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6 爷们/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是爷们!

“必须告一段落!”我朝着柳志高笑了笑,赶忙走到闹挺的人群当中扯开嗓门吼,大家静一静,听我说!

鱼阳和蔡亮配合着喊,大家都安静一下,听“王者非凡”的负责人说什么。

藏在人堆里我们的兄弟也纷纷叫喊组织混乱继续,嘈杂的人群渐渐稳定下来,我抽了抽鼻子说。咱们都是秉公守法的平头百姓,打死人的话,谁也逃脱不了干系,大家相信我,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律师,就算砸锅卖铁也会帮着洪老汉打赢这场官司的,听我的,咱们不能组织司法单位办案,让他们先把那个垃圾带走!

密密麻麻的人群慢慢开始往两边散开,几辆车哆哆嗦嗦的往前走。

我重新走回柳志高的身边低声说,答应我剩下的事情别忘记哈,谁都有个贪心,可柳叔听我一句劝,贪的同时拿出百分之一的态度干点实事,那时候你想不升都难。

没多会儿,孔令杰和柳志高走了。临走的时候孔令杰意味深长的看了我几眼,那眼神里充满了猜忌和不屑,我则一个劲儿的冲他装傻充愣的憨笑,前阵子跟我爸下棋,我爸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马走日字象走田,卒不过河不拐弯,人一定要认准自己的位置!”

想想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天地为棋,我即是卒,行动虽慢,可谁曾见我后退一步,今时今日我仍旧整不过孔令杰,可我相信只要我不停歇的往上攀爬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他和他的家族碾压在脚下。

拿下不夜城以后,我盲目了好一阵子,觉得自己陷入了瓶颈,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继续什么,八号公馆和西区,我感觉随时都可以践踏他们,可主要真取代了他们,崇州市我一家独大。到时候想不被上面的领导踩倒都难。

可自打刚才看到孔令杰那个高高在上的眼神的时候,我想自己确定了下一步应该走的路,当然在没有能力报仇以前,我一定要像个孙子似的笑口常开。但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天的耻辱,卑躬屈膝的给人道歉,然后赔楼赔钱。

晚上十点多钟,柳志高履行了他的承诺,钱大龙和六七个参与这件事情的医生、护士披麻戴孝的出现在医院正门口,对着棺材上的黑白照片三叩九拜,而站在旁边的洪老汉早已经泪如雨下,悲镪的嚎啕大喊,儿啊!你看到没有,好心人帮你报仇了!你安心的走吧。

整条路上从早上一直到深夜时分,一直都郁郁葱葱的围满了好心群众,看到眼前这一幕很多人的眼角都湿润了。当然也包括我和我的那帮兄弟。

“王者!”两个字猛然间从洪老汉干瘦的身板里迸发起来。

“王者!”我们这些兄弟齐声呐喊,接着整条街的人都仰脖跟着一起嘶吼,从来没有那一刻,我觉得“王者”两个字是如此的荣耀。也从来没有那一刻我像现在这样毫不后悔,自己用混子的身份闯入这个社会。

跪在黑白照片前面的钱大龙和几个医生护士吓得齐刷刷打了个冷颤,几分钟后钱大龙提着一个小皮箱递给我,咬牙切齿的低吼:“里面是二百万赔偿金!”

“如果你再用这个眼神看我。我保证你从今往后失去光明!”我没有接皮箱,寒着脸冲钱大龙摆摆手,把这钱恭恭敬敬的捧给该给的人!

钱大龙很不服气,但却一点都没脾气。老老实实的耷拉着脑袋把皮箱捧给洪老汉,然后几个人匆忙走掉了。

我凑到蔡亮跟前小声说,安排几个手脚利索的兄弟,把刚才那几个家伙的手打断,记得别露出任何马脚来,只要保证他们一辈子没办法握手术刀就OK。

蔡亮轻轻点点头,脚步匆忙的跟到了钱大龙他们身后。

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才猛然想起来一件事,回头问王兴,洪大爷的大儿子没从派出所里保释出来么?

