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0 无处不在的孔家/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疑惑的问,洗浴中心里还缺炮?让孟瘸子给他多安排几个呗。

胡金哭笑不得的说,那小子说自己的家伙式认生,必须得去熟悉的洗头发才能释放,给我说了个地址,非让我带着他去。

我想了想说,那去吧,顺便带上胖子,你们都好好的放松一下,记住那啥的时候安全措施做好了,别染一身病回来。

一听要“释放自己”,胖子两步蹿了出来,贱嗖嗖的搓着两手说,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三哥!

我开玩笑的打趣说。把我一下子跟你爹提到一个辈分儿上,我会骄傲的。

“滚犊子!”胖子笑骂了一句,急不可耐的拽着胡金就往外走。

我寻思陈二娃应该就在附近,故意提高嗓门说,金哥。如果那小子敢跑的话,就把他腿干折,拖回来!

他们走了以后,我招呼孟瘸子的一个马仔出去帮我买了份石市的地图,然后拿起来陈二娃刚刚给我写的钱进的房产研究,把距离比较近的地方圈在一块,寻思着这两天挨个去踩踩点。

至于具体怎么干,我还没有眉目,只想着先确定下来钱进到底从哪住再说,研究了会儿地图后,觉得没啥意思,我就打开电视机消磨时间,看着看着居然就睡着了,感觉好像刚睡熟,房门猛地就被人“咚咚”猛敲了两下。

我有些恼怒的骂了句娘。吼了声“进来!”

孟瘸子有些紧张的说,三爷,你朋友被警察抓了。

“卧槽,因为什么?”我一激灵从床上爬起来问他。

孟瘸子挠了挠头说,派出所打电话过来说是涉嫌嫖昌,我估计他们是被人给“仙人跳”了,没在火车站附近,在裕华区那片儿,那黎的条子我也不太熟悉。

我恨恨的骂了句“操!”,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个陈二娃捣的鬼,我长出了一口气问他,那边警局怎么说的?

“啥也没说,就是让家属过去一趟!”孟瘸子望向我回答。

我叹了口气说,你带个两三万块钱吧,我估摸着怎么也得缴点保证金。

坐在孟瘸子的“路虎”车里,我笑呵呵的问他,事情办的咋样了?

孟瘸子说,洗浴中心的牌子还需要等两天才能做好,网吧和出租车的事情已经在落实了,目前进展挺顺利的。三爷我感觉这两单买卖如果干成了,肯定能赚大钱。

“这些都是小钱,只要你听话,以后多得是挣钱的机会,我跟你说哈。等网吧弄好以后,你找点小弟到另外几家网吧去闹事,能把他们砸的不敢开业最好,实在不行就让他们提价,他们一个钟头五块钱,你四块,就保证稳挣不赔!”我望着车窗外的风景笑呵呵的说。

孟瘸子点点头,朝我翘起大拇指说,三爷,你真有路子!

到了裕华区警局,我俩直接走了进去,在办案大厅,我看到胖子和胡金老老实实的蹲在墙角边,头一回看到胡金这副模样,我感觉挺好玩的。那个陈二娃果然没在。

胖子不服气的仰着脑袋正八八九九的跟一个民警絮叨,我从洗头发认识了一个女孩,我们一见钟情,不到一个小时就有了夫妻之实,虽然她很努力的配合我。但我却突然不爱她了,就象征性的给了她几百块钱的分手费,过分么?警察叔叔,你告诉我过分么?

民警瞪了他一眼说,确实不过分。可关键是女孩已经承认自己身份了,少废话,等着你家里人来接你吧,小小年纪不学好,我倒要看看你家大人是怎么教的。

我干咳了两声说。指向胖子和胡金朝民警说,我是来保释他俩的。

“我让大人过来领人,你是他俩谁爸爸?”民警不耐烦的训斥我。

我讪笑着说,干的,我是那小胖子他干爸。

孟瘸子赶忙凑过去递烟。然后跟人说了半天的好话,又交了一万块钱罚款,才总算把这对活宝给保出来,出来以后,我问胡金,金哥以你的本事咋也让按了个现行?是不是入戏太深,没来得及拔出来啊?

