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8 小胡同里遇熟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胖子也没客气,跟着他一块往对面的老楼走。

他家住四楼,典型的两室一厅,屋子整理的倒很干净,组合式的老沙发,大脑袋电视,透过透过斑驳的墙皮,能看出来这房子绝对有些年头了,说不准比我年龄都大,客厅正中间挂着一副全家福。看起来其乐融融得。

瞅我上下打量屋内,他摸了摸鼻子笑着说,老爷子辛苦一辈子就给我拼了套房子。

我点点头望向墙上的全家福问,大哥还没娶媳妇么?

他愣了一下,脸色变得稍微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说,离了!前几年我从外面瞎混,结果被判了五年,老爷子被我给活活气死了,我媳妇带着孩子跟别人过去了,全是自己作死,怨不得别人。

我歉意的冲他干笑说,不好意思啊大哥。

他摆摆手说,没啥不好意思的,实事求是嘛,也别喊我啥大哥二哥的了,瞅身份,你估计可比我社会的多,我叫朱建华,熟悉的人都喊我朱老五,你也喊我老五吧。你们先坐着喝口水,我去弄几个硬菜,咱今天喝会儿。

我说,晚上不出摊了?这都眼瞅天黑了。

朱老五无奈的叹口气说,说是有什么重要人物要来视察工作。这个礼拜火车站周围都不许摆小摊。

然后他就跑到厨房去准备,我绕着屋里来回转了一圈,走到阳台的地方,冲对面的那栋花园小区张望,他家阳台的位置特别好,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小区大门口。

观察了一会儿后,我走到厨房门口问朱老五,五哥你说对吗那栋小区住的都是有钱人?

朱老五当时正在剥蒜皮,头也没抬的坏笑说,准确的说里面住的都是些年轻姑娘,跟权势人物藕断丝连的那种关系,兄弟你应该懂吧?尤其是到夏天你蹲门口看吧,进进出出的都是大白腿,各种豪车应有尽有。

我抿了抿嘴唇说,五哥你知道钱进这个人不?是省里的重要人物,听说也在对面住,跟我是远方亲戚。

朱老五摇摇头吧唧嘴,我就是个屁民,每天吃啥都想不明白,哪有功夫关心那些国家大事。想看大人物的话,你可以到长安区去溜达,那边是政府的办公楼,什么级别的都能见到,在咱们石市最牛逼的不是坐办公室那帮人。而是四大家族的人,哪个出来不是横着走的角色。

胖子不解的问,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五哥?

朱老五“嘿嘿”一笑说,夸张?你是没见过正经八百的狠人,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跟着一个挺牛逼的大哥混,我那老大的亲哥哥是桥西区的一把手,这背景够厚吧?有次我老大喝多了,到洗头发找姑娘,不知道因为啥跟个小伙子干起来了,扇了对方那小子一耳光,就是这一耳光啊兄弟,我老大进去蹲了十五年,事发好几年以后,我才听人说。挨打那小子的爷爷过去是个老革命。

胖子一脸不相信的撇撇嘴说,真的假的,听起来咋那么悬乎呢。

朱老五将蒜头拍碎后,点着一根烟,长长吐了口烟雾说。石市是座老城,《解放石市》那部老电影看过没有?打完仗有些人撤了,有些人留下来任职,成为石市第一批的实权人物,很多人都是挂衔的。即便退休了,余威还在,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孔杜王柳”四家,也是现在石市的四大家族。

“孔杜王柳么?看来孔家真的排行老大啊?”我舔了舔嘴唇笑着说,脑海中又出现“孔令杰”的模样。

朱老五叼着烟开始择菜。笑呵呵的说,可不呗,听说孔家之所以最强,是因为当家老爷子现在都还活着呢,估摸九十多岁了。关系网能延伸到京城,其他三家也不差,家里有当领导的,也有做买卖的,这些都是听老街坊们传的,具体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些人都跟电影里演的一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跟咱们普通老百姓扯不上半毛钱关系,对了兄弟,你们来路也不简单吧,不然能把孟瘸子治的服服帖帖。

