您仍旧有,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让您满意,不如孔少直接给我画出来一条道,告诉我应该怎么走,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对不会眨一下眉头。

孔令杰两手环抱在胸前,嘴角微微上翘说,你知道杜月笙么?那个曾经在上海滩上只手遮天的男人?

我点点头恭敬的说,小的时候在《故事会》上看过两页。只知道他是这条道上真正的皇帝。

孔令杰转了转脖颈说,是啊,当流氓当到他的程度才叫混,你们这种的顶多就是混混。

“您说的没错!”我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孔令杰意外的扫视了我一眼说,我记得你脾气不是挺大的么?怎么会突然这么好说话?

我苦笑着扬起嘴角说。脾气谁都有,但得分对手!老虎都知道躲着武松走,况且我只是个指甲盖大小的跳虫。

“认怂了?”孔令杰玩味的抚摸着脖颈上一条白色珠子的骨制项链。

我点点头说,不怂不行,就好像爬山似的,看见一堆小土坡,谁都想要连蹦带跳的上去跺两脚,见到座大山峰,可能会犹豫自己还要不要攀爬,可是碰上珠穆朗玛峰,大部分人的想法是掉头就走,明知道扛不过还硬扛,那不是英雄是傻逼,在我眼里看,孔少在我眼里就是珠穆朗玛峰。

孔令杰“哈哈”大笑起来。一只手搭在我肩膀头上拍了两下说,你的马屁拍的真低劣,但我听了很开心!这样吧,我也不难为你了,我到崇州市本来就是游山玩水的,之前在竞标会上,我说过想跟你们合作。

我直接点头说,一点问题都没有!那会儿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如果早认出来是您的话,我肯定哭着喊着要和你合作。

孔令杰笑着说,混混都像你这样没皮没脸么?

我点点头回答道:“我一个兄弟说过,没皮没脸这种事如果做到极致,那就是心理素质过硬!很明显我是个心理素质很棒的混混,明天我会安排兄弟过来做下移交工作,把我们竞拍下来的两栋楼交给孔少做。”

“上千万的工程,你舍得放弃?”孔令杰露出一抹怀疑的神色。

我无力的苦笑说,不放弃我失去的可能更多,相信以孔少的人品不会让我亏损太多。

孔令杰意味深长的笑着说,你这种人真的很可怕,说放弃马上就能抛的干干净净。

我长叹口气说。一点都不可怕,只是小人物的无力。

孔令杰歪了歪脖颈思考了几秒钟后说,好,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从今往后咱们就是朋友。你愿意陪我再聊几句么?

“我的荣幸!”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心里暗道,这笔“交友费”是真他妈的贵。

孔令杰摸了摸额头上的淤青说,其实从小到大我都有个梦想,想要体味一次当流氓混社会的滋味,带着一帮小弟收收保护费,欺负欺负卖菜卖肉的老头老太太,指爹骂娘的放纵一回,可是到了我这一代,家族的生意已经全部走向正轨,虽然也养了一些处理事情的马仔,但是像我这种直系子弟想要拎刀走街头只能是梦想。

我笑着说,孔少您说的这些不是混社会,而是城管大队,用我们崇州土话叫“二逼”。花几千花钱买个零时工的指标就能去体会,真正的混子不欺负老百姓,如果没有经济瓜葛甚至不会和同行争锋相对,这个世界很奇妙,我们拼了命像狗一样的往上爬。就是希望自己的后辈有一天可以活的像个绅士,可是看看你这样的绅士,我突然又在怀疑自己的努力将来会不会白费。

孔令杰笑了,笑的很开心,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如果咱俩早点认识,说不定能成为很好哥们。

“现在也不晚,只要孔少不嫌弃,我随时随地都能变成你哥们。”我像个小瘪三似的奉承着。

孔令杰眯缝眼睛看向我,盯了足足能有一两分钟后,开腔说:“其实你心里巴不得弄死我的对吧?”

我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进屋之前确实这么想的,接触的越多我就越发现咱们这些的差距不可逾越,从混混到家族,不知道需要经历多少代人的攀爬。

孔令杰沉思了一会儿说,今天的交流很开心,你可以走了!

我迟疑了一下说,孔少刚才说自己有个想当几天混混的梦想对吧?既然您会在崇州呆两个月,那不如就代替我做两个月的流氓头子如何?既可以实现你的梦想,我也可以狐假虎威的牛逼一把。

孔令杰可能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惊愕的看了我半晌,咧开嘴大笑了起来,指着我说,赵成虎你好狡猾。想要把我拉下水。

被人揭穿了我的真实想法,我多少有点尴尬,朝着孔令杰拱了拱手奉承说,只不过刚才听孔少提到杜月笙,以为孔少也有颗骚动的心,既然您没这样的想法,那我就不打搅了,在崇州市,孔少如果有什么琐事需要我跑腿,可以随时打电话。

孔令杰摆摆手手,我考虑考虑吧。

我贱灰溜秋的笑了笑,就离开了宾馆,别看我脸上笑的像朵菊花,实际心里在滴血,费尽心思的从柳志高手里坑下来两栋楼,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让人给划拉过去了,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我刚才竟然像是个老鸨子一样恳求对方跟我当老大,今天的耻辱,我想我永生都会记住。

回到车里。胡金和王兴赶忙问我事情解决的怎么样了?

我硬挤出个笑脸说,搞定了!用两栋楼换来一个大家族做朋友,这笔买卖做的真他妈值!

王建豪递给我一支烟,关切的说,三哥你眼睛怎么红了?

“嗯,刚才风大,迷了眼睛!”我揉了揉眼角,点着烟故意把脑袋转向车窗外,望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尽可能调整自己的心态,王建豪声音很小的说,都怪我没用,如果我是王家的继承人,他孔令杰敢不给我面子试试看!

我抽了口烟问他,豪哥你有机会当上王家的继承人么?

王建豪毫不犹豫的摇摇头说,没机会!我大伯家两个哥哥,二伯家一个哥哥都从国外留过学,要本事有本事,要实力有实力,我从眼里就是个屁。所以我一直不乐意回省城。

猛不丁我看向他说,豪哥待会你回去吧,挖空心思的好好混,指不定真能混成条龙呢。

王建豪拨浪鼓似的晃脑袋说,我不回去!三哥你要是拿我当哥们看的就别撵我回去,我这个人没什么志气的,吃好喝好,再睡好,就心满意足了,我爹都说我是个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放心吧,只要我爹还活着,崇州市有什么问题,他一般都能搞定。

我长长的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再说话。

回到“王朝”夜总会,我直接走进楼顶的会议室,看到胖子和虾哥还有田伟彤正趴在会议桌上比比划划的计算,田伟彤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兴高采烈的说,三哥这次咱们发财了,两栋楼保守估计能赚一千万,一千万啊!想想我就兴奋的睡不着觉。

看到哥几个高兴的模样,我心里有些不落忍,犹豫了好半天后才开腔说,不用算了!胖子待会我给你个地址,明天早上把那两栋楼的合同送过去。

虾哥兴奋的问我,这么快就找好合作伙伴了?

我咬着嘴皮点点头说,嗯,谈好了!虾哥,对不起啊,本身答应给你的一成分红怕是没戏了,但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我遇上点麻烦事情,两栋楼必须得转出去。

虾哥张了张嘴巴,好半天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最终无力的点点头。

“让他静静吧!”王兴拽着胖子和田伟彤离开会议室。

我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会议室的桌子上,心里别提多难受,真是特么辛辛苦苦好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从下午一直呆到天黑,猛不丁房门被人“咚”的一下撞开了,胖子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三哥我有事和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