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9 打一棒给个枣/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胡金刚想要再吱声,我拽了拽他摇头说,让咱滚咱就滚吧,不是啥大事儿。

胡金恨恨的“哼”了一声,我们几个拔腿往出走,我估计那个什么孔令军应该是安排人就守在附近蹲点守着,看到有人进来就往出赶,这是打算要把孟瘸子往死路上逼啊。

出了洗浴中心,我拿陈二娃的手机给孟瘸子拨了通电话,然后我们几个晃晃悠悠的来到火车站前面的大广场上,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捏了捏鼻梁微笑说:“孔令军?孔令杰?这老孔家的繁殖能力是真不错呐!”

陈二娃摇摇头说,其实正经八百的孔家人并没有多少,就是把所有的亲戚组合在一起的,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孩子有时候为了阿谀奉承。故意把名字都起成连字,为的就是靠上孔家这颗老树。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胡金转了转脖颈冷笑说,小三爷这事儿你怎么看?孔家的狗犊子实在也太狂了吧?害的咱们连睡觉的地方都没了。

我舔了舔嘴唇笑着说,具体怎么办还得看孟瘸子。洗浴中心是他的。

本心里讲,我其实不愿意为了个不相干的小人物去得罪根深蒂固的孔家,可我们眼下想要在石市立足,想要成功的做掉钱进,单凭我们几个人真心有点单薄。我头一次动了从老家调集兄弟的想法。

琢磨了半天,我硬生生将这个念头扼住,决定还是先看看孟瘸子的态度再说,一个多小时后,孟瘸子开车来到大广场找我们。我看他满脸的落败,就知道事情肯定没有想象的简单,指了指车站对面朱老五的烧烤摊说,到那吃点东西吧,边吃边聊着。

见到孟瘸子是和我们一块来的。朱老五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忙不迭的又是递烟又是问好,孟瘸子心情正不爽呢,没好气的骂了句,滚一边去!

我皱着眉头说,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孟瘸子咬开一瓶酒瓶盖“咕咚咕咚”灌下去大半瓶口才开腔说,孔令军想要逼死我,他让我赔他三百万的精神损失费,还要我以一年两万块钱的租金把我的洗浴中心租给他,卧槽特妈得,两万块钱还不够从车站周边租间厕所的,这狗逼不是明抢么!

“就因为咱们要开网吧的事?”我接着问他。

孟瘸子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骂,狗逼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只是一直没借口,原来车站派出所的一把手是我表舅,孔令军不想闹太僵,多少还给几分面子,自打我老舅退下去以后,他就时不时的找我麻烦,每次我都让着他。这回是想直接把我直接按死。

胡金问他,那你是咋想的?

孟瘸子犹豫了好半天,耷拉下去脑袋没有吱声。

见他没想好,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招呼大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陈二娃和他姐从旁边时不时的用家乡话交谈几句,语速飞快,快到我们,根本听不懂两人在商量什么,不过我看到他姐总是下意识的偷瞄我,我估摸着两人交谈的话题应该跟我有关。

喝了两三瓶酒,孟瘸子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频幕,脸色变的有些不自然,轻声说:“孔令军的电话。我到旁边接一下!”

等他走到一边接电话后,陈二娃望着我说:“三爷,咱们丑话说在前头,之前你可答应过我的,会帮我姐安排一份赚得多而且不受欺负的工作,这事儿您没忘记吧?”

我有些不满的皱起了眉头,每个人都有颗自私的心,可我没想到陈二娃的自私表现的这么明显,这种时候跟我说这样的话,那不是在故意刁难我嘛。

胖子愤怒的拍了下桌子骂,你他妈是不是瞎?没看见老瘸都被祸祸成啥样了?工作个鸡八,晚上咱们去哪睡觉都成问题!

陈二娃也不恼,心平气和的望着我说,这些好像跟我们没什么关系吧?咱们只是合作关系,我们姐弟俩也不是你的小弟,三爷您说对么?

