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 跌宕起伏/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还想再往孟瘸子的另外一条腿上也补一枪的,让丫彻彻底底的变成瘸子,不过没子弹了,正尴尬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干的时候,孔令军身后的俩保镖刚好“救场”。

我点点头,揪着孟瘸子的衣领拖到按摩床边,拿脚踩在他的脸上,坐在床边微笑着看向孔令军说,孔杰不是我废的,我不背这个锅。你要是信得过我呢,咱们就坐下来慢慢谈,你要是信不过,那就继续磕,不过我事先讲清楚,我们肯定不止是三个人,如果今天你继续动手,那肯定不死不休!你孔家在石市确实不简单,可我们老赵家在京城的实力一点不比你们差,我到石市就是玩的,有病啊,好好的废掉那个什么孔杰。

孔令军皱着眉头来回打量我,估计是在判断我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我也没上赶着多说话,有时候言多必失。说的多了,反而容易露馅,反正吹牛逼又不犯罪,实在是主席不姓赵,不然我都敢吹牛逼,我家住在中南海,孔令军侧身朝旁边的马仔耳语几句,马仔点点头就跑下了楼。

我斜眼打量着他的小动作,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从孟瘸子的脸上又狠踩了两下冷笑说。你挺社会啊我瘸哥,吃里扒外的小套路玩的滚瓜烂熟,咋地?想活还是想死?

“草泥马,敢打我!”胖子从地上爬起来,抹干净脸上的血迹,朝着孟瘸子的脑袋不要钱似的“咣咣”就是一顿猛跺。

孟瘸子呲牙咧嘴的瞪着我低吼,弄死我,你也跑不了!敢得罪孔家的人,在石市你有几条命也不够玩,军哥我拿自己的小命给你担保,就是他废掉的杰叔,那天我偷偷跟踪他们到世贸大楼的,他们出来没多久,救护车就过去把杰叔拉走了,肯定不会是巧合!军哥,我死无所谓,但是一定要把事实告诉你!

“草泥马得!还敢血口喷人,明明是你个逼养的,那天说要废掉孔杰,还说欠人家一笔高利贷不想还了。现在赖到我头上?”我抬腿“咣咣”就是两下猛跺在孟瘸子的脸上。

狗逼孟瘸子确实狡猾,这种关键时刻竟然打起了感情牌,他越是这么说,孔令军肯定越不能让他出事,即便是碍于面子也肯定得阻拦我。孔令军皱着眉头喝斥我,放了他,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聊。

我瞟了一眼旁边的胡金,心里有点着急,刚才胡金就说兄弟们在来的路上,可这都过去快半个多钟头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见我犹豫着不吭声,孔令军又说,稍安勿躁朋友,我让手下去调查了。如果不是你,我肯定掉头就走,还会赔偿你们一笔损失费,可如果真是你们做的,敢碰我孔家人,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孟瘸子横着脸狂笑,你死定了!我孟瘸子在车站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有人能让我吃亏,你们这帮外地佬不光打了我,还特么想霸占我的生意,老子明告诉你吧,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在想着怎么玩死你们!

“呵呵,你放心!我死前肯定先弄死你!”我攥起匕首就朝孟瘸子的大厅“噗嗤”干了一下,孟瘸子再次发出一声惨嚎。

孔令军急了,扯开嗓门朝我大吼,我让你松手!

见我没搭理他,孔令军抢过来身后保镖的枪冲着我面前的地面“呯”的就是一枪,子弹击碎地板砖,碎片飞溅到我脸上,把我侧脸划开一条血口,我舔了舔嘴唇低吼,有种你他妈弄死我!

我断定这个孔令军不敢弄死我,他现在心里有顾及,不敢确定我和孟瘸子到底谁说的是假话,而且就我现在表现出来的气势,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换成任何一个人心里肯定也得犯嘀咕。

胡金和胖子赶忙挡在我前面,一副视死如归的瞪着孔令军。

我蹲在地上照着孟瘸子的身上、腿上“噗噗”连续捅了几下,这次抹了抹脸上被溅到的血迹站起来,朝孔令军阴森的一笑说,刚才你右手开的枪对吧?