“出来了,但是出来以后他就跑了,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办,我们没追上!”王兴有些内疚的回答。

我也没多想,招呼兄弟们把医院门口的这些花圈、棺材什么的都收拾好,就带着洪老汉回到了夜总会,回去以后我让安佳蓓安排大爷先洗个澡。然后换件干净衣裳。

我一个人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发呆,寻思着接下来应该走。

结果屁股才刚刚贴到沙发上,就看见陈圆圆一蹦一跳的跑过来,这丫头是真没拿自己当外人,过来以后就直接坐在我旁边,而且还一个劲的咧嘴朝我傻笑。

我皱着眉头问,你没吃药吧?有啥事直接说。

陈圆圆往我跟前又凑了凑说,成虎我今天在咱们崇州新闻上看到了。太帅了!

“主要是遗传的好,没啥事的话,你去盯会儿前台吧,我需要安静一下!”我敷衍的撇撇嘴说。

陈圆圆指了指自己的脸说。你看我今天有没有啥变化?

我瞄了她一眼打趣说:“咋地,脸大了?”

“讨厌,我意思是我没化妆!你不说我不化妆好看么?”陈圆圆娇嗔的从我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

我实在没兴趣跟她继续这种没营养的话题,指了指服务台的方向说:“哦!你如果这会儿离我三米远以上。我觉得可能更漂亮!”

“你就那么讨厌我么?”陈圆圆又使劲往我跟前坐了坐。

“还不够明显么?”我直接站起来往电梯的方向走,对于陈圆圆我现在真心挺无感的,谈不上有多讨厌,可也没多喜欢,完全就把她当成个陌生人一样,比陌生人强一点的就是,我俩互相知道对方名字。

我站在电梯口,陈圆圆尾巴似的跟在我身后。

这个时候猛地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大吼:“赵成虎!”

我回头望了过去,看到门外站着个穿一身破旧军装的精壮汉子,男人满身是血,看起来特别狼狈,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更是如同只随时准备择人而嗜的野兽一般,紧跟着就看到陈圆圆下意识的挡在我前面,说老实话我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我轻轻推了推她说,你先上楼吧。

陈圆圆倔强的摇摇头说,成虎你先上去。

我好笑又无奈的拍了拍她脑袋说,上个鸡毛,你不认识他了啊?咱们职高时候的洪教官啊!

陈圆圆憨乎乎的揉了揉眼睛。

门外站着的汉子我认识,竟然是我在职高念书时候的那个洪啸坤。当看清楚他的模样时候,我脑海中又猛地出现洪老汉去世的二儿子,一下子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系。

洪啸坤一瘸一拐的冲我走过来,距离我还有四五米远的时候。他“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虚弱的说,你这里有个安静的地方么?我中枪了!后面有警察在追我!

“有!”我给陈圆圆使了个眼神,我俩赶忙将他搀扶到楼上的会议室里。

“帮我准备一些消炎药和纱布。对了最好再弄一把消过毒的匕首!”洪啸坤有气无力的朝我低声说。

“我去准备!”陈圆圆赶忙拔腿往楼下跑。

洪啸坤不放心的交代,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这里。

我点着两根烟,塞到他嘴里一根低声问,老洪啊,你咋把自己造这个逼样?

“我杀了钱大龙!”洪啸坤眼珠子里满满的都是憎恨,冲着我低吼,狗日的把我弟弟火化之前,还把他的眼角膜和肾脏和一些器官全都卖给了别人,杀了他,我都不解气!赵成虎,谢谢你,帮我报仇!

“行了,别扯没用的了,你刚才说警察追你?你意思是说,你杀人警察看见了?”我不解的发问。

这个时候,门外有兄弟轻轻敲门说,三哥,来了好多警察来了,说是要搜查咱们夜总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