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8 做的挺大的/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猜测赵杰肯定是了解“朱厌”这个人的,只不过他有忌讳不愿意告诉我罢了,可好奇心这种东西,一旦泛滥就变得不可收拾,既然从赵杰的嘴里得不到我想听的答案,我又把目标定在了即将启程去省会的韩沫身上。

韩沫前两天派人通知我,明天会离开崇州市,今天晚上说要请我吃一顿饭辞别,不过地方选的很特殊,居然还是上次我们相遇的那条“美食街”。

半晚时分从赵杰家告辞。我带着苏菲慢悠悠的步行,本来是想开车去的,苏菲嘟着小嘴撒娇说,这阵子天天都在夜总会里窝着,两条腿都快生锈了,非要我陪着她多走走,我知道她是想让我陪她的时间可以多一点。

我一寻思反正鬼组的人暂时撤出崇州,只剩下上帝藏在暗处偷窥,他就算胆子再肥也不敢从大街上对我们怎么样,就高高兴兴的和苏菲手牵着手往“美食街”走。

一边和苏菲随意的聊天。我脑子里一边快速的思索,韩沫的身份很高,家族势力应该也庞大到相当程度,不然那间只允许外国人和领导入驻的“友谊饭店”也不会特意为她开了间总统套房,我听赵杰说过,以往能住上“总套套房”的人最起码得是省里下来视察工作的处级以上领导。

我和韩沫提前约好,谁先到谁就从路口先等对方,结果我俩到底目的地以后她还没过来,等了差不多能有二十多分钟仍旧没有动静,我掏出手机刚准备给她去个电话,猛不丁我在人群中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

那人穿一身晚礼服似的紧身西装,枯瘦如柴,黑白相掺的长头发盖着半张脸,走起路来一瘸一跛,怎么看怎么像是消失已久的上帝,我不由睁大了眼睛观察,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那个长相酷似上帝的人停稳脚跟站在人群中回头朝我咧嘴一笑,这次我看的仔仔细细确定就是上帝。

见到我目不转睛的打量他,上帝转过身子冲我咧嘴笑了,甚至还挑衅的朝我勾了勾手指头,另外一只手已经摸向了怀里,威胁似的朝我昂了昂脑袋。

我当时手里攥着手机,想要拨打王兴的号码,上帝已经把枪把故意露出来了一半,似乎在提醒我,如果我敢乱来,他就会马上开枪。

“怎么了三三?”苏菲顺着我的目光望了过去。

上帝一下子又把视线放在了苏菲的身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奸笑。

我硬挤出个笑脸,装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模样,冲着苏菲低声说,媳妇路口左手边有一台出租车,我怀里有把枪,待会你掏出来防身,谁要是敢对你不利。不需要客气,我往前迈步,你就马上掉头跑,上车以后马上回“王者”,让兴哥他们马上带人包围这条“美食街”。听懂没?

苏菲犹豫了几秒钟,才艰难的点点头,不放心的叮嘱我:“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乖!”我像是普通情侣一般转过身子在苏菲的额头亲吻一下,苏菲顺势将我怀里的枪掏走,然后我回过头,微微举起两手朝着上帝微笑的做过去,示意他,我身上没有任何威胁。

这个时候苏菲速度飞快的跑向那台出租车里。

上帝意外的扫了眼苏菲,脸上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等我走到他对面的时候,“好久不见啊,成虎!”上帝如同个老朋友似的跟我拥抱了一下,其实两手是在我怀里、腰后摸索。

“是啊,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你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听。像是只拔了毛的老夜鸨。”我回头望了眼苏菲,看她已经顺利离开,悬空的心这才慢慢放下,朝着上帝嘴角上翘的问,怎么样?最近还好么?

“好的不得了。因为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拿回不夜城了,你开心不?”上帝一只手搂住我肩膀,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从外人眼里看,我们更像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叔侄。

我冷笑说。你凭什么拿回不夜城?就凭现在绑架了我么?

