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9 跟我走/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几个社会小青年顿时傻了眼,我趁机一砖头拍在旁边那个比比划划的小伙脑袋上,胖子也一脚跺在满脸都是疙瘩的小老大脑袋上,陈二娃鼻青脸肿的揪着个小混混站起来,拿刀尖顶住那混混的脖颈,指向我和胖子吼:“你们两个龟儿子也别动!”

我当时就给气笑了,刚才他让人揍的好像孙子似的,要不是我和胖子突然出现,狗日的今天指定让人捶成猪头,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还跟我俩装上了,我舔了舔嘴唇朝陈二娃冷笑说,兄弟,你这样好像不厚道吧?从火车上我们拿你当朋友处,你居然反偷我们?哪里对得起侠盗俩字?

陈二娃一脸的气急败坏,恼怒的咒骂,你给我闭嘴!

胖子挽起胳膊就往跟前走,陈二娃眉头一皱,攥起家伙式朝旁边那混混的大腿上“噗”的又是一下。扯开嗓门吼,谁特么也不许动,把刚才抢老子的东西全都交出来。

几个小流氓赶忙从兜里往外扔东西,钱包、手机、现金。

我瞟了一眼地面,根本没有我们仨的手机,目视陈二娃问。我们的手机呢?

胖子气呼呼的继续往前走,陈二娃脖颈上的血管都凸出来了,咬牙切齿的照着旁边那混混大腿上“噗嗤”又是一下,恶声恶气的大喊,我让你娃站住别动,是不是没听懂?

胖子“呸”的吐了口唾沫,弯腰从地上找砖头。

被陈二娃钳制住小混混委屈的哀求:“大哥,我没动啊。”

“闭嘴!”陈二娃脸色铁青的低吼,手握匕首指向我和胖子诈唬,你们俩要是再敢动一下,我就弄死他!

小混混“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可怜兮兮的望着胖子祈求,爷爷我求求你了,你别再动了成不?他真下手啊!

那小混混的左腿鲜血直流,看起来异常吓人,可我不知道却格外的想笑,我抓了抓后脑勺说,二娃咱们哪说哪了。你偷我们的那些现金,我不要了,就当江湖救急,但是必须把手机还给我,手机上我记录了很多重要的东西。

“友谊路君子小区,七单元207!裕华区天湖别墅17栋...”陈二娃冷眼打量我,不紧不慢的从嘴里念出来几个地址,竟然全都是钱进的房产,敢情这孙子看过我手机,而且把里面的内容全都记在了脑子里。

陈二娃冷笑说,还得谢谢你给我提供的这些发财的地址,我知道你们想去干什么,手机我早已经卖了,咱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就当没见过,你们走吧。

我沉思了几秒钟,点燃一根烟,不紧不慢的瞟了眼旁边的几个小混混摆摆手说,你们都走吧,以后欺负人罩子放亮点的,越是老实人离的越远点,不然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

四五个小流氓刚开始以为我们是一伙的,蹲在地上大气不带敢喘一下的。听我发话后,一个个拔腿就往胡同外面跑,恨不得爹妈少生了两条腿,把自己的同伴直接给抛下了,所谓的兄弟义气,在他们眼里或许只是一个屁。

“格老子得。回来!谁让你们跑的!”陈二娃暴怒的大喊大叫,不过对方早已经逃之夭夭,见到人都逃远了,陈二娃握着家伙式又准备朝旁边的小混混下手,我很干脆倚靠在墙壁上,看热闹似的摆摆手说:“你随意,我看着,有种你就宰了他,完事咱们再详谈,你淡定是因为你不怕死,我比你更淡定是因为我不怕你死,今天你说破天也得跟我走一趟!

手机里记录了二十多处钱进的房产,我自己只记住几个,如果这孙子都记下来的话,说什么都得把他绑到身边,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嘴里没句实话,万一走漏出去消息,事情简直不堪设想,而且我们想做掉钱进的话。貌似这个家伙能派上用途。

陈二娃长出两口气说,你们的手机我已经卖了,里面的东西全都删掉了,不会暴露任何,放心吧!之前我确实急用钱,才会不得已为之的。地上的那些手机,你们看中哪个随便选,就当是我赔礼了,想让我跟你们走,不可能!

我将烟头直接弹到陈二娃的脸上冷笑说,我认真的时候你别闹。我给你脸的时候别太傲!听懂没?我可以分分钟让人把这条胡同堵死,到时候咱们就不是用这种方式聊天了,既然你看过我手机,应该能猜出来我们都是一帮什么人。

陈二娃犹豫了几分钟,一把将旁边的可怜蛋推开,凶狠的骂了句。滚!以后别让我在这片看到你们。

那倒霉的小混混捂着腿一瘸一拐的跑出胡同。

陈二娃很干脆的把匕首“咣当”一下扔到地上,然后两手抱头蹲在地上嘟囔“打吧,打完以后咱们两清了!”

