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9 难辨雌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瞟了眼陈圆圆问,你敢不加前面那些修饰词不?直接跟我说你发现了什么。

陈圆圆犹豫了一下说,你和菲姐被偷袭前,不是有几个小混混在咱们店门口打架砸烂了玻璃么?还不小心误伤了蓓蓓对吧?

我不耐烦的强调,说正事!

陈圆圆点点头说,我其实见过那几个小混混,前天早上我出去晨跑,刚好碰到蓓蓓也在锻炼,她当时和那几个混混在聊天,我以为那些混混也是“王者”的马仔所以没太当回事。刚才那些混混砸门口的玻璃时候,我也在大厅,所以看的清清楚楚。

我皱着眉头说,你能确定么?

陈圆圆顿时有点迟疑了,眨巴了两下眼睛说,我觉得自己不会看错。

我点点头说,知道了!这事儿你千万别外传,万一弄岔了,影响咱们之间的关系。

陈圆圆咬着嘴唇小声说,成虎你没有受伤吧?我看你手背都被蹭破了,要不然我拿点红花油帮你擦擦吧?

我无所谓的摆摆手说,这点小伤不碍事得,你还不知道我嘛,从小就皮糙肉厚,小时候被我爹吊在房梁上打,第二天都照样该蹦蹦,该跳的跳,行了!我还有点别的事情,你先出去吧。

陈圆圆“嗯”了一声站起来,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看向我问,成虎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就第一时间喊我,我肯定会尽心尽力去做的。

我笑了笑说,你穿这身白色的运动服挺漂亮的,如果能不化妆的话,我想应该更完美。

陈圆圆脸色一红,兴高采烈的问我,真的假的?

我点点头说,煮的,快忙你的去吧。

她一蹦一跳的走出了会议室,我掏出手机犹豫了再三,最后还是拨通了邓华的号码,没多会儿邓华风风火火的推门走了进来,粗声粗气的问我,三哥你喊我啊?

我没好气的笑骂,音量可以调小点,我耳朵不背。

邓华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站在我跟前。

我努努嘴示意他坐下,然后递给他一根烟问:“华子,你媳妇咋样了?脑袋上的伤口严重不?对了,你和蓓蓓处多长时间对象了?”

“就是蹭破点皮,不严重的。”邓华眼珠子上瞟,好像在计算,琢磨了几秒钟后回答。好几年了,你要问我具体啥时候在一块儿的,我还真想不起来了,反正我从监狱出来以后,我俩就正经八百的搞对象了。怎么了三哥?

我眼睛瞬间眯缝起来,感觉好像抓到了什么关键,赶忙出声问他,你意思是你进去之前你进监狱之前,你俩其实是不在一起的?

邓华想了想后说,嗯,那时候关系也不错,但肯定没现在这么亲密,就是从我进监狱以后,她经常探望我,突然有一天说要和我处对象,还帮我照顾我妈,然后我俩就好上了,蓓蓓其实很有主见的,到不夜城卖酒。就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干了没几天她跟我说总有人骚扰她,我实在放心不下,就陪着来了,直到咱们上次遇见。我们俩才总算翻身做主过上了好日子,嘿嘿...

我抚摸着下巴颏微笑说,你丫对媳妇可是真够不关心的,连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都记不住,怪不得人家蓓蓓总和你闹。那你知道蓓蓓的基本情况么?我瞅蓓蓓性格挺独立的,而且脾气也好,想必家庭环境应该也不错吧?别跟我说,这个你都不知道哈。

邓华赶忙辩解,那我能不知道嘛,蓓蓓出身其实挺可怜的,她妈是她爸从越南买回来的,她爸又是个赌徒,赢钱了怎么都行,一家老小高高兴兴的,要是输钱了回去就打她妈和她,后来她妈终于忍不住了,拿剪刀捅了她爸好几下,趁着下雨天逃跑了,再后来蓓蓓她爸出车祸死掉了。蓓蓓就一个人勤工俭学,独自生活...

“越南?”我眨巴了两下眼睛,开玩笑的打趣说,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这福分呢,媳妇居然是个混血儿。我说瞅蓓蓓长得么总觉得有点奇怪呢,以后可得好好对人家姑娘啊。

邓华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后脑勺说,三哥我能问你个比较私人的问题不?