上帝点点头说,对啊!砝码如果不够的话,再加上你的小媳妇儿应该差不多了吧,噢对了,忘记告诉你,你媳妇火急火燎奔上的那台出租车其实也是我的,开车的车是我小弟,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啊?我说过自己会在暗中监视你的,你看看,还是让我抓着机会了吧?桀桀..

“草泥爹个蛋得。祸不及妻儿!你他妈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我当时就急了,一把揪住上帝的领口咒骂。

上帝一脸的邪笑,让我想起来上次我被他废掉手脚的那一幕,那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就和现在一模一样,他一只手探在胸口。枪管隔着衣服顶在我肚子上轻声说,别那么亢奋,逼我做不出来大家都不开心的事情,我是求财得,如果你按照我的要求做,我肯定不会为难任何人。

“不用他妈吓唬我,你不敢开枪!先不说前阵子刚下的禁枪令,这里又是闹市街,就算你真把我干死了,你也够呛能拿得回不夜城,西区现在归陆峰,东区就算我死了,底下还有一大波兄弟,谁都能顶替我做龙头!”我舔了舔嘴唇,不屑的指着上帝的脑门。

上帝点点头说。你说的对哦!这里是闹市街,人多嘴杂确实够麻烦。

“你老了,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你的,给你的手下打电话,告诉他不要难为我媳妇,然后我给我你一笔钱,你找个南方小城安度晚年,咱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了结多好?”我深呼吸一口冲着上帝商量的说。

上帝摸了摸鼻尖微笑说,你说的好轻松啊,抢了我的不夜城,打断我一条腿,一句就此了结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赵成虎我不想跟你废话,我听说你现在在搞一个什么慈善基金会对么?把你的名字换成我,然后再把不夜城给我让出来,咱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我顿时笑了,不屑的吐了口唾沫,嗓门骤然提高:“你疯了吧?凭啥?就凭你现在拿枪指着我?有能耐你倒是开枪啊,草泥马的!我死了,你一个子儿得不到!只要我死,基金会里的钱全都自动转进市红十字会里,不信你试试!”

上帝点点头,猛地从怀里掏出来手枪,攥着枪托一下子狠狠砸在我脑门上,将我打了个趔趄,我爬起身子骂了句“我去泥马得!”抡着拳头就往上帝的脸上砸,结果我拳头还没碰到上帝,就被人一脚踹在胯骨上,直接摔倒在地上,接着六七个小青年拎着铁管冲过来围住我“咣咣”就是一顿猛捶。

周围的路人一看打架了,纷纷要往跟前凑,这个时候来了一大群穿制服的警察,叫喊着“封锁现场”,将看热闹的人强制全都撵了出去,可却没有一个人过来拦架。任由几个混子对我拳打脚踢,我抱着脑袋蜷缩在地上,余光看的清清楚楚。

打了我差不多能有五分钟后,上帝拍拍手,那七八个如狼似虎的小年轻才散开,两个小青年搬了一把椅子放到上帝的屁股后面,上帝叼着烟朝我努嘴:“还好么?不夜城的小城主!”

周围的几个青年和警察全都嘲讽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摸了摸额头上的血迹,朝着上帝冷笑,好的不得了!上帝你玩的可真嗨,居然敢找人假扮警察!可我还是不信你敢开枪,我说了,我死了你一个子儿都拿不到!

上帝站起来将枪管直接塞进我嘴里,五官扭曲的大吼,现在呢?你说我现在敢不敢开枪?啊?给我跪下!

我嘴巴被塞得严严实实,根本说不出来话,不过却站在原地一动没动,我料定上帝不敢开枪,正如我说的那样,他害怕我一旦死了,他真的一个字儿的拿不到。但我想今天这顿苦头怕是跑不了了。

上帝随手指了指旁边的摊位上的招牌冷笑说:“赞助商王者非凡金融公司,做的挺大啊成虎?”说着话他“喝..呸!”的一口粘痰吐在招牌上“桀桀”怪笑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穿一身制服的青年挤了过来,朝着上帝轻声说,老大!前后路口都封锁死了,该打点的我都打点好了,现在你就算打死赵成虎,也不会有人知道得!

我眯着眼睛望了眼那个穿制服的青年,缓缓的松了口大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