我哭笑不得搓了搓脸说,只要你老老实实的跟着我,我不光不会打你,还会好吃好喝当祖宗似的供起来你。你觉得咋样?

陈二娃一脸的愕然,不敢相信的吸溜两下鼻涕说,真的?我需要做什么?

我点点头说,暂时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这两天带着我到我手机里记录的地址去转悠两圈就OK,如何?

陈二娃拨浪鼓似的摇摇头说,不干,你们要做的事情都是杀头的买卖,钱进是什么身份,我早就打听的清清楚楚,我就是个小蟊贼,这种大案子真不敢干。

我回头看了眼胡同口,确定后面没人后,直接从怀里掏出来从孟瘸子那缴获的手枪,指向了陈二娃微笑说,我最后问你一遍,干不干?

“干!”陈二娃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接着点头哈腰的贱笑说:“大哥。有什么话好好说,别东倒动枪的伤和气,不就是带着你们踩点嘛,这种事情我最拿手了。”

胖子走过去,一把将陈二娃揽在怀里,恨恨的咒骂。你个瘪犊子,要是再敢耍花招,老子立马弄死你!

陈二娃讪笑的摇头,不会的,肯定不会!

往出走的时候,陈二娃也没忘记地上的那些“战利品”。脱下来自己的外套,一股脑全都包了起来,我们前脚刚离开小胡同,后脚几辆警车就呼啸着开了过去。

陈二娃吓得赶忙躲在胖子的身后,我瞥了一眼说,看架势这片的警察应该对你挺熟悉的吧?惯犯?

陈二娃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吱声。回到孟瘸子的洗浴中心,我让陈二娃将我手机记录的那些地址全都写在纸上,然后让胡金看住他,把胖子叫到屋里。

胖子一脸不解的问我,怎么了三哥?

我递给他支烟说,咱俩认识多久了?

胖子想了想说。再有俩月过年,认识差不多快四年了吧。

我点点头说,四年了,你性格还是跟过去一样莽撞,真的应该好好改变一下自己了,特别是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不管是昨晚上还是今天在胡同里,咱们其实都是在赌命,假设昨晚上那小黄毛或者今天这帮小混混手里有枪,你说咱们死不死?

胖子抽了口烟压根没当成一回事的嘟囔:“人死屌朝上,他们欺负咱,还不许咱还手是咋地?弄死一个保本,弄死俩赚了!”

“然后呢?”我平静的望着他“干死他们之后,咱会被条子通缉,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没有人去帮我们打点后面的事情,被通缉,咱们是滚回老家还是换个地方躲藏?整不好就被抓住了。之后扔进牢房,这辈子就这样了?”

胖子有点不服气的说,三哥,咱这不是啥事没有嘛。

我语气冷了下来,皱着眉头说:“那是因为运气好,你自己想想昨天的小黄毛有七八个人。今天那帮小混混也是五六个,咱们只有两个,你我不是胡金、蔡亮的身手,你用刀扎了人家一下,人家要是反过来怼你一刀呢?刀枪无眼,我的傻兄弟,万一真死在这么一群小地痞的手里,你不觉得憋屈么?”

胖子沉默了,眼珠子盯盯的望着我,迟疑了几分钟后开口说,三哥我承认你说得全对,我确实脑子有点短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我感觉你变得好陌生,要是照以前,我跟人干仗,你不说夸我,起码不会像今天这么熊我。

我自己了解自家兄弟的性子。从兜里把烟拿了出来,递给了他一支,自己点着了,也给他点着后,叹了口气说:“不是我的血性没了,而是咱们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更不能死在那种小瘪三的手里,以后做事情千万不要那么冲动,我们现在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一点后台,出了事情没人给咱们擦屁股的,想欺负人可以,但咱必须要占尽优势!”

胖子耷拉着脑袋低声说,我记住了三哥。

我拍拍他肩膀说,傻狍子,眼下就你、我、金哥仨人从外面,家里的兄弟们全都指望咱,咱可以死,但必须死的值!如果这条命是做钱进的时候丢的,我觉得无怨无悔,我不是想训你,只是想告诉你,以后做事情也要先过一遍脑子再动手,不管我在不在你身边...

我刚说完话,胡金推门走了进来,冲着我说,小三爷,那个小贼非说让咱们带他去解决一下生理需求,咋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