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 姐弟俩/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装的跟大哥大似的,昂了昂脑袋,别看我从不夜城就是干这个的,实际还真没怎么跟小姐们有过肌肤接触,有句话说的好“温饱思淫欲”,晚上从朱老五家好好的饱餐一顿,加上又喝了点酒,我的小心思不由活泛起来。

见我点头,八号技师冲着我笑了笑说:“楼上请。”

我瞟了眼孟瘸子,见他朝我点点头,我就跟着女孩子就楼上走,楼上只有四五个房间,那姑娘带着我进了靠最后的一间房,房间里面香喷喷的,亮着一盏粉红色的壁灯,让人有种心里特痒痒的感觉。

屋里摆设很简单,一张皮质按摩床,墙角有个隔开可以洗澡的地方,房间也就几平米大小,一个奶白色的床头柜,床边放着个衣架。女孩从床头柜里拿出来一套浴袍递给我问:“老板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保健还是按摩?”

我笑呵呵的打量面前的这个女孩,这女孩长得挺漂亮的,披肩发,大眼睛,皮肤很白,也很瘦。个头不算太高,也就一米六左右,说话的语调带着一股淡淡的川调,从她开口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这姑娘肯定跟陈二娃有关系。

望着她那双温柔的眼眸,我有些不太适应的咳嗽两声问,都有什么服务?给我介绍介绍,我听朋友说你这里好像有特服吧?

女孩蹲下身子帮我解开鞋带说,特殊服务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别的技师,我只做普通按摩,泰式、港式,还有养神保健,我建议您来个套餐服务,不过需要先交钱的。

我问她,套餐都有啥?啥价位?

女孩思索了一下说,就是先给你头疗,涂抹玫瑰精油,然后刮痧或者是推油,全套服务下来是二百八十八。

王龙“哦”了一下“那就套餐吧,你去找下跟我一块来的那小子。让他给你结钱,钱都是小意思,最重要的是安全不安全?我听我朋友说,你们这里经常被扫场子还有仙人跳啥的。”

女孩一脸认真的保证,大哥您放心,我们老板在这片很有面子,每次检查之前都会有人提前通知的,仙人跳那种事情更不可能发生,我们店铺跑不了,坑了您,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况且咱们也不是做那种事情,您不用担心。

“那行,你先去算账吧。”我点了点头,女孩帮我把鞋子脱了以后,换上一双拖鞋,然后轻声说:“来,先生,我先帮您换衣服,店里有规定,顾客就是上帝。”

我心里暗想,顾客是上帝那纯粹是放狗屁,她就是怕谈好价位以后,我跑了,至于她说不做别的服务,那更是装犊子,主要是看钱到不到位,不过我嘴上啥也没表现出来。任由她继续给我换衣服,然后我披了条浴巾走进了浴室,看到我满背纹身的时候,已经走到门口的女孩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快速走出门。

我随便冲了一个澡,出来的时候那女孩已经回来了,我懒洋洋的趴在按摩床上说。开始吧!手劲稍微重点,多按按肩膀和腰,我吃力!

女孩点了点头,很麻利的从床下拿出一个小筐,手上不知道抹了一些什么东西,就开始顺着后背慢慢往上轻轻的摩搓,纤细的手指捏揉在我肩膀上,说不出来的惬意,我没话找话的问她,听口音你不是石市人吧?怎么会好好的干这一行呢?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说,我是川西的,从小家里条件就不好,也没什么学历和手艺,所以就干这个了。

老一套的说辞,不夜城里小姐,十个有八个都是这套开场白,说真话我一点都不鄙夷干这行的,家里要是衬个百八十万,我相信没哪个女孩会愿意自甘堕落。

接着我们很随意的聊天,中途她还给我倒了一杯果汁,服务态度一直都挺好的。冷不丁我话锋一转,出其不意的问了句,我跟陈二娃是好哥们,就是他介绍我来这儿玩的,他现在人在哪?

“他在..”女孩完全是条件反射,更反应过来的时候,话已经到了嘴边。揉捏我后背的手指顿时间变得僵硬起来,我抽了抽鼻子爬起身微笑着看向她说:“老妹儿,剩下的活儿我就不做了,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怎么样能联系上陈二娃,我不难为你,而且再另外给你五百块钱好处费,怎么样?”

