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0 奇葩的猪尾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佳蓓轻咬嘴唇说,圆圆曾经私下跟我说过很多次,她一直都喜欢你,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可事实上我见过好几回她和程志远手拉着手逛街,还有昨晚上程志远莫名其妙和大厅值班的哥哥们吵架,还伸手扇了一个哥哥一巴掌,这事儿很多人都看见了,江龙怕你为难,一直都没敢汇报。今天早上你和菲姐刚出门,我就看到程志远边打电话边往门外走,就听见他说了一句,按照原计划行动,具体是什么行动我就不知道了。

之后安佳蓓又陆陆续续跟我说了很多关于陈圆圆和程志远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矛盾,但却让我心理对这俩人瞬间产生了一丝厌恶,陈圆圆不必多说,本身我对她就没太大好感。

至于程志远就更不好评价了,按常理说我爸和他爸还是拜把子兄弟,我俩应该亲如兄弟,可实际上我们的关系亦敌亦友,恩恩怨怨的瓜葛了一两年,我偷袭过他,也被他踩过,总得来说这小子虽然狂傲的没边,但人品还是不错的,可是牵扯上这种生死大事,就由不得我不小心翼翼一些了。

闲扯了一会儿后,我让安佳蓓也先回去休息。和刚才交代陈圆圆的话一样,我叮嘱她,这些话不要跟人随便疯传,容易引起猜忌,破坏大家的关系。

等她出门以后,我的脑子顿时间陷入了凌乱,一手攥着烟盒,一手握着咖啡杯喃声自问,到底特么应该信谁呢?陈圆圆还是安佳蓓?

琢磨了好半天,我也没有具体思路,抛开利益关系不谈,扪心自问我其实是有点怀疑陈圆圆的,毕竟我不知道她和程家父子到底多深的关系,有程威之前坑我在先,保不齐这老家伙又是一边打着感情牌,一边在偷偷的算计我。

可陈圆圆这妞虽然有点虎,脑子也经常短路,但我能感觉的出来,她其实心里还是挺惦记我的,反而安佳蓓,光是凭一个“越南混血儿”的身份,就已经让我心生忌讳。

想不明白,我干脆不去想了,打算静观其变,掏出来手机给蔡鹰发了条短息。自打我们稳定下来以后,很多过去跟着我们混的兄弟挣了点钱,就开始转行干别的买卖,譬如过去一中的“江湖百晓生”蔡鹰,以前我总从他手里买消息。现如今狗日的经营了一家门脸很小的手机店,当然我们关系一直保持联系,偶尔我也会让他帮我做点盯梢之类的事情。

至于安佳蓓给我送来的那杯咖啡,我压根也没敢喝,从会议室里抽了根烟后,我喊上胡金开车离开了“王者”夜总会,白天从赵杰家吃饭的时候,他说过可以把政府办公楼的改造项目交给我做,前提是我得把下属的公司要做出一定知名度。

所以刚才开会的时候,我特意交代过胖子和田伟彤,这阵子尽可能的再盘下来几间投资不算太大的小公司运作,多印一些宣传单和到本地电视台上打打广告,我觉得所谓的知名度首先得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品牌,那年头电视广告才初见雏形,多上几次的话应该还是很有效果的。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一打开电视机总能听到“恒源祥,羊羊羊”的广告词,至于还有什么别的方式可以提升知名度,一时半会儿我也没想出来,打算出去透口气再继续寻思。

从夜总会里出来。我刻意把枪揣上了,胡金乐呵呵的问我,小三爷,准备去干什么?

