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7 钱,乃万恶之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点点头说:“有一点发现。”

“发现啥了?”我好奇的问他。

胡金拿眼神瞟了一眼旁边的陈二娃,陈二娃百般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个金灿灿的小方条,然后又速度飞快的塞回了兜里,抠抠搜搜的嘟囔,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屋里发现的好东西都是我的。

“金条?”我压低声音问胡金。

胡金点点头说:“是金条,而且还似曾相识,晚点我再具体跟你说吧,别墅里有钱进的照片,大概模样我记下来了。只要咱们下次能碰上他,一定不会认错。”

我知道他是顾忌陈二娃从旁边杵着,也没继续多问,点点头说,金哥你相信算命这档子事儿不?

“啥?”胡金一脸惊愕的问我:“算命?命特么要是能算出来的话,那还读鸡毛书,上鸡毛班,直接找个算命先生给自己批下命,命好的从家里等着发财,命不好的赶紧找根绳子上吊得了,我三爷,你这是那根神经没搭对吧?”

陈二娃从旁边任何的点点头,豪气云天的攥着小拳头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灭我我灭天。

胡金一脚踹在陈二娃屁股上骂。你命由我不由天,灭你只在一瞬间!

陈二娃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贱嗖嗖的出声,金爷咱可都是自己人,知道你厉害。你多少给我留点面子呗。

“要里子不?要不我再给你缝床被褥?”胡金撇了撇眉头,陈二娃没敢继续吱声。

我摆摆手说,只是刚才碰上一个很有意思的和尚,算了,估计是我这两天没休息好,出现幻听了吧,走吧回去吧!

打车回到洗浴中心,刚好看到孟瘸子正在招呼人换门上的招牌,“天门洗浴”四个金灿灿的大字,看上去就异常的霸气威武。

陈二娃说要去看看他妈和他姐,等他离开以后,我和胡金往楼上的休息厅走,回到屋里,胡金这才压低声音说,小三爷,他从钱进家偷出来的那根金条和咱们手上的那批货一模一样,有一面的底角上印着一个日文,我看的清清楚楚,你说会不会是...

“钱进和鬼组的人有关系?”我皱着眉头自言自语。

胡金点点头说,我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金条一模一样,绝对不是巧合,我怀疑咱们当初盗的那批金条估计就是鬼组的人想拿来给某位大领导上供的,兴许是钱进,兴许是别的人。

我点燃一根烟。脑子里快速琢磨着,侧头问胡金,那批金条处理掉没有?

“处理了一部分,是花椒的二叔帮咱们销出去的,他之前跟我保证过。金条会销到东南亚的一些小国家了,绝对没有可能在石市出现。”胡金揉了揉鼻子回答。

我嘬了口烟嘴说,走一步看一步吧,下午让陈二娃带着你再到下一个房产去看看,如果还能找到金条,那就说明钱进真跟鬼组的人在勾扯,如果真是那样,我下手的时候会觉得更心安理得,我会觉得自己其实是在为民除害!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房门被人“咚咚”敲响。孟瘸子探进来半个脑袋小声说,三爷,我有点事情想跟您商量。

我招招手让他进来。

孟瘸子苦着脸说,三爷不是我没事找事,咱是混社会的,不是办慈善机构,您让我收留陈二娃他姐,没问题!小姑娘毕竟长得漂亮,而且还能帮上点忙,可他妈怎么安排?

我说,先给弄个包间吧,这一两天你去周围联系联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疗养院。

孟瘸子耷拉着脸几乎快要哭出来的说:我把他妈安排在包房里了,陈二娃嫌弃空气不流通,死活非要让我挪到休息大厅,大厅里客人们进进出出,一个老太太又是拉屎拉尿的,整的乌烟瘴气不说,还不允许电视声音开太大,您到大厅去看看,空荡荡的大厅一个客人没有,整的就好像是他家的特护病房一样。

我冲胡金昂了昂脑袋说,金哥你去跟二娃商量商量,瘸子你现在就去联系疗养院吧,咱们赶在吃饭前把他妈送出去。

孟瘸子和胡金一块离开房间,我躺在床上闭眼打盹,这阵子感觉睡眠严重不足,反正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眼下没什么可担忧的,钱进在石市的房产虽然多,二十多间房哪怕我一天找一间,三个礼拜也绝对可以全都搜个遍,至于他和鬼组到底啥关系,我更不关心,反正两边都不可能和我成为朋友。

