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8 这事儿有蹊跷/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回头看了一眼,赶忙拽起苏菲原地滚了两圈,躲藏到大厅的沙发背后,服务台后面站着的几个姑娘直接吓得“嗷嗷”尖叫起来,接着又是几声枪响,大厅里的窗户和玻璃鱼缸也让打成了碎片。

我慌忙朝着几个服务员喊,快特么蹲下!同时环视了眼大厅,我记得大厅平常至少安排五六个马仔值班的,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外面那两个骑摩托车戴头盔的家伙特别狡猾,既不下车也不进门,就抱两杆猎枪照着大厅里“呯呯”的一顿乱射。

我和苏菲挤在沙发的背后,勉勉强强遮挡住身体,此刻我急的我直想骂娘,因为今天去给赵杰送礼,我压根没有带枪,兜里就揣了一把匕首防身,偷袭我们的人。算的也真够他妈准的。

“卧槽尼玛的!”千钧一发的时候,伦哥抱着杆“鸟枪”从楼梯上跑下来,照着门外“呯”的一下就叩动扳机,紧着蔡亮和王兴也纷纷掏出来枪对着外面开干。

外面传来一阵摩托车“嗡嗡”的轰鸣声,我估计那俩王八犊子应该是逃跑了,长出两口气后微微探出来一点脑袋。朝门外望去,果然外面已经空无人烟,只留下一地的玻璃碎片。

伦哥和蔡亮叫骂着撵了出去,开车追击那俩狗东西。

“三哥,你没事吧!”邓华和江龙赶忙从外面跑过来,搀扶起我和苏菲。

我瞪着眼睛一把揪住江龙的领口咆哮。大厅里值班的兄弟呢?人呢?我草泥马得,一个人都没有,你是干什么吃的!

江龙环视了眼四周,理亏的耷拉下来脑袋小声解释:“刚才街尾有一家KTV拒绝交份子钱,我过去处理事情了,不知道大厅的兄弟呢去了,对不起三哥三嫂。”

我当时真是气坏了,刚才情况实在太危险了,打着我什么事都没有,可要是连累到苏菲受伤,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我一把推开邓华。将苏菲搀扶住,关切的问她,媳妇你有事没?

苏菲的脸色吓得有点发白,衣服和裤子上脏兮兮的,惊魂未定的朝我轻轻摇摇头说,三三我没事儿,你别埋怨他们,谁都没想到会有人偷袭,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

我抹了抹嘴边冲苏菲说,媳妇你先上楼休息一会儿吧。

苏菲很乖巧,没有多问我什么,两腿打着转而按下电梯门,颤颤巍巍的走了进去。

我缓了口气,将自己的情绪竭力调整好,看了眼邓华说,找人去把外面的转门玻璃重新安上,再从财务上拿点钱安抚一下服务台里的那几个姑娘,给她们放三天假。

邓华点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我又看向江龙说,去,通知所有兄弟到楼上开会!

江龙轻声问我,胖哥和田哥这会儿正在和人谈货运站的事情,也通知么?

我气急败坏的大吼,我他妈说马上。你是不是听不明白?

江龙缩了缩脑袋也赶忙跑着离开了。

不怪我跟江龙发这么大火,这阵子为了培养他,整条三号街和“王者”我都交给他负责,我一直千叮咛万嘱咐,大厅是敌人最有可能冲进来的地方,一定要加强防备。而且还给值班的兄弟配了两把土枪,可是结果真正碰上事情,却连一个护卫的马仔都没有,我现在甚至有些怀疑江龙的办事能力和这家伙的可靠程度了。

我叼着烟坐在会议室,不多会儿所有兄弟们都回来了,伦哥和蔡亮朝我摇摇头,伦哥有些内疚的说,没有抓到人!

我心有余悸的冷笑说,也不可能抓到人,这次对方准备的那么全面,天时、地利、人和都赶的刚刚好,也算是个奇迹哈。

除了屋里这般兄弟,知道我今天和苏菲去拜访赵杰的人并不多,刚才那俩杀手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我们刚刚进屋,警惕心放到最低的时候,拎枪偷袭我们。这特么要说是巧合,我把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屋里的兄弟面面相觑的互相对视,王兴替我将烟点着后说,三子会不会是咱们内部出现啥问题了?

我舔了舔嘴唇没有往下接话,这种事情没证据胡乱说出来会很伤人心,甚至还可能造成自家兄弟互相猜忌。反而更着了对方的道,我吐了口烟雾看向江龙问,今天值班的兄弟呢?喊过来。

江龙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很快五六个兄弟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

负责大厅值班的人基本上都是我从一中带出来的那帮老兄弟,一共分了六个组,忠诚方面基本上不会有啥问题。很多人我都可以一眼喊出来名字,我朝着值班的组长问,刚才你们到哪去了?

