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 别跟我谈背景/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摸了摸鼻梁骨回头问那几个中年人,哥哥们,那个孟瘸子敢招惹不?

几个中年人粗声粗气的扯开嗓门喊,干就完了呗!

胡金压低声音冲我说,趁着他们几个今天喝懵逼了,咱抓点紧,车里面有几杆铁砂枪,吓唬人足够了,我这几个老哥们早就都金盆洗手了,现在有家有口的。明天酒醒了,指定不会陪着咱们招三惹四。

我干咳两声问,会不会给他们惹上啥麻烦?

胡金坏笑说,最大的麻烦就是把他们又逼着玩社会。

然后不等我再说什么,胡金一脚踹在那小黄毛的脸上骂,再敢吱一声,老子把你舌头拔了信不信?

小黄毛吓得赶忙捂住嘴巴,这小伙今天出门肯定没看黄历,要不然也不会肚子上被捅个啤酒瓶碎片,大腿上还让插了一双筷子,看到胡金凶神恶煞的模样,他吓得浑身筛糠似的直哆嗦。

我抚小狗似的摸了摸他脑袋冷笑说,就这点JB胆子,你混鸡毛社会?你老大是叫孟瘸子对吧?

小黄毛慌忙点点头说,大哥对不起了。今天是我嘴贱手欠,该怎么赔,您开个价!

胖子走过来,甩开膀子就是一记大嘴巴子扇在那小黄毛的脸上,也不知道这一巴掌胖子到底是使了多大力气,居然把他牙齿给扇飞两颗,然后又一脚踢在他脸上骂,还他妈挺有钱的哈,刚才不是牛逼嘛!你敢踢老子屁股,老子就踩你脸!

我忍俊不禁的说,他胖爷你这话听起来咋那么像自黑呢?

胖子“呃”了一声,抡圆了膀子又是一耳光抽在小黄毛的脸上,恶狠狠的骂,都怪你个傻狗,害的老子被嘲笑!

小黄毛半跪在地上,委屈的捂着脸不敢吱声,满嘴往外直流鲜血。

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哪怕是火车站周围也安静下来,偶尔有些赶车或者下车的人,也只是匆匆瞟两眼就快速离开,不远处也就几辆出租车司机看热闹似的往过伸脑袋,我瞅烧烤摊老板欲言又止的模样,也知道他害怕在的摊子上继续闹事,就朝胡金轻声说,金哥,给老板拿五百块钱,麻烦人家一晚上。

胖老板赶忙摆手不要,胡金硬塞给了他,看胡金一脸的凶狠样,老板也敢再吭声。

我蹲到小黄毛的跟前微笑说:“行了。我也懒得跟你废话,小弟做错事,那就是大哥不会管教,走吧,带我去见见你老大。”

那小黄毛估计早就巴不得让自己老大出面。强忍着腿上的疼痛爬起来,胡金一把薅住他头发喝斥,往哪走呢?上车,直接说怎么走就行。

接着我们将那几个社会小哥像塞垃圾似的硬推进面包车里,朝着孟瘸子所在的“泰和洗浴”出发了,到达地方以后,我没管其他人,拽起小黄毛就往洗浴中心里面走,胡金和胖子一人抱一杆铁砂枪跟在我身后。

铁砂枪看起来有点像抗日战争时候用的那种“三八大盖”步枪,不过要短很多,而且里面也不是装子弹的,装的是铁珠子,其实没多大的杀伤力,就是模样唬人,和真家伙一比。简直就是玩具。

我们闯进洗浴大厅以后,前台两个服务员刚站起来说“您好!”

胖子直接怒气冲冲的吼了句,闭嘴,蹲下!

胡金的那几个朋友,后我们一步进来。直接将洗浴中心的卷帘门给拉了下来。

“前面带路!”我松开小黄毛,一脚蹬在他屁股上,小黄毛一路小跑的往二楼蹿,我们不紧不慢的跟在他身后,上了二楼以后。就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两边都是小房间,此刻不少房间里传出女人发出那种声音。

小黄毛在一间门牌号是“808”的门口停下脚跟,一脸惊恐的指了指房门朝我说,我老大就在里面。

“敲门!”我一把推在他后背上。

小黄毛“咚咚”敲了两下屋门。里面也不知道正干什么呢,半天没动静,胖子举起枪托“咣”的一下砸在小黄毛的脸上骂,没特么吃饭是不是?