女孩摇摇头。故意装出一脸懵懂的模样说,大哥我不知道你说的陈二娃是谁,您要是不做的话,那我就出去了,有什么需要您再喊我。

我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冷着脸说:“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吧?既然我能找到你。就说明肯定是掌握了一定的证据,我好说好商量的跟你谈,你也配合着跟我交流,你放心,今天的话,肯定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

女孩娇怒的想要甩开我,很生气的喊出声来。你到底要干什么?我真不认识你说的什么二娃三娃,你弄疼我了!

“不说是吧?行,你出台多少钱?今天我包了,晚点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疼!”我一只手死死的攥住她手腕,从按摩床上坐起来阴沉的咧嘴一笑吓唬她说,我相信你老板肯定不会有钱不挣的,到那时候你想说,可没那么简单了。

女孩的眼圈顿时红了,蹲在地上哽咽起来,大哥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弟弟是不是偷了你什么东西?要是的话,你告诉我多少钱,我就算借,肯定也会把钱给你凑出来的。

“陈二娃是你弟弟?”我愕然的问道。这个倒还真有点出乎我意料,同时我也在心里对这个陈二娃更加厌恶起来,让自己亲姐姐出来干这一行,这小子就算不是个窝囊废,八成也不是啥正经玩意儿。

女孩哭着点点头说,大哥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

我这个人浑身上下就这一个贱毛病,瞧不得女人掉眼泪。看她哭的那么伤心,我心也软了,松开她手说,你那个缺德弟弟知道你做这个么?他也是够没种的,叫自己亲姐姐干这行?

女孩抽泣着点点头说,我弟弟知道我干这行,但是我真的不做那种事情,大哥我们实在是没办法啊,要不然也不可能沦落到做这一行,我爸是个烂赌鬼,欠了好多钱,最后他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扔下我妈和我弟,要账的人天天跑到我家去堵门砸玻璃,我妈高位瘫痪,我们逃都没办法跑。

听到女孩梨花带泪的这么说,甭管是真是假,我心里多少都有点不舒服,寻思着要不跟陈二娃聊聊,只要他保证不会跟任何人说我们的事情,大家以后就各不相干得了。我点着一根烟,使劲嘬了两口说,这样吧老妹儿,你把二娃喊过来,我当着你面跟他聊几句,保证不会难为他咋样?

女孩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摇摇头说。上次也有人这么说的,最后打断了我弟弟两根肋骨,大哥您想跟他说什么,我带话行不?

“不行!就两条路,你自己选吧,要么你把陈二娃喊过来,要么待会我找你们老板让你出台,我提前跟你说清楚,出台的话,可不止是我一个人,我手下还有二三十号小弟呢,别觉得老子好说话,你就得寸进尺!”我狠下心,板着脸冲女孩吓唬道。

女孩蹲在地上思索了半天。抹了抹自己的眼角,很可怜的说,是不是我今天晚上陪你一夜,你就能网开一面,放过我弟弟?

我差点没骂出来娘,心里又气又感动,这女孩也是够脑残的,为了袒护自己弟弟可以连命都能不要,我瞪着眼瞅了她半天,寻思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最后穿起来衣服,威胁她说,告诉你弟弟,我的事情不要出去瞎逼逼,不然我弄死你们一家三口。

穿好衣裳以后,我就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女孩抽抽搭搭的小声说了句“谢谢!”

下楼以后,我看到孟瘸子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几个姑娘惴惴不安的站在旁边,一个梳着“三七”小分头打扮的跟汉奸似的青年人正满脸陪笑的给孟瘸子上烟点火,门口蹲了十多号流里流气的小青年,估计都是孟瘸子的小弟,看到我出来,孟瘸子坏笑着问,三爷事情办的咋样了?

“先撤吧。”我寒着脸摆摆手。

孟瘸子拍了拍那“小分头”的肩膀吓唬了几句。

我让孟瘸子先把小弟都撵回去,然后招呼他把车停到路口,刚好能看到那家洗头发的地方,低声说,待会跟踪八号技师,陈二娃竟然是她亲弟弟。

“弟弟?”胡金和胖子同样也一脸惊诧。

我把刚才那女孩跟我说的话简单和他俩复述了一遍,孟瘸子咬着烟嘴说,不用那么麻烦,待会我安排个小弟去通知洗头发的老板,让他今天叫八号技师早点下班不就完了,对了三爷,为什么你要找那个陈二娃啊?

我瞟了他一眼说:“不该问的别瞎打听,知道的越多死的越早!”

不是我非死追着他们姐弟不松口,主要是事情太重要,容不得有半点差池,万一钱进知道我要来办他,到时候倒霉的可不止是我一个人。会连累我们身后的那一大票兄弟的,必要时候,我甚至想到了灭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