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7 河虾自有成龙志/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毕恭毕敬的跟着赵杰提着菜和肉走进厨房里,低声问他,怎么了赵叔?

赵杰冷着脸看向我问,成虎,我一直觉得你这孩子虽然心机多,但是人性还不错,对我也没耍过什么小脑子,可是你这么有预谋的接近你阿姨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吧?

我拍着胸脯解释,赵叔如果我真是有计划的,出门不得好死!

看赵杰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我就差给他跪下拍着胸脯发誓了,客厅里苏菲和赵杰他媳妇不知道在聊什么,两个女人看起来都挺开心的,时不时发出银铃一般悦耳的笑声。

赵杰侧着身子看了眼自己媳妇,表情渐缓。也没有那么严厉了,长叹一口气,小声喃呢说:“她已经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由衷的夸赞,阿姨很漂亮。也很有气质,和我对象坐在一块俩人就跟姊妹俩一样。

这话我绝对没有扒瞎,头一次看到赵杰媳妇蒋欣的时候,我一直都以为她才三十出头,即便是穿上再普通不过的家居装,身上那股雍容,优雅的气质都掩盖不住。

赵杰摸了摸鼻头嘿嘿一笑,目光中带着无限温柔的说,那可不,当初我追你阿姨的时候。竞争对手绝对能有一个加强排,要不是我这个人比较混蛋而且还有点小心眼,都不一定能得到他的青睐。

“老赵,你是怎么回事啊?让你给客人倒杯水,半天没有动静呢。”客厅外蒋欣尽显自己“一家之主”的凤仪,明显跟之前在饭店门前扮演“迎宾”的形象判若两人。

赵杰扫视了我一眼说,得勒!不管你是有预谋还是无心的,你阿姨能开心,我就很满意了。

接下来的一切水到渠成,我和苏菲从赵杰家里吃了一顿类似“家宴”的丰盛午餐,本来我和苏菲是要去做饭的,可蒋欣拦着不让,最后只能劳驾他们两口子亲自下厨。

一顿中午饭吃的我提心吊胆,后背上的衣服都给冷汗给浸透了,敢让眼下崇州市的第一“红人”赵副市亲自下厨炒菜,我觉得我和苏菲绝对是独一份。

吃罢饭苏菲又陪着蒋欣聊了会儿天,而我则和赵杰目不斜视的盯着电视上的“午间新闻”看的津津有味,就跟平常走亲戚一模一样,赵杰手里捧着一碗高丽参茶,是我们来之前特意挑选的。

茶喝到一半,赵杰招招手把我叫到他的书房,我回头看了眼苏菲,见到蒋欣正抬头朝我轻轻微笑,脚步利索的跟了进去。

赵正的书房很简洁,两排立式书架。一方造型古朴的暗色书桌,墙上挂着副《猛虎下山图》,威风凛凛的黄皮饿虎看起来如同真的一样逼真,落款居然是赵杰本人,我暗拍一记马屁。赵叔您这老虎画的简直活了。

赵杰微微笑了笑说,别嘲讽我了,术业有专攻,让一个厨子去当裁缝肯定不成,我就是闲暇的时候自己写写画画,成虎啊,你今天是第几次到我家来?

我想了想说,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八次或者九次吧。

赵杰微微点头说,你的目的我懂,诚心也足够,之前我也有说过想跟你合作,可是现在形势逼人,你也看到了,不少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大家族都想分一杯羹,这个是我始料未及得,上级领口开口我得给面子,老下属,老同事张嘴。也得给面子,原计划改造四十栋大楼,现在硬生生的变成了六十栋,有些事情我很为难。

我抽了抽鼻子说,我懂得赵叔。其实我不是一定非要做什么工程,只是想要和您把关系维系好,之前酒会的事情,算了..不说这些了,不知道赵叔您喊我是有什么事交代么?

赵杰俯身指了指桌上一副没有写完的毛笔字朝我微笑说,你看我这字写的怎么样?

