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 这是民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民意!

赵杰问我,假设你知道他的背景,还会继续这件事情么?

我想了想说,赵叔希望我继续么?

赵杰干笑两声说,理论上我希望你继续,但是从私人感情出发,我又希望你见好就收。

我说,那我继续,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为赵叔你上位杀出来一条血路!

当然这话我就是为了哄赵杰高兴,随口那么一说,除了家人和兄弟,没有任何人值得我拼命,如果钱大龙的背景真的通天,我肯定会改变自己的方案。

赵杰迟疑了几秒钟后说。钱大龙的根儿在省会,他到崇州市就是给自己镀层金,混点资历的,将来好往上高升,所以我说你可以把事情闹大,但是不要伤害到他。

我“嗯”了一声说,我明白!

挂断电话没多长时间,几个穿制服的“人民卫士”径直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长得跟大马猴似的高个警员脸拉的能有二尺长,摸出来手铐鼻哼:“赵成虎。你是不是疯了,居然敢跑到这种地方闹事?钱院长报警说你打了他,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我摸了摸鼻子尖微笑说,没问题!

伦哥赶忙嘬了两口香烟,拿脚磋灭后。朝着几个“人民卫士”嬉皮笑脸的说,都是朋友,犯不着上手铐,打人的是我,跟我家老板没关系,我跟你们回去坦白从宽,OK不?

几个“人民卫士”互相对视两眼,将伦哥带走了。

“大马猴”指着我威胁,不要搞事!别以为我们拿你没辙,医院门口的小混混我们都带走了,有本事你就喊人继续堵门,来多少我们抓多少,这次上面下了死命令,严惩不良之风。

我不卑不亢的微笑说,你高兴就好!

这个时候“大马猴”腰上别着的对讲机里面突然传出来喊话“报告队长,医院正门口又被人堵了,这次他们还抬过来一口棺材,而且陆峰和程威也带来不少人。”

大马猴的脸色顿时变了,朝着我狠声厉喝,赵成虎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摸了摸嘴唇,邪笑着走到他对面说,哥们你跟我身份不对等,这话确实应该问,但轮不上你问!你要是想抓我呢,我现在就和你一块走。但我没犯错,进去顶多抽根烟就出来了,可娄子要是捅大了,估计没人会替你背。

大马猴一把攥住我的脖颈,胸口剧烈起伏着。最终恨恨的吐了口唾沫,胳膊一挥带着几个同事把伦哥推走了,我掏出手机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让他安排人去保释伦哥,然后走到钱大龙的门前“咚咚”又敲了几下门,冲着里面轻喊,钱院长,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以后没套处理方案的话,我可就砸门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我自己也不敢保证。

我倚靠在门上,寻思这件事情具体应该怎么处理,赵杰虽然没明说,但意思已经明显了,钱大龙的背景不小。对付这样一个人,来硬的,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我,可来软的话,又根本没半点作用。关键是这个尺度实在是不好把握。

我正琢磨应该怎么办的时候,走楼道口的方向跑过来几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对着我“咔咔”就是一顿猛拍,有一个女支持人把话筒伸到我嘴边问,您好,我是阳光晚报的记者。我们接到热线电话说是第三人民医院发生了骇人听闻的收受红包事件,请问您为什么要堵住院长办公室门口?还有大门口的那些人都是您的亲人么?

一边说话她一边冲我眨巴眼睛,那意思是暗示我,她们和我是自己人。

我抽了抽鼻子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将洪大爷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这中间没有夸张也没用掺水,就是我怎么听到的,又怎么复述出来。

接着记者又问我,那请问您和洪大爷是什么关系?

我抽了抽鼻子,硬挤出来两滴眼泪说,我和洪大爷无亲无故,我是“王者非凡”慈善基金会的创办者,洪大爷一直都是我们的帮扶对象,这次的住院费就是我们赞助的,可是到现在病人根本没能送进手术室,几万块钱的住院费不翼而飞,多少钱都是小事儿,关键是人没了!而且大爷还被里面那只狼心狗肺的恶霸暴打一顿!

