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5 几个条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头的柳志高陷入了沉寂,好半天后才吱声,你赢了!告诉我,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想要我为你干什么?

“我的目的比较多,说出来会很啰嗦,您有耐心听完么?”我轻笑的说,仰头看了眼正带头围着汽车的鱼阳和蔡亮,朝他俩微微摆摆手。

鱼阳心领神会的点点头,扯开嗓门咆哮:“草泥马的!砸烂车,把这个杀人犯薅下来!”

“杀人偿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蔡亮也跟着从旁边煽风点火,“咣咣”的狂踹车门。

以前读书的时候,忘记从哪本杂志上曾经看过。人所有的情绪里,愤怒是最容易被点燃的,悲伤是容易被传染的,此刻就是这种情况,将几辆车团团包围住的老百姓谁心里没点憋屈事儿,谁又敢说自己没受过不公平的待遇,有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其实都不需要太挑拨。大家的情绪就已经到位。

这么嘈杂的声音,我想柳志高肯定听的清清楚楚,隔着手机听筒我都能听见他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他几乎从牙缝里出来几个字:“别废话。快点说条件!”

“第一,我要钱大龙和这件事情的相关医生赔偿相应的损失,具体应该赔多少钱,他们觉得怎么合适怎么来,反正我不满意的话,这事儿不算完!”我冷笑着出声,柳志高主管崇州市的治安问题,发生这么大的暴力事件,他肯定难逃其咎,自然是希望越快解决越好。

柳志高低吼:没问题!

“第二,我要钱大龙和这次事件的所有参与者给死者披麻戴孝,三拜九叩!”我咬着嘴唇接着说道。

柳志高犹豫了一下应承,可以!

我笑了笑说,第三件事情比较好解决,这次政府办公室改造的项目,我要你提议由“王者非凡”来做,柳叔乐意么?

柳志高气极反笑的说,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们制造的这场混乱,让我的名声扫地,基本上已经失去了晋升的资格?你竟然还好意思从我这儿继续捞好处?

我笑着说。柳叔,有些路都是自己选的,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你就拿我当成侄子看待,咱们的关系能发展到这样么?虽然失去了晋升机会。可你不是没降嘛,再继续迟疑下去,估计现在的位置都不保哦!

柳志高歇斯底里的大吼,赵成虎这他妈才是你的最终目的吧?

面对他的咆哮,我仍旧用不咸不淡的口气说,当然不是了,我的最终目的是孔令杰,别跟我装你不认识那位来自省城的世家公子哥,我不管你使什么方式,我要听到他过来跟我说软话,就这样吧,留给你选择的时间不多了。几辆车估摸着马上就得被掀翻。

说罢话,我就挂掉了手机,上次被孔令杰黑了我两栋楼,将近一千多万。这口恶气一直压抑在我心里头,本心里来讲,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次我也没打算跟他撕破脸皮。就想叫他欠我个人情。

我蹲在地上放火盆里时不时的放两张纸钱,冷眼瞄着一浪高过一浪的人潮,此刻五六辆警车的周围围满了愤怒的人群,小车好像是从大海中行驶的扁舟一般摇摇欲坠的晃动。

望着棺材上的黑白照片。我轻声喃呢,对不起住了兄弟,你放心的走,你父亲和你大哥我肯定会照顾的妥妥当当,只要我赵成虎活一天,我就保证他们衣食无忧一天!

我这个人从小就信命不服命,我相信像我这样的狗贼将来死了肯定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我蹲在地上慢悠悠的烧纸钱,旁边的咒骂和咆哮声仍旧在继续,这个时候陆峰和程威走到我跟前,也拿起纸钱往火盆里放。

我低声说,谢了大爷还有峰哥!这次的事情如果能干成,王者非凡永远有你们两位百分之五的干股,我这个人未必懂什么情深意重,但也明白知恩图报,今天上面领导能妥协,跟两位的参与有直接关系。

听到我的话,陆峰和程威两人的眼珠子直接放亮了,口中说着客气,其实嘴角已经上翘到瞎子都能看出来的程度。给他们两伙人干股其实也是我盘算了很久的事情。

崇州市现在一共四大势力,假设我们日进斗金的赚钱,早晚会引起他们的不满,与其被他们最后联手对抗。还不如提前卖个面子,再有就是我心底也打算好了,给他们干股,我负责分钱。在外人看起来,我们根本就是一伙,他俩充其量顶多算是王者的分部。

我相信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跟钞票挂钩,做起来绝对事半功倍。为了增加自己的收入,他们非但不会从中破坏,肯定还会全力配合和帮衬着寻找别的财路,可以说百利而无一害。

我们正小声研究将来的“宏图霸业”时候。几个穿西服的家伙挤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人正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孔令杰,孔令杰面带微笑的望着我,轻声说:“很久不见了。成虎兄弟。”

柳志高和几个看起来人模狗眼的中年人脸色铁青的站在旁边,估摸着应该都是柳志高一系的“达官贵人”们吧。

我站起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跟他握手说,是啊!什么风把孔少给吹过来的?

孔令杰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说,我也不想被吹过来啊,可是柳叔叔非说咱们有交情,让我过来安抚你一下,家里亲人逝世,那种苦闷的心情我能理解。

我“唉”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真是一言难尽呐!

“赵成虎你少装腔作势,快点把事情解决!”柳志高旁边一个长得像矮冬瓜“似的胖子,横鼻子竖眼的指着我喝斥。

我抓了抓侧脸。一脸惊愕的轻笑说:“请问你是在命令我么?孔少请回吧,这件事情没得商量。”

孔令杰回视了一眼柳志高,估摸着是询问他的意思。

“你信不信我..”矮冬瓜指着我鼻子刚要说话,柳志高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那家伙立马闭上了嘴巴。

孔令杰轻轻拍了下我肩膀说,成虎,得饶人处且饶人,给我个面子。这件事情折腾的差不多了,要是真往大了闹,对谁都不好,只当是我欠你一份人情了行不?

我深呼吸一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矮冬瓜”说,中国人讲究死者为尊,来都来了,怎么也应该上柱香,烧点纸吧?您说呢,柳秘书长?

柳志高脸色的肌肉抽动两下,摘下来鼻梁上的金丝框眼镜揣进兜里,硬挤出个笑脸说,没错!死者为尊!

说罢话,他第一个走到火盆跟前,蹲下身子往里面放了几张纸钱,见到自己领导都这么干了,其他人也纷纷凑热闹似的围到火盆跟前往里面放纸钱,我相信这场葬礼绝对是整个崇州市都绝无仅有得。

孔令杰身子微侧,凑到我耳边低声说,我知道你一直很不服气,可我好像什么损失都没有吧?

我惊讶的说,孔少你误会了吧?我只是想让这帮领导们欠你个人情,难道你不是这么认为的?唉..没想到竟然被自己好朋友误会,早知道我应该让柳志高把韩沫喊过来的。

“嗯?你真是这么想的?”孔令杰一脸茫然的眨巴了两下眼睛。

我搂住他肩膀压低声音说,那可不!你们城里人想法就是多,服气了!不管咋说,你记得欠我个人情就好。

孔令杰可能彻底让我倒懵了,赶忙点点头说,放心吧,我忘不了!

这个时候柳志高斜眼看着我说,我该做的事情做到了,这里的事情是不是也该告一段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