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1 不是他!/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那阵破锣似的摩托车响,我赶忙拔腿走进“鸿图会所”里,这地方我不是第一回来了,不等服务生的“您好”说完,我丢下句“我找阮志雄。”就直接奔上了二楼。

还和上次见面一样,阮志雄正弓着身子在打台球,挺精神的一套黑色小西装愣是让他穿出了五零年代上山下乡的“知青”模样,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脚下趿拉着一对土黄色的人字拖。

和上回不同的是,这次没有那些熙熙攘攘的“药贩子”从旁边求货,看来他们现在的产业链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规模。就两个染着黄毛,穿一身花花绿绿沙滩衫的小青年胳膊抱在胸前靠在墙根站岗,见到我和胡金走过来,两个小青年立马提高了警惕。

我没有作声,面带笑容的站在距离阮志雄四五米的地方静静的看他打球。

“啪”的一杆下去,小学生都都能打进去的一个球,被他给怼的脱杆了,阮志雄懊恼的把球杆砸在台球案子上骂了句“撸妈!”猛地转过来脑袋,这才看到我从他后面站着,这货吓了一跳。猛地往后倒退一步,朝我挤出个微笑问,三哥什么时候来的?

我舔了舔嘴唇说,刚到一会儿,被雄哥的球技折服了,就没忍心打搅。

阮志雄毕恭毕敬的伸手做出邀请状朝着我说,三哥应该是有什么吩咐吧?咱们到办公室去聊。

我摆摆手,直接一屁股跳在球案上,抓起一个台球把玩着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刚好路过,寻思咱们都是朋友,老长时间没见面了,就上来看看你。

阮志雄的眼珠子来回转了两圈,朝着旁边的两个马仔招招手,叽里呱啦的不知道嘟囔了几句什么,两个马仔点点头,朝大厅的深处走去,阮志雄从怀里掏出一包褐色的雪茄递给我说,三哥尝尝鲜,我朋友特意从古巴带回来的原味雪茄,有价无市!

我做出一副惊恐的模样,摇摇头说:“免了!你的东西我不敢抽,就怕一个不小心染上瘾,我还是抽这种便宜货放心。”说着话,我从兜里掏出自己的烟盒点燃一根,丢给旁边的胡金一支。

阮志雄尴尬的抓了抓后脑,自顾自的点上一根雪茄,疑惑的问我,三哥我们会所每月的份子钱可是一毛都没少过,除了一号街的峰哥那里,每月我都有安排人特别包出来一份送到“王者”去。

说话的过程中,那俩跟狒狒有一拼的马仔攥着一张银行卡走了过来,阮志雄将银行卡递给我说,一点小心意。感谢三哥没有强制把我驱逐出不夜城,密码六个零。

我迟疑了一下,厚着脸皮接过来银行卡,朝着阮志雄开玩笑说,那多不好意思哈。整的我好像包租婆似的,特意跑过来收租子的。

阮志雄不卑不亢的摆手说,三哥说笑了,我只想希望咱们的友谊可以天长地久。

我笑着点点头说,我知道!雄哥这点做的绝对没毛病,我这次来其实只是有个疑惑想要求助雄哥。

阮志雄吐了口烟后,抱拳说:“三哥有吩咐您直接说,能做到的我肯定尽力去做,做不到的我也会想办法去做。”

我乐呵呵的说,没那么严重,我就是想问问,你的这家鸿图会所和火车站附近的那间会所是什么关系?

阮志雄迟疑了一下说,那边是总部,我这里是分店,虽然各种各的买卖。但我们都归一个老板管,是不是那边和三哥发生了什么误会?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愿意帮忙调解。

我摆摆手说,那倒没有,我就是好奇而已。

接着我话锋一转。声音也冷淡下来,直视阮志雄的眼睛问,那雄哥有没有想过暗中找几个刀手把我给“突突”了?

