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4 第一根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不管陈二娃欠多少钱,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同意,因为在我眼里“王者”和那帮兄弟们都是无价的,之所以故意那么问,就是怕这孙子狮嘴大开口,真把我们当成凯子使了。

陈二娃从怀里掏出来一张皱皱巴巴的小指头递给我说,我们只欠这么点,这些年光是利息我都还了十倍都不止,可对方就是咬着不松口,我和我姐无依无靠,加上我妈不能动,打又打不过,跑也跑不了,所以只能被欺负。

我接过纸条瞄了一眼,欠条是个复印件。上面写着“欠账三万元”落款是98年的,欠账的人叫陈光,估计就是陈二娃他爹,借款的人署名孔杰,一看到对方姓“孔”。我脑子第一反应就是会不会是孔家人,干咳了两声问他,现在对方让还多少钱?

就在这个时候,小院外面猛不丁出现六七个穿黑色夹克的青年小伙,领头的家伙三十出头。剃个很精神的板寸头,额头上有块拇指大小的刀疤,胳肢窝夹个棕色的小包,脖颈上戴条小拇指粗细的金链子,标准的社会人打扮。

那个剃板寸头的青年跨进小院。拿起小包扇了下陈二娃的脑袋,回头看向孟瘸子冷笑说:“利滚利,利打利的话,每月也就还个三四万块钱吧,怎么了兄弟,你们准备替他还钱呐?”

估计在他看来,孟瘸子最像是我们这群人里的大哥。

孟瘸子没吱声,瞟了一眼我,大概意思是询问怎么办。

见我们都不吱声,板寸头很嚣张的故意撞开胖子,走到陈二娃对面,邪笑着说,又偷人家东西了吧?该,早晚让人把你手脚全打断,行了我懒得管你的死活,到日子了,利息准备好没有?

陈二娃惊恐的往后倒退了两步,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他在害怕,实际我看的出来,他只是想挡在正屋门口,怕有人会冲进去。

陈二娃他姐,也就是那个八号技师,哭丧着脸走过来鞠躬说,涛哥您再宽限两天吧,前几天东哥他们刚来收过钱。您再宽限我们一礼拜,我们肯定把这月的钱凑出来。

板寸头甩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女孩的脸上,恶狠狠的骂,给我滚一边装可怜去,阿东的钱你们知道还。怎么到我这儿就得宽限几天?怎么是不是觉得我没他面子大啊?少他妈给我墨迹,今天要是拿不到钱,老子把你扔到洗浴中心去伺候外国人,连你那个半死不活的妈也一块带走。

“不要...”女孩哭撇撇的哀求。

陈二娃赶忙将他姐拉起来,挡在身后,瞧了我一眼,然后眼珠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板寸头,意思很明显,就是看我到底管不管,我打心眼里有点心疼这对姐弟,连特么收高利贷的都吃准他们的要害,如果不是屋里那个高位瘫痪的老妈,我估计谁想要抓着他们姐弟俩真够呛。

我沉思几几秒钟后,给旁边的胡金、胖子使了个眼色,然后望向板寸头问:“你是孔杰?”

板寸头鼻孔朝天的瞟了我一眼。不屑的朝陈二娃脸上吐了口粘痰,攥着手包从我胸脯上戳了两下冷笑,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乡巴佬?敢直呼我老大的名字?活腻歪了吧?

胡金一个跨步走过去,一点不惯着他的,伸手一撅攥住他的手腕。往下一拉,那板寸头“噗通”一声就半跪在地上,“哎哟,哎哟..疼,大哥松手!”的惨嚎起来。

周围六七个小青年“呼啦”一下就围了过来。胖子和孟瘸子顿时挡上面跟对方“草泥马,草泥马”的推搡起来,孟瘸子打了一声尖锐的口哨,院子外面的十多个小弟立马一窝蜂似的冲进来,孟瘸子提高嗓门大吼。给我干死他们!

