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0 魏狗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问他和张海龙的儿子关系到底好的什么程度,还告诉他这次的事情比较棘手。

二分钟不到,雷少强就给我回过来电话,问我具体啥情况?

我瞟了一眼开车的张海龙说,故作轻松的说,我现在人已经在武市了,你就直接告诉我,你俩啥关系,要是一般的,我待会找借口就风紧扯呼,要是好的一定份上,我马上想辙!

雷少强迟疑了几秒钟说,实在不行,你撤吧!我再想想别的法子。

听雷少强这么一说。我确定两人的关系肯定很不错,笑呵呵的说,行了,你甭操心了,事情我指定帮你办的妥妥当当的!

说完不等他再继续说什么。我就挂掉了电话,挂断电话后,我又给赵杰打了个电话,问他认不认识武市矿务局的人,想办法帮着张海龙先把矿点给解封了。

赵杰说帮我想想办法。

张海龙一边开车一边冲我长叹短嘘的说,大侄子治标不治本啊,我昨天也找人送礼了,结果两个矿场上午刚解封,晚上就又被封上了,魏狗子这个杂碎拿着鸡毛当令箭。弄得矿务局的那些人一点脾气都没有。

我笑着说,张叔你别着急,刚才不是说订好饭店了么?咱们先去饭店,你给魏狗子打个电话,我跟他当面谈谈。不是啥大事儿哈!

很快到了张海龙订好的饭店,我招呼兄弟们先进去坐,然后又把洪啸坤喊到一边交代,让他去打听打听这个魏狗子的底细,然后我和胡金坐在大厅里静静的等待对方的到来。

张海龙打完电话以后,气的脸色发白的说,狗东西真是给脸不要脸,让咱们等他俩钟头,说他这会儿正陪着市里领导们在打牌,卧槽特姥姥的!

我笑呵呵的说,迟饭是好饭,别着急叔,既然他想摆谱,那咱就给他把场面撑足,没啥大不了的哈,咱们该吃吃,该喝喝,等他来了以后,有剩饭就吃点,没剩饭就舔舔盘子边儿。

张海龙“哈哈”大笑着招呼服务员上菜。

武市是个县级市。因为地表深层有矿,所以在周边的县市一直都属于富裕地界,我们村很多人就在这里挖矿打工,刚上初中那阵子,我甚至还想过将来毕业到这里当矿工。

后来阴差阳错走上了混途。一直都没啥机会来这里,没想到第一次踏进武市,我竟然是和市里最大的矿老板坐在一个桌上吃饭,而且对方还是有事相求,想想真是觉得有趣。

我们闲扯了大概能有一个多钟头,一个长相白白净净的年轻小伙走进了饭店,直接冷笑着坐到我对面,朝着张海龙皮笑肉不笑的说:“叔,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你家的矿我要百分之十的股份,能谈得来大家都发财,谈不来,你的矿也别想再开张,我在省里有关系,以后小军从军校毕业。我都可以帮忙找进公家单位,怎么算你都不吃亏的!”

青年人估摸也就二十七八岁,长得倒是挺清秀,浓眉大眼高鼻梁,就是一双眸子透着个邪性。让人看着就心里很不舒服,我寻思他应该就是我们这趟的目标魏狗子。

青年说完话以后,又瞟了一眼桌上的我和胡金,以及大厅里的二三十个兄弟冷笑说:“叔,你也不用喊这些社会上的流氓吓唬我。我认识真正的黑涩会,他们狗屁不是!”

张海龙气的浑身发抖,刚要说话,我轻轻靠了靠他胳膊,然后站起来朝魏狗子伸出手说。你好魏哥,我是海龙叔的远房侄子,想跟你谈谈这次的事情。

魏狗子白了我一眼,手都没往起抬,嗤之以鼻的轻笑说,想跟我握手起码得是局长以上级别,你不够资格!