我眯着眼睛艰难的艰难的辩证他写的东西,小声念叨“河虾自有成龙志,苦练江湖不记年。”

“嗯,写的怎么样?”赵杰抚摸着下巴颏笑容满面的问我。

我竭力搜刮自己脑子里那点为数不多的形容词,硬着头皮拍马屁:“好!简直写的太棒了,龙飞凤舞,铁划银钩,笔走龙蛇...”

“那你知道是什么意思么?”赵杰点燃一根烟,哈哈大笑。

这回我是真装不下去了,直接摇了摇脑袋说。叔我不怕您笑话,我高中都没念完,肚子里这点墨水差您好几条街,您硬让我一个小学生去评价您个笔墨大师的作品,简直就是在难为我。

赵杰轻笑着说,成虎啊,你这孩子够率真!起码不怕丢人,这点难能可贵。

我心底小声嘀咕“潜台词应该是我够不要脸吧。”当然嘴上什么都没敢表现出来,装出一本正经受教的模样,赵杰将桌上的烟盒抛给我说,行了别装了,该抽烟的抽烟,该怎么聊天怎么聊天,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改造楼的过程我手头上现在真是一栋都没有了。

我“哦”了一声。心里头多少有点失落,硬挤出个笑脸说,没事的赵叔,有就多挣点,没有就少挣点呗。我也是作死,守着半个不夜城其实根本不缺钱,硬是想要给自己拼个“商人”的名号。

赵杰手指在桌上无意识的“哒哒”的轻轻叩击,眼神也有些漂浮不定,看架势好像是在思索什么事情。沉寂了良久后,赵杰出声说,这段时间崇州市来了很多身份显赫的人物,比如你之前得罪过的孔令杰,还有一些规模庞大的公司集团,当然这中间来头最大的还是从京城的红墙大院来的韩家。

我没有作声,安静的等他把话说完,心里已经惊出了一片骇浪,那个叫韩沫的娘们居然是从军队大院里走出来的,怪不得之前那个平头男人敢如此的肆无忌惮。

赵杰眯缝着眼睛微笑说,这些人其实一点都不稀罕所谓的旧楼改造工程,你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嘛?

我打屁说,我要知道就能搬个小马扎到天桥底下算命去了。

“今年最大的改造项目其实是政府的办公大楼,单论投资,办公楼可能是所有改造工程里最小的一个项目,满打满算还不到二百万。”赵杰瞄着墙上那副《下山猛虎》图,嘬了一口香烟说,能承接下来这项工程,哪怕一毛钱都不赚都值了,这就是资历,尤其是对做建筑行业的公司集团公司来说,简直就是一块镶金的牌匾,其中的好处我想不用我多说吧?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感觉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剧,眼巴巴的望向赵杰,改造政府大楼,往小了说,有机会和各种达官贵人“礼尚往来”,往大了说那就是块“金字招牌”啊,从外人眼里看,能接下这种活的人,本身的背景和关系肯定肯定已然通天,想要招惹你,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当然这期中肯定还掺杂着一些我不知道的好处。

赵杰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微笑说:“你想不想做?”

我小鸡啄米似的狂点两下脑袋说,想!想疯了。

赵杰抿着嘴唇说,还是我刚才说的那句话,资历和知名度!盯着这个项目的人实在太多了,就算归我负责,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给搪塞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作坊来干对吧?你凭什么鱼跃龙门?要知道你们之前甚至都没有拿得出手的项目。

我耷拉下来脑袋沉思了半天,无奈的说,我没有优势。

赵杰指了指自己一排书架上的藏书说,好勇斗狠确实是道上的不二法则,可如果你想做大做强就一定需要知识的累计,读书不一定有用,但阅历和见识必须要增长,办公楼的改造过程还需要很久,这期间你都有机会,怎么样把你的公司做出知名度...

从赵杰家里出来,我一直小声喃呢着他那副没有写完的毛笔字“河虾自有成龙志,苦练江湖不记年。”回去之前我还特意买了本辞海。

驱车回到“王者”夜总会,我和苏菲刚刚走进大厅里,就听到后面的转门玻璃被人“呯..”的一枪打碎了,两个骑摩托车戴头盔的男人一手攥着一把双管猎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