十几个马仔手里都拎着家伙式,围住那七八个小青年“咣咣”就开砸起来,小镐把抡子的那叫一个圆润,本来就不大的小院子瞬间乱成一团,陈二娃和他姐两人死死的挡在门口。陈二娃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把匕首握在手里,一时间倒真没人敢往正屋的方向走。

我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大耳光抽在那个板寸头的脸上,微笑着问他,我问一句,你答一句。说废话掰断你一根手指头,说瞎话掰断两根,听懂没有?

“听懂了,大哥..疼..”板寸头很没骨气的狂点脑袋,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嘎巴”一声脆响,板寸头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胡金冷着脸说,我老板让你别说废话,听不懂?

“懂了。懂了!”板寸头一张脸完全涨成了猪肝色,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往下淌。

我轻声问,陈二娃欠据的原件在没在你身上?

“没有,在我老大孔杰那里。”板寸头忙不迭的点头。

我接着问,孔杰现在人在哪?他是不是四大家族里的孔家人?

板寸头疼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嘶嘶”的惨哼说,是!我老大是孔家人,他这会儿在裕华区的世贸大厦。

“嗯,这笔账我需要再还多少钱?”我捏了捏鼻梁骨问他。

板寸头迟疑了几秒钟,就听见“嘎嘣”又是一声脆响,他再次发出一声哭爹喊娘的干嚎,胡金耸了耸肩膀朝我坏笑说,我还以为他睡着了呢,就是试试灵敏度。

“五万,再还五万就没问题了。所有账单都结清了!”板寸头尖叫着吼出声。

我舔了舔嘴唇问,再给你五万就能两清是么?没问题,不过老子要先看到欠条原件。

板寸头哭丧着脸点头连连说好。

此刻院子里的战斗基本上已经进入尾声,胖子和孟瘸子一人拎根洋镐把对着倒在地上的小青年脑袋“噗噗”就是两下,陈二娃深呼吸两口走过来。朝着我轻声说,大哥我也想收点利息。

我还没反应过来是啥意思,就看见陈二娃攥起匕首照着板寸头的大腿“噗嗤”就是一下,接着手起刀落连续“噗噗”又是几下,板寸头这回是真憋不出了。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胡金干脆松开他,一脚把他蹬出去老远。

陈二娃胸口剧烈起伏,虽然是冷着脸,可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他很激动,我轻轻拍了拍他肩膀说,差不多得了,本身欠账还钱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陈二娃抽了抽鼻子说,还钱无所谓,我认!可他以前不光打过我,还当着我和我妈的面强暴过我姐,最后将我妈从床上给硬拽下来当球踢,他不是个人,如果不是我不敢杀人,我早就弄死他了!

听完陈二娃的话。我看了一眼倚靠在门口满脸是泪水的女孩,叹了口气说:“那你再上去补两刀吧,别弄死!胖子、瘸子帮忙按住那家伙。”

陈二娃寒着脸走了过去,紧接着就听到那板寸头求爷爷告奶奶似的惨叫,几分钟后。陈二娃走回来,轻轻拍了拍手,朝我鞠躬说,谢谢你大哥,谢谢你帮我报仇。

我递给他一支烟轻声说,不管到啥时候都要记住,你是个男人,不是废物!以后跟在我身后就需要记住六个字“不惹事不怕事”。

陈二娃点点头,低吼:“我记住了!”

我替他点着烟,微笑着说:“第一根烟是我给你递的,后面的路靠你自己选,这个社会很简单,富人的道理是钱,穷人的到底是拳,而我们的道理是跟富人猜拳。和穷人谈钱!拿自己的优势揍别人的缺陷,你才能百战百胜!”

陈二娃沉思了几分钟,然后使劲抽了一口烟,眼珠子顿时变得红通通的说,大哥,我想去找孔杰谈谈,要回来这些年白白扔出去的那些钱,不需要你们帮忙,你们只需要在外面等我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