说罢话,一脚就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屋里摆了张双人床,四五个光着膀子,后背都是纹身的青年人正盘腿坐在床上打扑克,床上扔了一大堆钞票,见到我们这些不速之客突然闯进来。几个青年全都吓了一跳,纷纷要往起站。

胡金和胖子举起家伙指向他们,胡金暴喝,谁特么敢动我打死谁!

我将房门关上,从他们边上抓起中华烟。点燃一根,吐了口烟雾朝着几个青年微笑说,谁是孟瘸子?

几个青年齐刷刷的看向坐在最里面的圆寸头青年,“圆寸头”的胸口处纹了一只展翅雄鹰的家伙,长相就带着几分凶狠,三角眼,眼珠子往外暴突,眉尾松驰,脑门正中心有一条拇指粗细的刀疤,见同伴都看他。他想不承认也不行了,抽了抽鼻子,很淡定的也抓起一根烟塞到嘴里。

我走过去一把打开他嘴里的烟微笑说,你小弟惹到我了,这事怎么算?

“朋友混哪的?咱们好像没什么过节吧?”孟瘸子又重新拿起一根烟放到嘴里。皮笑肉不笑的说,我在火车站玩一两年了,虽然这块不属我混的最好,可我之所以能屹立不倒,说明肯定有自己的背景。所以我劝你...

不等他把话说完,我抓起旁边的烟灰缸,照着他的脑袋就猛拍,连续拍了他七八下后,我才喘着粗气停手。看了眼孟瘸子仍旧微笑说,别跟我谈背景,谁都是一条命!

这个时候走廊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嘈杂声,听起来好像来了很多人,从外面“叽里呱啦”的破口大骂。

孟瘸子擦了擦脸上的血迹,一点不带犯怵的,咬着嘴皮恶狠狠的盯着我低吼,我的人来了,今天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敢特么打我。

“金哥,让外面的杂鱼闭嘴!”我回头朝胡金昂了昂脑袋,然后抓起烟灰缸照着孟瘸子“咣咣”又是几下,把他从床上直接砸的摔到地上,我骑在他身上继续抡胳膊。

胡金比划了个OK的手势,拽开门就走了出去,紧跟着就听到“咚”的一声闷响,随即传来好几个人惨嚎的声音,胡金很淡定的站在门口说,来!不服气的继续骂街!

走廊里瞬间变得安安静静。

我“呼呼”喘着粗气,看向孟瘸子说,你的帮手哑火了。可以谈谈咱们的事儿吧?

孟瘸子此刻才有点害怕,满脸像是涂抹了燃料似的红殷殷的一片,语气放缓了很多说,你想怎么样?

“看来你还是没想好啊!”我攥紧烟灰缸又往他脸上拍了几下。

孟瘸子这次尖叫着求饶,大哥我赔钱。需要赔多少,我就赔多少,绝对不带还嘴的,别打了,再打真快打死我了。

我喘息着站起来,摸了摸他脑袋上骂,你就是特么属黄瓜的,跟你好好的唠嗑,你不要,非逼我动气!我听说火车站这附近就属你孟瘸子混的最大是吧?

孟瘸子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摆手说,大哥我就是个弟弟,放我一条生路。

“行啊,从今往后你跟着我混,有没有问题?”我一脚踩在孟瘸子的脸上,用力磋了两下。

孟瘸子哆哆嗦嗦的回答:“没..没问题,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老大。”

我舔了舔嘴唇冷笑说,空口无凭,拿出来点让我能信任的东西。

“我..我没法证明。”孟瘸子犹豫了一下摇摇头。

我“嘿嘿”笑了,再次抓起烟灰缸就朝孟瘸子走了过去。

这家伙绝对是让吓怕了,赶忙抱住脑袋嘶吼“有,我有!”

我停下脚步,厉喝:“那他妈不快点拿给我?”

他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猛地一把推在我胸口,拔腿就往门外跑,胡金当时也没回过来神,被他给撞了个趔趄,“给我弄死他们!”孟瘸子朝走廊里的小弟呼喊。

走廊外面堵了二三十号马仔,可能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

我赶忙抢过胖子手里的铁砂枪撵了出去,朝着孟瘸子的后背“呯”的一下就叩动扳机,孟瘸子“啊!”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上,爬起来还准备继续跑,胡金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拖住他一条腿又拽了回来。

有几个小弟还想动手,我直接将枪口指向了他们,那几个马仔马上扔下手里的片刀,两手抱头蹲在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