值班组长叫杜鹏,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跟着王兴混的,绝对数得上嫡系中的嫡系,如果这样的交情都能叛变,我觉得自己已经再没法相信“忠诚”俩字。

杜鹏理亏的小声说,三哥你们回来之前的五分钟,有六七个小混混在咱们店门口打架,佳蓓姐路过让砸了一砖头,我们就撵了出去,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安佳蓓?”我疑惑的望向邓华,正常时间安佳蓓基本上都在服务台值班,今天也是邪了门,她竟然没在。

邓华慌忙掏出手机给安佳蓓打电话,几分钟后安佳蓓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脑门正中心贴着一块纱布,身上的白色毛衣上还沾染着滴滴血迹。很是醒目。

看到她这副惨样子,我也没心思再问别的了,反过来安慰了她几句后,交代她出去好好养伤吧。

原本我是想当着兄弟们面前好好的发顿火的,琢磨了半天后,始终没忍心发泄出来,只是交代了大家最近都注意安全之类的话后,就宣布散会了,现在我们这伙人已经初具规模,大家各有各的忙。

对内东区有七八家自己的场子需要打理,对外有胖子和田伟彤负责的“王者非凡”皮包公司,虽然眼下手里只有一家货运站。但是随着最近一段时间市里的改造工程,货运站里每天也忙的一逼,前阵子田伟彤还申请再添置几台大车。

临出门前,王兴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红色的请帖递给我说,皇朝重新开业了,名字没换还叫皇朝,不过好像多了几个日文,卧槽他妈是鬼组的人接手的,明目张胆的挑衅,问咱们明天开业敢不敢去,给陆峰也发了一份,陆峰看咱们,咱去他就去,咱不去他也不去,要不要明天我带点人砸了狗日的开业现场?

我随意翻了眼请帖,上头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个小字,敢来否?

我往请帖上吐了口唾沫,顺手丢进旁边的痰盂里。冷笑着说,不给他们那个脸,咱们要是去了,鬼组那帮逼崽子又有对外吹嘘的资本了,肯定会放话,连不夜城的人都得给他们面子。只要咱不把他们当回事儿,那就是最大的侮辱,让他们明天尴尬着吧。

王兴点点头就准备离开,我想了想又说,去调查一下,看看鬼组的请帖都给谁发了,直接过去提醒收到请帖的人,谁明天去参加鬼组开业,就是咱们不夜城的敌人,不给面子的记下来名单,咱们改天一一拜访。

等所有兄弟都离开以后,我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揉捏着太阳穴盘算,刚才到底是谁的人想要弄死我,眼下我在崇州市的敌人已经很明显了,除了鬼组就是上帝,鸿图会馆的越南猴子最近正和八号公馆干的火热,肯定不会吃饱了撑的来招惹我,要不然晚上我到一号街去溜达一圈?让刘祖峰约出来那个阮志雄吃顿饭,探探口风?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陈圆圆的声音:“我有急事找成虎,快让我进去!”

自打我爸搬回“王者”住以后,陈圆圆和程志远也理所当然的跟了过来,前者是我爸的“干闺女”,后者是他的“干侄子”,而且身上还有伤。

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从这儿蹭吃蹭喝我还不觉得有啥,可关键是陈圆圆太膈应人了,动不动就跑到我屋里,要我和苏菲跟她一块斗地主,尤其是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她精神头就分外的足。

苏菲好面儿,不好意思说什么,加上陈圆圆现在学的嘴特甜,一口一个“菲姐”的喊着,弄的俩人现在关系处的还挺好,再加上个安佳蓓,仨女人俨然成了“王者”里的铁三角。

一听到陈圆圆的喊叫,我就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本身就不好的心情顿时间变得更加糟糕,可她从门外一直腻腻歪歪的不走,守在门外的兄弟也不好说什么难听话,一直僵持着。

把我从会议室里听得脑袋都要炸开了,我愤怒的拉开门走了进去,朝着陈圆圆低吼,你有病啊?不知道我这会儿在办正事儿呢!

陈圆圆一点不生气,拽着我胳膊推进会议室里,神秘兮兮的压低声音说,成虎听说你和菲姐今天被人偷袭了?

“你是来幸灾乐祸的么?”我皱着眉头问。

陈圆圆将会议室的门反锁上,声音捏的更小声的说,我发现个秘密。或许和你今天被偷袭有关。

我有点不相信的问,你?发现了大秘密?

陈圆圆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嗯,我不敢确定啊,只是个猜测,我感觉这件事应该和蓓蓓有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