“草泥马!”胖子和胡金“腾”一下站了起来。

我摆摆手阻拦,说的对,咱们和人家确实只是合作关系,陈二娃你是想让我帮你姐安排一份工作对吧?行啊,从今天开始她只需要陪着我睡觉,每月五千,保证不会受欺负,别他妈给我歪嘴,能干就干,不能干老子用枪跟你对话,真不知道自己什么位置是吧?

陈二娃和他姐全都给吓了一跳,没想到我会突然大怒,陈二娃吱唔了两声,没敢继续言语,他姐赶忙举起酒杯给我赔礼道歉。

我轻蔑的指着陈二娃说,你的命是老子施舍给你的,规矩点呢,我保你平安发财,以后要是再他妈给我叽叽歪歪得,老子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给我滚到旁边蹲着去,以后我吃饭,你不许上桌。

陈二娃咬着嘴皮站起来,眼神发狠的瞪了我一眼。

“金哥,扇他!”我抓起酒瓶看都没看的朝胡金交代。

胡金也不含糊。站起来掐住陈二娃的脖颈,抡圆了胳膊“啪啪”就是几记大嘴巴子,陈二娃他姐赶忙走过去求我,连续扇了陈二娃几巴掌后,我叹了口气说:“算了,都回来吧!”

胡金揪着鼻青脸肿的陈二娃回到桌上,我眯缝眼睛看向陈二娃说,我不奢望你跟我们生死与共,但是希望你能在咱们合作的这段时间里拿出来点对朋友的态度,我办成要办的事情,会给你一大笔钱。

老早以前,苏天浩就跟我说过,做老大一定要张弛有度,要善于打一棍子给颗枣吃,这陈二娃太过桀骜不驯。想让他服,没别的办法,除了钞票就是挨打。

听到有好处,陈二娃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我笑了笑说,绝对比你想象的钱还要多。绝对够你们一家人舒舒服服的过下半辈子。

这个时候,孟瘸子也打完电话回来了,气急败坏的拍了拍桌子说,狗日的孔令军想要逼死我,现在又改口了。让我二十万把洗浴中心卖给他,否则的话就让我从石市消失。

我咬着烟嘴说,看你怎么想了,这种事情别人帮不上忙的,大主意还得靠你拿。要么忍,要么狠!

孟瘸子死死的攥着啤酒瓶,眼珠子瞪得有些发红的说,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大不了鱼死网破。三爷,你会帮我么?

我犹豫了一下说,当然了!你现在是跟着我混的嘛。

孟瘸子松了口气说,那就好办了!孔令军约我明天上午在洗浴中心里等他,跟他签转让合同。以他的性格最多带三四个人过来,到时候咱们可以趁机做掉他!

“然后呢?做掉以后咱们办?”我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可一时间又想不出来到底哪不对路。

孟瘸子阴森的一笑说,我安排两个小弟进去顶罪。

“这种事情怕是没小弟愿意进去扛吧?”胡金疑惑的说。

孟瘸子摆摆手说,放心吧!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我骗他们说,过阵子会想办法保释他们出来,然后给他们十几万安家费,很多人抢着去,毕竟我在火车站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之后我们又商量了一下明天具体动手的步骤。几个人就坐在一块喝酒,中途我去烧烤摊旁边的胡同里撒尿,朱老五偷偷跟在我身后,欲言又止好像有什么话要说。

我好奇的问他,五哥。你是不是想跟我说啥啊?

朱老五迟疑了一下轻声说,兄弟我多嘴问一句,你们刚才是在研究和孔令军开战的事情么?

我点点头问他,你认识孔令军啊?

朱老五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了眼身后说,福星阁的老板谁不认识啊,孔令军可是孔家的人啊,你们一定要三思后行,而且我总觉得事情好奇怪啊,孟瘸子和孔令军都在火车站附近混,我在车站也卖了七八年烧烤了,以前也没听说过他们有啥矛盾啊,关系好像一直都还不错,怎么今天他好好的就把孟瘸子的洗浴中心给砸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