胡金老脸瞬间红了,一脚蹬在胖子的屁股上骂,狗屁,我什么都没干,就是普通的捏了捏脚,还不是因为这个傻屌,听见警车来了,我拽着他往出跑,这缺货裤子居然都没穿好。本来我寻思先跑了再说的,他从后面可怜兮兮的让我陪他,后来我又一想反正也不是啥大事,就来了!

“陈二娃趁机跑了?”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问。

胡金疑惑的说,没有啊。他跟我们一块被抓进来的,我以为咱们从门口等他呢。

孟瘸子很有眼力劲儿,冲我说,叫陈二娃是吧?我再进去问问。

没多会儿孟瘸子出来了,摇摇头说:“陈二娃早就放出来了。警察说他就是个送外卖的,小姐可以作证,我估摸着肯定是那帮小姐收了好处费。”

我想了想问胡金,金哥还记得刚才那家洗头房不?

胡金点头说,记得!

我咧嘴笑着说。带路,我相信那个陈二娃就在这附近混,刚才他喊的小姐叫什么名字?

胖子赶忙出声说,不知道叫啥,不过我记得是八号技师!长得特水灵。我想跟狗犊子换换的,他差点没跟我急眼。

我朝孟瘸子说,瘸子,你打电话喊点兄弟过来,咱俩先进去探探底!

我猜测陈二娃找的那个小姐绝对跟他很熟悉,而且关系还很不一般,胡金一身的纹身,只要眼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不是善茬,没人会傻逼呵呵的给这种硬茬子玩“仙人跳”,所以我觉得是陈二娃进房间以后偷偷报的警。

很快我们就到了胡金他们之前去的那个洗头房路口,孟瘸子乐呵呵的介绍,这条街叫北纬路,老石市人都喊“花街”,整条街上全都是干那一行的,不过这条街的老大惹不得。外号“狐狸”,听说是跟着孔家人混饭吃的。

我冷笑着说,孔家可真是无孔不入啊。

孟瘸子无奈的说,没办法,人家势大。石市八个区,哪个区都有孔家的势力,其他三大家族相对就稳当很多,就是一门心思的做生意,孔家是黑白通吃,所有挣钱的买卖都想掺一脚。

整条街确实如孟瘸子介绍的那样,三四十间店铺,除了街口有几家简单的小餐馆,三四个小超市,还有个保健品店以外。剩下的二十来个店子都是KTV,洗浴中心,按摩房之类的场所,不过规模都特别的小,跟不夜城没法比。倒是有点像我们县城以前的那条商业街。

胡金脸色臊红的指路,最后在一家粉红色招牌的洗头房门前,胡金让孟瘸子停下了车,指了指门脸说,就是这家!

我瞄了一眼洗头发的玻璃门。见到里面坐着四五个穿着黑色短裙的姑娘,都是20多岁的年纪,一个赛一个身材好,脸上全都画着浓妆,有的低着头看手机,有的在聊天。

那大厅也就几平米的样子,里面的摆设也很简单,一个柜台,两排沙发,就连象征性的理发工具都没有,正对着门口的地方有楼梯,办那种事情估摸着应该是到楼上。

我和孟瘸子直接下了车,站在门口来回瞅,故意装出犹豫不定的样子。

里面的几个姑娘见到我俩往里看,就故意将自己的短裙微微往起撩,若影若现的漏出黑色安全裤,做出来一副挑逗勾引的样子。

我咽了口唾沫冲孟瘸子说:“就这家吧!”

咽唾沫的动作不是装的,的确是真情流露,毕竟我是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做过那种事儿的兄弟应该都知道,这玩意儿刚开始的时候特上瘾,所以瞅见几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我居然很不厚道的有了点感觉。

我俩刚拔腿往过走,玻璃门就被里面的姑娘打开了,四个姑娘,娇滴滴的冲我们弯腰打招呼:“先生好。”接着四双大眼睛就盯着我俩看,似乎在等待我们选。

孟瘸子递给我根烟说,三爷我听兄弟说八号技师的活不错,要不你试试?

“谢谢大哥,我是八号。”左手边一个披肩发的女孩儿轻轻往前站了一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