我点点头说,只要不问银行卡密码,其他都随意。

邓华干咳两声说,你和我三嫂是啥时候成事实的?就是做那啥事儿。

我没想到邓华居然问出来我这问题,有点尴尬的吹牛逼说,你三哥什么身份,什么档次,肯定是早那啥了呗。咋地了?你别跟我说,我和蓓蓓还没事实?我看你俩不都从一个屋里住很久了嘛?

邓华苦笑着说,蓓蓓说他从小就缺乏安全感,而且她很在意第一次,说是等结婚的时候再给我,别看我俩天天睡一个屋,实际上是她躺床上,我睡底下,偶尔让亲亲抱抱就了不得了,所以我总是没事找事的跟她生闷气。

我意外的“呃?”了一声,朝他挤眉弄眼的说:“想摸肉,脸要厚,

这哄女人呐,就和挖石油是一个道理,你不能指着一铲子就挖出来一吨油吧?你得持之以恒,循序渐进!好好琢磨琢磨哥的话在理不在理,行了,出去忙你的吧。”

邓华摸着后脑勺说,似懂非懂的嘟囔“想摸肉,脸要厚..”离开了会议室。

等他出门后。我的脸色慢慢冷了下来,这样说来安佳蓓其实就是故意接近我的,甚至邓华都有可能只是她的道具,一年前邓华入狱,那时候我们刚好在不夜城风声鹊起,也就是说那时候就已经有人惦记上我了。

我正寻思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候,会议室门又被人轻轻的敲响,安佳蓓探进来半个脑袋说,笑嘻嘻的问我,三哥你现在忙不?我能不能打搅你几分钟嘛?

我点点头示意她进来,安佳蓓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到我面前红着脸说,三哥我是来坦白的。

“哦?坦白什么?”我饶有兴致的打量安佳蓓,小姑娘的额头上裹着一层纱布,脸色看起来还稍稍有些泛白,如果邓华刚才没和我说安佳蓓身上有一半的越南人血统,我还没感觉出来,这会儿仔细打量她的时候,我才发现,安佳蓓长得确实不太像中国人,嘴唇稍微有点厚。皮肤也是那种很养眼的小麦色,整体给人一种很野性的美感。

安佳蓓缩了缩脑袋说,你和菲姐被偷袭前,砸咱们店玻璃的那几个混子我认识,其中有一个还是我高中同学,当时他们砸咱家玻璃,我想上前阻止,结果被反拍了一砖头。

我微笑着说,你这是为了保护咱们店才受的伤啊,我肯定不会埋怨你的。好好养伤,我待会通知财务上,这月工资给你多做一些。

安佳蓓摇摇头,眼圈瞬间红了,紧跟着抽泣着说,三哥你对我真好,我不忍心再隐瞒你了,其实我是故意接近你的,华子出狱以后,整天无所事事,不是上网打游戏,就是跟人赌钱喝酒,我害怕他变成我爸那样,所以就提出到不夜城来卖酒,想看看有没有机会认识你,让他跟着您混,刚开始时候我其实是在“蓝月亮”卖的,可总也引不起你注意,后来听说江龙的场子生意好,所以就转战到那里,没想到从哪居然遇上了三哥,三哥对不起,我不该跟你隐瞒的。

我没说话,点点头听她继续诉苦。

安佳蓓抽抽搭搭的把自己从小的成长经历说了一遍,基本上和邓华说的大致没有出入。

我当时脑子就凌乱了,刚刚的逻辑基本上被推翻,又觉得安佳蓓说的好像是真话,正如她说的那样,她完全没有任何理由谋害我,她和邓华能有今天的生活,全是因为我的照顾,而且她敢理直气壮的站在我面前承认,本身就说明她心里没鬼。

我顿时踌躇起来,轻轻拍了拍她肩膀安抚了几句。

安佳蓓抹干净眼泪说,三哥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说出来又怕破坏你和陈圆圆、程志远之间的关系。

“什么?”我眼珠子顿时瞪大了,这档子事儿里面难道还有陈圆圆和程志远的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