阮志雄眨巴了两下眼睛,赶忙摇头说:“没有,绝对没有!我们到崇州市只是为了赚钱。老板交待过很多次,宁肯吃点亏,也不要和本地的帮派发生矛盾,做掉你,不是故意挑起咱们之间的战斗么?况且我们现在已经和八号公馆闹的很不愉快,我更不会自取灭亡的做这种傻事。”

我拿余光瞄了眼身后的胡金,见到他朝我微微点点头,我“嘿嘿”笑出声来,拍了拍阮志雄的肩膀说,开玩笑的,雄哥不必那么当真,好了,那我就不打搅雄哥继续练球技了,约个时间咱们一块吃顿饭,都是朋友。老不走动,关系容易生分了。

说罢话,我戴着胡金就打算离开,走出去没两步,阮志雄从我们背后出声:“三哥。我听说你手头上目前有一大批金条是么?”

“嗯?”我的眼神骤然放冷,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否认,雄哥从哪听到的闲言碎语,我手上要是有金条的话,早就带着兄弟们跑国外度假区了,哪可能还窝在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阮志雄微微欠了欠身子说,三哥不用紧张,我这个人嘴巴很严的,不会跟人胡乱说,我的意思是三哥如果没有销出去的话。我可以帮忙代劳,东南亚很多小国家都喜欢囤积金货。

我皱了皱眉头,硬挤出个笑脸说,我也希望我手头上有一大批金条,可惜没有呐。呵呵..

阮志雄摸了摸鼻子尖,思索了几秒钟后,也朝我乐呵呵的笑着说,那就等三哥什么时候手里有金子,刚好又没有销路的时候来找我。我万分乐意帮忙。

“好的!”我朝阮志雄比划了个OK的手势,快步走下楼去。

说老实话,我这会儿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打劫鬼组金条的事情,除了那几个参与的兄弟。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这么机密的消息都能走漏出去,说明了什么?一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发生,我嗓子眼就好像堵了个暖瓶塞似的不顺畅。

胡金轻轻靠了靠我肩膀说,小三爷不要被他的话给挑拨到,鬼组的黄金被盗已经不是什么大秘密了,他们自己就传的满城风雨,现在崇州市道上的混子基本上都知道,鬼组一口咬定是咱们干的,很多人也知道。我估计阮志雄就是故意诈唬你,你要是着了他的道,不就正和他的心意了么?你想想参与的兄弟,有几个不是跟你有过命的交情。

我抽了抽鼻子说,我懂金哥。只是头一回被人这么当面问,心里头感觉有点不舒坦吧,对了你看他刚才的表现像不像在说假话?

胡金摇摇头说,不像!说假话的人不经意间会有一些小动作,比如皱皱眉。抽抽鼻子,或者是手指头会不自觉的乱动,他表现的一直很自然,起码是最正常的反应。

我俩刚刚走出“鸿图会所”的大门,猛不丁蹲在门口一个黑影突然挡在我前面。两臂张开拦住我的去路,结结巴巴的嘟囔:“啊就..我再给你加..加五万..车卖给我吧?”居然是那个阴魂不散的朱厌,朱厌满脑门子全是汗,灰色的保安服扣子不知道怎么让人给拽掉了,“猪尾巴”小辫也彻底耷拉下来。头发上还沾着半块树叶子,瞅那造型跟“武状元苏乞儿”真有一拼。

我被这个王八犊子结结实实吓了一跳,气急败坏的指着他脑门咆哮:“你他妈有病吧?老子不卖,死了这条心吧,我特么就算是推到漳河里养鱼也不卖给你,滚!”

吼完以后,我不经意间仰了下来,又给吓了一哆嗦,鸿图会所的门口居然躺着八九个拎着砍刀的小年轻,正“哎哟。哎哟”的从地上打滚。

胡金眯缝眼睛瞟了两眼,胳膊挡在我身前,朝着朱厌微笑说:“哥们,强买强卖不太合适吧?我老板都已经拒绝你好几回了,你再这么死缠烂打可就有点不合适了。”

“啊就...我再五万块钱,七十五万卖给我吧,我真的有急用。”朱厌又伸出自己标志性的三根手指头,情急之下说话都变得有些不结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