我笑着说,还成!反正办孟瘸子这类小角色没啥难度。

朱老五干笑了两声,没有继续再往下问,毕竟我们的关系没有熟络到知根知底的程度。晚上我们从他家吃了顿饭,闲扯了两三个钟头,对火车站附近的情况,我也算有个大致了解后就带着胖子告辞了。

毕竟我们到石市不是交朋友的,家里还有一大票兄弟在等着。也不知道苏菲有没有偷偷哭鼻子,我爸现在肯定也着急的不行,一想到家里人翘首以盼的在等我们回去,我恨不得现在就扛几个雷管炸了狗日的钱进。

晚上十点多钟,我和胖子从朱老五家出来,胖子喝的也有点迷瞪,他酒量本身就不好,还非得跟人家朱老五划拳,让人灌的五迷三道,我们两人出门。外面小风嗖嗖的刮,我不由将自己的领口立了起来,琢磨着打车回去吧,走了半天愣是没碰上一辆出租车。

不过我还是知道大体过来的方向,寻思干脆步行回去,只当是醒酒了。

走了五六分钟的样子,路过一条僻静的小胡同,我看到里面好像在打架,四五个小青年正围着一个家伙在暴踹,嘴里骂骂咧咧的喊着“让你抢生意!”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瞟了一眼后,我拽起胖子加快脚步,胖子揉了揉眼睛盯盯的望着胡同里面,拽了他好几下愣是没拽动,我没好气的骂了句“里面有你老相好啊?”

“操特妈得。是火车上内个狗杂碎!”胖子吐了口唾沫,摇摇晃晃的就冲了进去,生怕胖子会吃亏,我赶忙跟了进去。

胡同里总共有四五个小青年,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一个个耳朵上都挂着大锥子似的的耳钉,这种天气居然只穿件花衬衫,衬衫的扣子拉开,胸口处还露着不知道纹了什么东西,打扮的都很社会。

胖子冲进小胡同,随手就从地上捡起来一块板砖,一把推开一个社会小哥,朝着被打得那小伙儿脑门“草泥马!”就拍了一砖头,把周围的几个小青年都给惊呆了,纷纷傻眼的瞅着我俩。

我这才看清楚被打的那家伙竟然是陈二娃,就是从火车上拿迷药迷晕我们的那个小贼,气顿时不打一处来,也冲过来抬腿就往陈二娃的身上踹,陈二娃蜷缩在墙角朝着我干嚎:“莫打老,莫打老...”

“你奶奶个哨子的!老子们的手机呢?钱呢?”胖子一把提起来陈二娃。抬起胳膊就是一巴掌呼在他脸上。

陈二娃鼻子顿时往外喷血,哭丧着脸指向旁边的几个小青年说,让他们抢了!

胖子气呼呼的转过身子冲几个小青年伸手要,把我们手机还回来。

几个社会小哥互相看看,全都笑喷了。其中一个脸上满是疙瘩,看起来像是领头的小伙儿,上来就推了胖子胸脯一把骂,你他妈喝多了吧,他说啥你信啥?他要说你是我儿子。你是不是也得管我叫声爸?

“哈哈..”几个小青年全都大笑起来。

“我去尼玛的!”胖子一把勒住对方的脖颈就扳倒在地上,我也没犹豫,抄起砖头就往距离我最近的一个家伙脑袋上拍,陈二娃犹豫了一下,两手抱住了一个家伙的双腿一把拽倒,骑到对方就挥拳头,一边打嘴里一边念念有词的骂,格老子得,龟娃儿敢打老子!

对方四五个人,我们仨打起来其实也不吃亏,猛不丁我看着陈二娃从衣服口袋摸出来一把弹簧匕首朝着身子底下的混混就举起个胳膊。

“啊!”的一声惨嚎,跟我们对打的几个社会小哥全都傻眼了,陈二娃抹了把脸上的血迹,握刀指向其他几个人吼,尼玛卖批,都别动,把刚才抢老子的东西交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