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2 你脸会不会发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和上帝之间的恩怨纠缠,最终以他的锒铛入狱落下帷幕。

当天晚上韩沫就离开了崇州市,苏菲说要和他哥一块回老家住一阵子,也不知道她是真想家了,还是跟我置气呢,反正回去以后,我打电话不接,发短息也不回,但是每天晚上睡觉前她都肯定会定时定点的查岗。

自从“禁枪令”下达以后,整个崇州市的社会风气一下子好上很多。八号公馆和鸿图会所虽然仍旧会时不时的干仗但动静已经没那么大了,至于不夜城,按照当初的约定“西区”归陆峰,东区属于我们“王者”,不过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东胜西弱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崇州市也正式进入了“四侯争霸”的新格局,社会上的事情,我暂时没有闲心去处理,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紧锣密鼓的将“王者非凡”慈善基金会打出知名度。

经过这阵子不断上报上新闻的媒体力量,“王者”俩字在崇州市也算小有口碑,我们旗下有自己的货运站,装修公司,搬家公司,信贷公司和一些投资成本不算太高,但是绝对能引人注意的小公司。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蒸蒸日上。

这天下午,我正和哥几个正从会议室里研究怎么样把前段时间抢“鬼组”的那批黄金兑出去的时候,大厅值班的兄弟突然敲门,告诉我一个老人指名道姓的要找我。

“老人?”我疑惑的发问。

值班兄弟点点头回答:“是的三哥,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头。他说在城南的小广场上认识你的,还提到什么二胡之类的,因为他年龄有点大,而且边说话边掉眼泪,我听的不是特别清楚。”

“会不会是上次那个在小广场上拉二胡的大爷?当时你还异常大方的捐给他五万多块钱那位。”蔡亮这么一说。我才猛然想起来确实有这么回事,赶忙带着哥几个走下楼去。

大厅里一个老汉,头上戴着顶破毡帽,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斑白了,肩上搭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褂子。整个脊背,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了一层油。下面的裤腿微卷,脚上套着一双脏兮兮的方口布鞋,看起来很狼狈,正是我之前在小广场上遇到的那个拉二胡的老人。

看到我出现,老人走到我面前老泪纵横的哽咽,身子一欠,直接“噗通”一声跪倒在我面前,哀求:小伙子求你救救我吧,我实在走投无路了,才又厚着脸皮来求你得。

我慌忙避开他那一跪,将他搀扶到沙发上问:“大爷,您这不是折我寿么,有啥事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大爷的擦了擦脸上浑浊的泪水呜咽的说,我二儿子没了,大儿子去讨要说法也被警局抓起来了,还说要判刑,我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求求你帮帮我。

安佳蓓很有眼力劲的帮着倒了一杯热茶,安抚大爷说,爷爷您放心吧,我们老板可有本事了,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老板一定可以帮你想出来办法的。

老人喝了口热茶,平复一下心情,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跟我说了一遍,事情的起因首先是他那位身患重病的二儿子,得到我和另外一位神秘人的捐款,总算凑够了手术费用,本来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可是在手术前一天医院突然通知老人,他们的手术需要延期,因为有另外一个重症患者需要手术。

对此。老人和自己大儿子没有提出任何意见,继续等着,好不容易又轮上该他们手术,院方再次通知他们需要延期,后来有个同病房的病人家属看他们可怜。就偷偷告诉老人,之所以总给他们延期是因为“红包”没有送到位,大儿子性格刚烈,直接就找到院长办公室要说法,期间那位院长可能说了什么难听话。大儿子一气之下就揍了院长。

结果医院报警把大儿子给抓了起来,院长声称自己被打出来脑震荡索要巨额赔偿,最重要的是当天就给二儿子停药勒令他们必须转院,这么左右一耽搁,加上心底有急有气,二儿子那天都没熬过去,就死在了医院的床上。

“卧槽特么得!告他们啊!”王兴一下子急眼了,扯着嗓门吼。

说着话,老人的眼泪就又下来了,呜呜咽咽的抽啼说。我家老二刚刚咽气就冲进了一大帮人抢尸体,我一个老头怎么可能夺的过那些大小伙子,那天晚上老二就被火化了,我到警局门口去下跪,到政府门前去哭诉。根本没有人受理,最后给我捐钱的一个小伙子告诉我,让我来找你,说你一定有办法可以帮我。

“马勒戈壁得,大爷你放心。这事儿我们管了!在哪家医院?”

“放心吧大爷,我们指定帮你讨一个说法!”

“太他妈欺负人了!”

一帮兄弟全都火了,群雄激愤的朝着我喊,这事儿必须要管!

我想了想点点头说,大爷您安心的从我这儿先呆着吧。我先想办法把你家老大保释出来,这会儿就到医院去问问什么情况,老实人没招谁没惹谁,不可能就白受这么大的委屈。

我让王兴和胖子准备一些礼物去找柳志高,毕竟他主管市里的治安工作,先想办法将老人的大儿子弄出来,然后又让陈花椒和邓华去联系一些市里比较有名气的律师,最后让江龙和蔡亮去组织下面的兄弟,这事儿要么不干,要干就轰轰烈烈的闹出来新闻。

我和伦哥则先一步开车到了医院,路上我脑子快速转动着,这件事情具体应该怎么落实,气愤过后,我渐渐陷入了冷静,这事儿说的好听点叫伸张正义。说的难听其实就是自己作死,敢和公家单位对着干,我估摸着就算是赵杰也不敢明确表态站在我这头,可退一步讲,如果事情能彻底轰动。办的漂亮的话,其实这正好给了我一个打出“王者”名声的好机会。

伦哥长叹短嘘的说,在当今这个社会,钱多的买几套房子加价卖出去,那叫房地产投资,那违法,钱少的买几张火车票加价卖出去,那叫黄牛党,犯法了,钱多的包养几个女学生三百六十五天叫包二奶。是生活作风问题,钱少的包养女人俩小时,那叫嫖娼,犯法了,想要活的像个人,就得咬牙切齿的去挣钱,钱多了干啥都有理,钱少的放屁都说你破坏生态环境。

我叹口气没有应声,猛不丁想起来一件事,问伦哥,哥你注意到没有?刚才那大爷提到了一个神秘人,捐给过他钱,还让他来找咱们?你说那人是谁啊?

伦哥摇摇头说,不清楚,肯定认识咱吧,回去再问问大爷。

很快我们到了医院,我和伦哥二话没说,直接找上院长办公室,推门就走了进去,当时一个梳着“地中海”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正喜笑颜开的和一个年轻漂亮的护士搂搂抱抱,我估计人家只是在进行“学术”上的交流吧。

看到我们两个不速之客,漂亮的护士惊呼一声就跑出门外,伦哥将门反锁上,我面带微笑的两手拖在办公桌上朝着他自我介绍,您好,请问您是咱们第三人民医院的院长么?

“地中海”神情冷漠的上下瞟了我两眼说,你哪位?有没有素质,进门前怎么不知道先敲门?

我扬起嘴角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哈,下次我一定注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成虎,是前几天死在咱们医院一位姓洪病人的家属。

地中海瞬间勃然大怒,“啪”的拍了下桌子站起来,指着我吼:你是来无理取闹的么?那位病人是正常死亡,医疗鉴定书和证明信都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说着话他就抓起桌上的座机电话,伦哥一把按住他的手掌,将他推了个踉跄说:“我老板没说完话以前,不要轻举妄动!”

我舔了舔嘴唇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桌上,指了指他背后的“医者仁心”和“悬壶济世”锦旗冷笑说:“每次看到这些字的时候,你脸会不会觉得发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