“对不起,我情绪有点失控!”我朝着镜头前摆了摆手,走到了旁边,女主持人对着摄像机前做了个简短的总结,顺带将“王者非凡”几个字又反复念叨了几遍。

就在这个时候,钱大龙的办公室门开了,钱大龙鼻青脸肿的朝着摄像机嚷嚷,他血口喷人,我根本没有贪墨手术费,也压根没有找人打过姓洪的老头,这一切都是他凭空捏造!

这个时候又从楼道口的方向跑过来好几波记者,纷纷把话筒凑向了钱大龙,我想这孙子今天绝逼火了!

先前那个女记者就好像没听到钱大龙的呼喊似的。只是一个劲地把话筒伸到他嘴边询问,还有医院的内部职工爆料,说您只有中专的文凭,请问那您是怎么坐上院长的职位?

女记者的问题很尖锐,我想一般人听到早就火冒三丈了。钱大龙果然不负众望,气急败坏的一把推开嘴边的话筒,眼珠子鼓的圆溜溜的喊叫,你到底是不是记者,会不会问话?我的个人履历很公开。可以查的到!

女记者不急不躁的接着问道,那请问咱们医院收受红包是不是却又其事?我们之前采访过很多病人家属,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红包是明码标价的,请问有没有这回事情?

“不可能。红包怎么可能明码标价,给多给少完全是看家属的心意!”钱大龙六神无主得咆哮。

“嚯...”周围的记者和摄像师全都异口同声的惊呼出来。

我笑了,朝着钱大龙的方向翘起大拇指,然后顺手插兜的朝楼下走去,从他说完这句话以后。我就知道这孙子的仕途彻底走到了尽头。

医院的大院里站满了伸直脖子往门口看的病人和家属,当然不乏一些医生和护工。

我走到医院的正门口看到门口聚集着好多人,有二十出头的社会小哥,也有四五十岁的大娘大婶,还是七八岁的小孩儿。不少人披麻戴孝的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医院正门口的地方摆着一口大红棺材和一个青年人的黑白遗照,场面做的要多足有多足,附近还停了几辆警车,二三十号“人民卫士”守在旁边,估计是防止暴乱,整条街上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蔡亮和鱼阳站在人群当中,正时不时和旁边陆峰、程威交头接耳的说上几句,看到我走出来,几个人同时朝我笑了笑。接着蔡亮装的好像路人甲似的喊叫:“王者非凡”的创始人出来了,就是这个年轻人为我们伸张正义!听说因为抱不平他的很多员工都被抓起来了。

人群中应该还安排了不少托,纷纷扯着嗓门嗓门吼:“王者非凡!”

“王者非凡!”不少老百姓跟着一块喊叫,不多会儿喊叫声慢慢变得统一汇聚成了一股洪流,响彻整个医院的大楼。同时也吸引过来更多的围观群众,整条街上的人愈演愈烈,我估计这会儿起码得上千人在旁观。

我深呼吸一口,从一个正烧纸的大婶手里接过来一把纸钱猛地洒向天空大吼:“兄弟今天我承你人情,一路走好。我一定会替你照顾好你父亲和哥哥的!”

半个多小时候后,一些记住陆陆续续的走出来,紧跟着几个“人民卫士”走进医院,没多会儿就将灰头土脸的钱大龙铐了出来,拉倒车里准备带走。“就是这个狗日的害死老实人!杀人偿命!”鱼阳愤怒的嘶吼一声,一大群被挑起愤怒的百姓纷纷将警车给包围了,咒骂、叫嚣着要让钱大龙偿命。

汽车根本一步都没办法往前开。

我冷眼蹲在地上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静等柳志高给我打电话过来。

没多会儿,柳志高的电话如约打了过来。我刚接起电话那头就劈头盖脸的对我一顿训斥,赵成虎他妈搞什么鬼?快点让人都散开!你这是违法懂不懂?

我先把手机朝人群的方向伸了几秒钟,然后才又放在耳边冲着柳志高低声说,柳叔你听到了么?这是民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