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 初显眉目/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瘸子看我们几个都不好意思动手,张牙舞爪的朝旁边的小弟摆了摆胳膊说,把那个贱货给我拽到旁边,她要是还敢再动手,就给我往死里抽!奶奶的恶人我来做。

孟瘸子不愧是从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良久的角色,几个眼神就明白我的意思,既虚张声势的吓唬了女孩,又在我这儿落下个好印象。

几个小弟上前拉起那女孩,她顿时有些慌了,两只胳膊来回胡抡,想要打开旁边的几个马仔,不由毕竟是个女孩子,既不会功夫手头上也没什么劲儿,很轻快的就被两个小弟给拽到了旁边,声嘶力竭的朝着我们呼喊哀求,求求你们放过我弟弟吧,救命啊!谁来救救我们吧。

旁边还有小孩儿在吃饭,目瞪口呆的望着我们。有两个胆小的孩子甚至被吓哭了,没多会儿跑出来几个大人将孩子给抱回自己家,纷纷将房门“咚”的一声关严,看来周围的邻居也不是头一次经历这种事情了。

那一刻不知道为啥,我突然想起了自己,我记得我爸刚失踪的时候。村里人都说他偷了公款,好多人堵在我家门口踹门砸玻璃,那时候我就和现在的陈家姐弟一样的无助,多希望有个人可以保护我,如果不是后来黑狗熊出现,我估计自己能吓的尿裤子。

陈二娃被两个马仔按住地上。一双眼睛仇视的盯着我吼叫,老子知道你叫赵成虎,也知道你们要去干什么,如果你今天敢碰我家里人一指头,我就把你的事情告诉钱进,到时候你等着挨枪子吧。

本来我已经动了恻隐之心,听陈二娃这么一吼叫,我顿时清醒过来,这小子完全就是颗定时炸弹,不定什么时候突然爆炸,把我们这帮人全都炸的尸骨无存,我朝着胡金摆摆手说。金哥,割了他的舌头!

胡金残忍的一笑,从怀里掏出一柄匕首就往陈二娃的身边走。

“不要...我求求你了大哥,放过我弟弟,你让我为你干什么都行,哪怕当牛做马也可以,求求你了!”旁边的那个女孩剧烈挣扎起来,“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撕心裂肺的嚎啕痛哭。

陈二娃也怕了,赶忙摇着脑袋恳求,大哥我真知道错了,我刚才是吓唬人的,借给我一个胆子我都不敢出去乱说的,饶过我吧。

望着这对哭成泪人的姐弟俩,我心里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摇摇头说:“抱歉,我赌不起!”

这个时候,女孩猛地挣脱开拉住她的两个小混混,疯狂的跑过来,扑倒在我脚边,一只手死死的抱住我的腿哀求,另外一只手攥在胡金手里的匕首上,锋利的刀刃将她的手划的鲜血直流,我看着都疼。可她却死死的攥着不敢松手。

她仰头望着我眼泪汪汪的说,大哥只要你能放过我弟弟,让我给你当媳妇都行,我可以出去卖,挣到的钱全都用来我给我弟弟还账,您肯定也有亲人。难道你希望你的亲人被人伤害么?

女孩凄厉的哭泣声,让我心底颤抖不已,尤其是听到“亲人”俩字的时候,我想起来我爸和苏菲,还有我的那群兄弟,这个时候陈二娃也仰头哭了起来,像是发泄又像是埋怨的喊叫,姐你松开手,不要求他们!他们都没有人性的!

“我是你姐,我要保护你...”女孩倔强的摇摇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扑簌扑簌”的往下直流,摇头脑袋嘶喊,老天爷啊,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我们到底是做错了什么!