我漫无目的的摇摇头说,本来是打算到一号街去溜达一圈的。后来又一寻思好像没啥卵用,如果真是鸿图会所的人想要阴我,我去问人家,人也指定不能老老实实的承认,要不咱就去市中心随便晃悠一会儿得了。

胡金眨巴了两下眼睛说,不承认归不承认,如果真是他们干的,心里肯定有鬼,你脸对脸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或多或少表情会发生点变化,咱可以去试探一下,只要对方不是影帝,我应该能看出来点端倪。

“没看出来我金哥还会读心术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到一号街去看看吧,瞬间瞧瞧刘祖峰现在把一号街发展的咋样了。”我打趣的坏笑。

胡金憨笑着挠了挠头。发动着车子准备载着我往一号街出发,结果我们刚刚才启动,一个骑黑色“雅马哈”摩托的青年就拦住了我们,青年穿一身灰色的保安服,脑袋正中心扎着个猪尾巴似的小辫。大眼睛,尖下巴,打扮的就跟二战时期的青年近卫军一样。

我认识这小子,他是“友谊饭店”的保安头子,我记得好像是叫朱厌来着,一直嚷嚷着要买苏天浩送给我的那辆“防弹车”,将我们拦住后,青年走过去敲了敲车窗玻璃,不等他张嘴,我直接拒绝说。不卖!哥们你免开尊口了,我这车妥妥的不卖。

朱厌伸出三根手指头,结结巴巴的说,啊就..我出..出这个数?

“三十万呐?”我似笑非笑的撇撇嘴。

他摇了摇脑袋说,不..不是。

“三百万?”我直接笑出声来,不是我看不起他,平平常常一个当保安的,砸锅卖铁估摸着也凑不出来这么多钱。

朱厌再次摇头说,啊就...六十九万,我..我专门查过..就是这个..这个价位。

我“噗”的一下笑喷,唾沫星子喷了朱厌满脸都是,我说:“哥们,你跟我从这儿演幽默剧呢?伸仨指头说六十九万,你这算术是..是自学的吧?卧槽,把我也带沟里了,给我整的磕磕巴巴得。”

朱厌也不害臊,继续吭哧瘪肚的说,六十九...九..九万,卖不卖?

我直接摇摇头说,不卖。你都把价格弄得这么详细了,干嘛不直接去买台新车,行了别墨迹了,真心不卖!你赶紧走地方凉快凉快吧。

“啊就..买..买不上!市面上没有..没有这款车...”朱厌看我们要走,直接跑到车前脸处,伸开胳膊摆开一个“太”字形,朝着我斩钉截铁的表态:“啊就..你..你要是不卖给我..我就...”

“金哥倒车,从他旁边绕过去!”我好笑又好气的冲胡金交代,本人从自己地盘给堵了,这事儿传出去都怪丢人的。

胡金点点头猛地挂档倒车,蹭着青年就冲了出去,然后朝着笑着说,小三爷这可不是你性格啊,正常情况下,你早就破口大骂了,怎么今天心态变得这么好?

我笑着说,我都怕那小子一口气提上不过,再把自己给憋晕过去,不是我心态好,主要他就是个汽车发烧友。虽然磨磨唧唧的,但并不叫人太讨厌。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就听到后面一阵摩托车“嗡嗡”的轰鸣声,我从反光镜里一看,那个朱厌居然骑着摩托车撵上了我们,正一边拧油门一边扯着嗓门大喊大叫:“啊就..不卖给我,我就跟着你,你去哪..啊就,我去哪?”

“阴魂不散呢!金哥,甩开他!”我把车窗按上去。

胡金一脚油门干到底,汽车“轰”一下就蹿了出去。二分钟不到,就把那家伙给彻底甩没影了,我俩从街上溜达了一圈后,才拐进了一号街。

几个月没过来,一号街简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条街恍然一新,可能是所有店铺都装修了一遍,感觉高档了很多,我眯缝眼睛慢慢打量,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协调,一直到我们走到中段看到“鸿图会所”的招牌时候,我才猛地察觉出来到底是哪不对劲,敢情一号街整条街都变成了赌档。

过去一号街虽然也是以赌为主,但是各种KTV、洗头发之类的场所也有不少,可现在一路走过来,除了“鸿图会所”我发现所有的店铺招牌全都变成了“某某棋牌室”或者是“某某麻将城”,刘祖峰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啊,一条街的赌档,挣谁的钱?毕竟打麻将,推牌九的人不可能比唱K、按摩的多吧?

带着满满的疑问,把车停好以后,我和胡金直接走进了“鸿图会所”。

隐隐约约我好像听到街口传来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