一觉睡到半下午,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稍稍有些暗淡,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我打准出去吃点东西,结果找了半天愣是没看到胡金和胖子,问了问孟瘸子的马仔才知道,他们一块送陈二娃他妈去疗养院了。

我寻思反正在石市没人认识我,也不怕被暗中偷袭了,踹好手枪就自己出门了,火车站周围卖的饭全是坑,既不好吃而且还不死贵,记得孟瘸子前两天说过桥西区有条小吃街,就打了个出租车往小吃街出发,出租车刚要启动,车门猛地被人拽开,一个穿件黄色袈裟的和尚好像被狗撵似的急冲冲爬上车。冲着司机喊:“小吃街。”

我一看对方顿时乐了,没想到居然是之前在公园门口碰上的那个和尚。

出租车司机犹豫的望向我,毕竟是我先上来的,我心想反正也顺道,就点了点脑袋。

等车走开以后,和尚才“呼呼”喘着粗气,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子嘟囔:“可算他妈把那帮傻缺甩开了。”冷不丁看到我,他吓了一跳,两手护在胸前整的跟我要把他怎么样似的惊呼:“卧槽,有人!”

我撇了撇嘴说。哥你捂错地方了,应该捂脸!那样就没人看的出来你没皮没脸了,咋地?是不是又骗人了?话说你这行程安排的也是挺满的,上午还在裕华区,晚上就跑桥西区了,牛掰!

和尚“嘿嘿”干笑两声,整理了下身上的袈裟,又恢复成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朝着我喧了声佛号开腔,年轻人,正所谓佛度有缘人,既然上苍安排咱们二度重逢,说明你是我佛的有缘人,贫僧愿意渡化与你...

不等他话说完,我直接打断说,少扯犊子,待会车费一人一半。

“钱财乃身外之物...”和尚还挺能演,继续边尘不惊的嘟囔。

我点点头说,那正好!待会车费你全出了吧,别再絮叨了哈,我这个人很简单,人穷话少脾气不好,惹毛我了,打人不分场合和对手。

和尚迟疑了一下,壮着胆子说。年轻人,可否伸手借我一看?

“不借,往旁边稍稍,你身上有味儿!”我不耐烦的摆摆手,从兜里掏出烟盒,拿起来一支叼在嘴里,刚打算点火,就看见眼前黑影一闪,和尚就把我的烟给抢了过去。

“卧槽!”我举起拳头就准备捶他,和尚一把攥住我手腕说微笑着说。年轻人,我铁口直断,猜测你到这里来应该是要寻找一位姓“钱”的大劫对否?

我愣了一下,心里直犯嘀咕,真的假的啊?难不成这个屌毛从我身上装追踪器了。和尚笑嘻嘻的将我的烟叼在嘴里,然后顺手接过我的打火机点着,对着我吐了口烟雾贱笑,小兄弟,贫僧说的可对?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出租车司机当时就不乐意了,急赤白脸的训斥:“车里不准抽烟,灭了!”

“好的,好的,我再抽一口马上灭!”和尚立马又恢复成了那副三孙子的模样,使劲嘬了两口烟嘴,把烟头弹出了车窗外,这个过程他的右手一直牢牢的攥着我手腕,我使劲抽了两下,没想到他力气那么大,竟然没有抽出来,碍于面子,我也不好做太大的反应,心里想着,大不了待会下车以后,找个偏僻的角落,找机会干掉他!

其实我心里郁闷的要死,明明这趟的行动很隐蔽,现在却整的好像天下人都知道了似的,先是莫名其妙的蹿出来个飞贼陈二娃,接着又不知道从哪蹦出来这么个疯疯癫癫的和尚。

正在我琢磨待会怎么干掉他的时候,和尚又出声说:“钱乃万恶之源,天下人无一不为之癫狂,所以我奉劝兄弟还是少一些贪婪之意吧。”

“呃?你说的钱,难道是金钱钞票的这个钱?”我有些懵逼的问道。

和尚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说,不然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