这种情景,饶是心硬如铁的胡金都下不去手了,所有人全都回头看向了我,我心里也挺矛盾的。不知道应该到底怎么办,赌?实在赌不起,做掉陈二娃,我又有点于心不忍,毕竟我们只是混社会的,不是杀手、侩子手。

就在这个时候。猛地听到旁边那家小院里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紧跟着又听到“咔嚓”一声脆响,好像是碗打碎了的声音,女孩爬起来就往小院里面跑。

被按在地上的陈二娃也满面焦心的望向院子里,朝我喊叫,大哥我求你。让我进去看眼我妈,我妈有病,让我看完以后,我随便你们处置。

我微微点点头,两个马仔松开手,陈二娃连滚带爬的跑进院子里。

胡金甩了甩匕首上的血迹。朝我苦笑着摇摇头说,小三爷,我实在下不去手!待会把这个陈二娃带走吧,换个地方做掉他算了,其实我觉得吧,百善孝为先。明明知道回来肯定会挨打,可因为自己爹妈还是掉头回来,这个陈二娃说不准能言而有信。

我没有出声,侧头望向那间小院,院子很小,大门正对是一间正屋。左右两间小偏房,青砖瓦房,木门铁拴,斑驳的土坯墙很是破败,跟苏菲她家的感觉有点像,我叹了口气说,先看看到底啥情况再说吧。

我没往里走,就站在小院当中往屋里看,房门半掩,刚好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凹凸不平的土地面,墙上贴着几张泛黄的旧挂历,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穷,屋里连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正当中有一张大床,一个中年妇女躺在床上,嘴里含糊不清的正在嘟囔着什么,女孩和陈二娃满脸是泪水的蹲在床边不住安慰妇女“没事”。

孟瘸子得得瑟瑟的小声嘀咕。穷逼地方,怪不得男盗女娼。

我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训斥,别笑穷人穿破衣,十年河东转河西,这世界上没什么是不会改变的,我也是从这种地方走出来的!

孟瘸子抿嘴看了我一眼。没有继续吭声,隐约间我好像听到他咬牙“咯吱咯吱”的声音。

几分钟后,陈二娃和女孩一块走了出来,陈二娃咬着嘴皮沉思了很久后,一眨不眨的看向我说,我知道钱进的下落。这两天我到他的那些房产都挨个踩过点,有几处房子的安保做的很好,硬闯根本进不去,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件事,但是我有条件。

我吐了口浊气反问,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话?

陈二娃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我说:“我从他的别墅里找到的,虽然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常住,但我相信总比你没头苍蝇的一间一间找,来的容易!”

我接过照片仔细打量,照片上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照,男人大概五十来岁。略微有点谢顶,戴副黑框的眼镜,身材发福,一看就很有领导的派头,旁边的女人倒是年纪轻轻,估摸也就二十来岁,大眼小嘴,长得很是漂亮,两人怀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小孩儿,看不出来是男孩还是女孩。

“老夫少妻呐,哈哈..”胖子嘴大,嘿嘿一阵坏笑。

我瞪了他一眼,胖子才赶忙闭嘴,我心底一阵疑惑,我记得当时才武市的时候,钱进的那个司机曾经跟我说过,钱大龙是他们老钱家唯一的血脉,所以钱进才会勃然大怒。现在怎么又突然蹦出来个小孩儿?最重要的是我特么没见过钱进,根本不能确定这张照片是真是假。

当然我脸上肯定不能表现出来露怯,歪嘴冷笑的问向陈二娃,你有什么条件?

陈二娃面色平静的回头指了指正屋说,先帮我妈找家好点的疗养院,住院费和营养费都得你们出,你必须给我保证,我妈吃好喝好,享受最好的待遇,如果我把你的事情告诉钱进的话,他能给我的肯定不止这些,我之所以一直都在犹豫,就是害怕你们会伤害我家人。

“没问题!”我比划了个OK的手势。

陈二娃又看了眼女孩说,再帮我姐找份既不受欺负还挣得多的工作,她上学的时候成绩很好,而且年轻又漂亮,到什么地方当个大厅经理肯定没问题吧?

我再次点点头,朝孟瘸子说。回头把她安排到洗浴去做主管,工资开双倍。

陈二娃深吸一口气说,最重要的是帮我搞定我家欠下来的那些赌账,不然那些人一直会去骚扰我妈和我姐,毕竟我是给你们卖命,解决不了后顾之忧的话,我没办法尽心尽力!我已经很有诚意了,等于把我妈和我姐都交到了你们手里。

“你欠多少钱?我得看你值不值这个价。”我沉思了一会儿后问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