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 坏到骨子里/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瘸子安排小弟又跑到洗头发去吓唬了那个老板一顿,我们四个坐在车里静静的等候,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左右,就看到刚才那个八号技师从店里面脚步匆忙的走了出来。

换下黑色的小短裙工作服,八号技师显得不再那么妖娆,跟那之前在洗头发里一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反而多了几分小家碧玉的圆润,她穿一件粉色的休闲服,牛仔裤旅游鞋,妆也是淡妆,头发束成马尾,出了店子,她就直接朝街尾走去。

“瘸子,车开的慢点。别跟丢,也别让她发现。”我叼着烟朝孟瘸子交代。

孟瘸子猥琐的一笑,发动着汽车说,放心吧三爷,以前从火车站我没少干这类尾随抢包的事儿。很有经验!

出了街尾又是一条大马路,八号技师的脚步瞬间加快,几分钟以后她上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就像牛皮糖似的远远吊在后面。

敢情她住的地方距离“花街”还挺远的,出租车走了足足能有十多分钟。渐渐偏离了市中心,最后在一处偏僻的村口停下车,那女孩儿表情焦急的跑进了村子里面。

我没敢让孟瘸子开太快,就怕会引起她注意,毕竟周围没什么车,我们冒冒失失的进去,那女孩绝对能察觉,等她跑进去半分钟左右,我们才再次启动,村子里面挺拐的。岔路口也挺多,很快,就看到那女孩蹿进了一条胡同里面。

胡同口顶多也就两米来宽,车子肯定是进不去,我想了想后说,先回去吧!只要确定那小子就在这条胡同里住,其他事情都好办,那小妞傻呼呼的不知道咱们从后面跟踪,可陈二娃精的狠,这会儿八成已经藏起来了,咱们进去肯定也是扑空,老子就偏偏不进去,让他掉以轻心,明天多带点人打狗日的个措手不及...

之后我让孟瘸子又沿着村里转悠了两圈,确定那条胡同两头都是通的,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钟,我们几个再次朝陈二娃藏身的村子出发,孟瘸子这回喊来二十来个小弟,到了村子以后,就把胡同的两头都给堵住。

之所以选这个点来抓人。是因为这时候差不多该吃中午饭,据八号技师说,她妈高位瘫痪卧病在床,这个时间段肯定得有人在家给她妈做饭,本心里我认为八号技师说的应该是真话。家里要是没难处,谁会跑到风月场去卖笑卖肉。

到地方以后,我和胡金,胖子一块走进了那条胡同,胡同很蜿蜒,进去以后又走了二十多米,才看到有七八户人家,不知道陈二娃具体住哪一户,我没敢直接往里走,而是静静的打量观察,那小子太狡猾,稍微一不注意就有可能逃之夭夭,所以我寻思这回一定要万无一失的抓到他。

几个六七岁的小孩儿正端着碗蹲在门口吃饭,胖子轻声说:“三哥,要不我过去问问?”

我撇撇嘴说。问鸡毛,别打草惊蛇,再说你长得跟猪头焖子成精似的,别把小朋友给吓到了。

然后摆摆手,我们仨又往后退了几步。偷偷的探头往里看,正说话的时候,就看到一个贱嗖嗖的身影端着碗从一户人家里出来,指着其中一个小孩贱笑说:“胖虎,你碗底漏了!”

其中一个胖呼呼的小男孩。完全是下意识的捧着碗就翻了过来,面条瞬间洒了一地,小男孩“哇”的一声咧嘴哭了起来。

“噗..”我们仨顿时笑抽了,陈二娃这小子真是坏到骨子里了。

出来的人正是陈二娃,可能是听到我们的笑声。陈二娃回头朝巷子口望了过来,我点着一根烟索性大大方方的冲他昂了昂脑袋说,跑!接着跑,我看你个龟儿子这回能跑到哪去。

这陈二娃是真带种,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后。举起手里的碗就朝我们砸了过去,紧跟着“格老子得!”破口大骂一句,转身就往胡同那头跑,那速度真心快的一逼。