“嗯!人家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看来你这个司机的级别也不低呐!”我把手放下,微笑着说:“脸这玩意儿,给你的时候,你就自己接着,别回头,我不给你脸了,你有跪在地上冲我求。”

“小子!你特么吓唬我呢?知道我给省里的谁开车么?说出来吓死你!”魏狗子“啪”的拍了下桌子,指着我鼻子就站了起来。冷哼说:“算了,估计以你这种土包子,也不可能认识什么省里的达官贵人,叔,以后找帮手。找点像样的,你看看这帮小孩,最大的估计也就二十五六岁,拉出来能干嘛?”

我笑了笑说,石市四大家族。不知道你主子算哪家?

“你居然知道四大家?看来你不是武市的人吧?”魏狗子的俩眼瞬间睁大了。

其实我也就是诈唬,我寻思这种领导的跟班应该都听过省会四大家族,如果能吓唬住最好,吓唬不住大不了让他吃点苦头,反正天高皇帝远。我又不是武市的,办完他直接回不夜城躲着就OK。

瞅他脸色有点紧张,我接着说,我不光知道四大家,还和王家、孔家的关系很不错。哥们罩着放亮点,别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你到底是什么人?”魏狗子一脸警惕的低吼。

我还没来得及出声,张海龙已经先我一步牛逼哄哄的站起来说,崇州市的赵成虎。听没听说过?在崇州市什么地位,你自己去打听!

我心里咒骂了句“真JB是个棒槌”,可他话已经说出口,我也不好再埋怨什么,干脆很利索的承认了,我说:“我叫赵成虎,在你主子面前估计就是个弟弟,不过从你面前,我是个爷爷辈儿!”

魏狗子顿时间笑了,指着我鼻子说,原来你就是赵成虎啊,老子明告诉你吧,你的好日子快到头了,你知道前阵子被你搞垮的那个钱大龙是什么人嘛?他是我领导的亲侄子!赵成虎,你完蛋了!

我的眉头顿时皱了下来。朝着旁边的胡金使了个眼色,胡金两步跨到魏狗子的跟前,一把掐住他的脖颈就提溜到我跟前,狠狠的甩到地上,我走过去一脚踩在魏狗子的脸上冷笑:“你主子啥级别,跟我老老实实说清楚!”

魏狗子挣扎着想要爬起来,我干脆把脚挪开,朝着后面的二三十号兄弟招招手说,给我打!打到他跪下喊爸爸!

一帮小青年抄起凳子围上魏狗子“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猛打,饭店里的服务员全都看傻眼了。张海龙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朝着我轻声说,大侄子,这个杂碎现在可不是一般人呐。

我笑了笑说,不是一般人?咋地?他死了能原地复活么?

现在已经不单单是张海龙的事情了。如果今天不弄清楚钱大龙的背景,我真怕自己哪天死的都不知道。

打了差不多能有五分钟左右,魏狗子匍匐在地上嗷嗷的惨嚎,狂叫“爸爸”。

我冲着张海龙说,张叔,劳烦你带路,咱们现在到你的矿上去,我需要个安静的地方好好问魏狗子几句话。

张海龙硬着头皮点点头,带着我们匆忙离开饭店。

我们开车驶出市区,又继续开了有半个小时左右。才接近一处山脚,坑坑洼洼的路面走起特别的颠簸,一路碰上很多大卡车,要么拉着石头子,要么拉着煤,尘土飞扬的。

到了一处门上贴着封条的矿场门口,张海龙下车去把门打开,然后冲我说,成虎侄子,你先问你的话,我这会儿回去给饭店那些服务员点好处费封口,尽量别再矿上闹出来人命...

我“嗯”了一声,招呼兄弟们把魏狗子从车里拖下来。

魏狗子下车以后,就跪在地上抱住我小腿一个劲地求饶,我一脚踹开他,点着一根烟问,跟我原原本本说说你主子的背景,还有他准备怎么对付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