跑到胡同口,看到孟瘸子带着七八个小弟严严实实的堵在前方。陈二娃的脸色就变了,我笑着朝陈二娃眨巴两下眼睛说,跑哟?快跑!我看你会不会飞。

就在我漫不经心的嘬了口烟的时候,让我们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陈二娃“啊!”的嘶吼一声,好像不要命似的冲孟瘸子撞了过来,眼瞅着要到孟瘸子身边的时候,这孙子身体往旁边一倾斜,一脚踩在墙边的土墩子上面,接着猛地跳起,两手抠住旁边的民房墙檐,就爬了上去。

最少得有两米多高的墙头,这货居然只是凭借一个加速,助跑一跳直接就蹿了上去,行动敏捷的简直吓人。爬上墙头以后,陈二娃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我们视线里。

“狗犊子会轻功?飞檐走壁?”胖子一脸惊愕的长大嘴巴。

胡金吐了口唾沫说,狗屁的轻功,他就是弹跳高,加上刚才的一顿助跑。小三爷我去抓回来他!

说实话我当时也挺懵逼的,带了这么多人竟然又扑空了,这家伙确实有两下子,我舔了舔嘴唇上的干皮故意扯开嗓门喊:“没事儿,让他随意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到他家找他爹妈好好唠唠!”

胖子看我不住的眨巴眼睛,当时也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声音很大的配合我吼叫:“陈二娃,有本事你就躲着哈。千万别出来!老子这会儿就进去问候你妈!”

说完,我挥了挥胳膊,带着一帮人直接奔他刚才出来的那间房子走了过去,我们一行人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几步小跑。陈二狗竟然又胡同外面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冲到我身后,一把抓住我胳膊哀求:“大哥,我求求你们放我一马吧,我可以对天发誓,你的事情打死也不会外泄,如果违背誓言,就让我天打五雷轰,行不?”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扇在陈二娃的脸上骂:“要是发誓有用,还要欠条和账单有个JB用?二娃,我诚心实意的对你,你特么居然耍了我两回?真觉得我没脾气是咋地?”

胡金走到陈二娃的面前,一把勾住他的脖领子,拽到自己怀里。上去就是一记老拳抡到了他的脸上,愤怒的骂道:“我他妈好心好意带你去嫖,你竟然坑老子蹲警局,还差点坐牢!卧槽尼姥姥!”说完,胡金举手照着陈二娃的脸上“咣”的又是一拳头。

平常人都不可能扛住胡金的两拳头,更别说陈二娃那副单薄的小身板,被连着打放了两拳之后,他的鼻子和嘴角全是鲜血,跌坐在地上不住的求饶,胡金一把提起来了他,顶到了墙上,顺手又将自己的拳头抬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们,我已经报警了啊!”这个时候从院里跑出来道粉红色的倩影,火急火燎的跑到胡金跟前,上去就一把挠在胡金的胳膊上。想要将胡金给推开,正是之前的那个八号技师。

胡金单手掐着陈二娃的脖颈顶在墙边,一动不动的瞪了眼跑出来的女孩子,低吼:“滚!再叫唤老子连你一块打!”

女孩丝毫不带畏惧的,又疯了似的跑到胡金的边上,张牙舞爪的伸手抓挠胡金,满脸是泪的哭嚎:“放了二娃,松开我弟弟!”但是她怎么可能弄得动胡金,看实在没办法了,女孩照着胡金的胳膊,一口就下去了。

“哎,卧槽!”胡金吃痛的往回抽手,同时松开了陈二娃,抬起胳膊就想扇女孩,手已经举起来了,犹豫了半晌后,最终还是没有落下,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没吱声,只是看了眼旁边的我,我清楚胡金的为人,他不可能打女人,正经八百的老爷们也没人会下手打女人。

陈二娃“呼呼”喘着粗气坐在了地上,眼眶肿得高高的,嘴角和侧脸上都是血迹,声音微弱的说,大哥有啥事冲我来,别难为我家里人!

女孩像是老母鸡护小小鸡崽似的伸手挡在陈二娃的面前,恶狠狠的盯着我吼:“我之前就说过我弟弟偷你们多少钱,我肯定一分不少的全还上,你们犯不着这么欺负人吧?还撵到我们家里来打人,是不是要把我们逼死你才能罢休?呜呜呜..”一边说她一边掉眼泪,她瘦小的身躯,让人觉得隐隐有些心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