我刚说完话,孔令军的保镖就带着一个脑袋上裹着纱布的混子走了过来,瞅见那个脑袋裹纱布的小伙儿,我当时死的心都有了。这混蛋竟然是那天道陈二娃家要账的那个板寸头,这孙子知道我们带着陈二娃一块去的世贸大厦,但是并不知道我们没动手,现在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楚了。

孔令军低声问了几句“板寸头”,板寸头毫不犹豫的指向了我。

孔令军脸色顿时变得漆黑一片。握住手枪“咔嚓”上膛,枪口径直指向了我,我赶忙举起手说,事到如今,我也瞒不住了。你让我打个电话,我把陈二娃喊过来,你亲自问他吧?

“陈二娃是谁?”孔令军侧头看向板寸头。

板寸头点点头说,对!就是陈二娃,陈二娃是整件事情的起因。

其实我挺疑惑的。难道说孔杰已经挂了?孔令军的表情好像根本没听过“陈二娃”这个名字。

我侧头压低声音朝胡金说,给花椒打个电话,问问到底到哪了,我最多还特么能拖延五分钟时间,五分钟来不了。就让他准备给咱收尸吧!

胡金从孟瘸子的怀里掏出来手机,拨通陈花椒的号码,隔着手机我都能听见“嘟..”一声等待音,那头没人接电话,我的心顿时蹦到了嗓子眼。“嘟..”又是一声,我深呼吸两口朝胖子眨巴了两下眼睛,胖子从腰后拿出匕首,跟我肩并肩而站,我已经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嘟..”第三声,这个时候我隐约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

“嘟”第四声等待音,楼梯口的方向模模糊糊一阵手机的铃声。

紧跟着手机铃声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今生今生做兄弟,没来世来世再相聚...”我也听得清清楚楚,感觉鼻子胀胀的,眼角也有发涩,这他妈是王兴的手机铃声,难道说是王兴来了?

几秒钟时间不到,楼梯口的方向冲上来足足四五十号人,王兴和邓华带头,手里都拎着一把双排猎枪,后面的兄弟清一色的洋镐把子扛在肩头,王兴高高举着手机朝我摆摆手:“路上堵车,来的有点晚!对不住了我三哥!”

“三哥!”身后的兄弟瞬间发出排山倒海一般的吼叫。

“敢他妈拿枪指我三哥脑门,你的右手我收了!”邓华“咔嚓”一声将猎枪上趟,径直走了过来,孔令军和他的保镖也纷纷拿枪指向邓华,惊吼着:“别往前走,再动我开枪了!”

这话要是跟别人说兴许好使唤,可跟缺根筋的邓华叫唤根本半点用没有,反而更能激起他的凶狠劲,邓华面色无惧的大声咆哮,我数一二三,咱们一起开枪!草泥马得,谁不开谁是孙子!

“你..”孔令军有点傻眼了,回头看向我,他周围的那些马仔赶忙往他跟前围拢。

我笑着说,以我的实力,你觉得我像是说假话的人么?我可以去和孔杰面对面的对质,让他自己说,到底是不是我动的手!我确实知道那天的事情,但我没动手,骗你一句我不得好死!

孔令军不是傻子,已经到这种地步了。他知道再继续犟下去肯定讨不了便宜,干咳着说:“朋友,我叔叔现在重度昏迷,不过我相信你的话,这件事咱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为了表达诚意,我先把枪收起来,然后让我的马仔和小弟先都下去,只留下两个保镖如何?”

事情已经在朝好的方向发展了,如果有选择我也不愿意跟孔家人交恶,能谈妥的话当然是最好不过,我冲着邓华点点头说,华子先让开!

孔令军挥挥手,示意他手下的人先撤,孟瘸子的一帮小弟也跟着浑水摸鱼的跑了,大厅只剩下孔令军带着两个保镖,王兴领着七八个人堵在楼口处。

这个时候,被我踩在脚下的孟瘸子突然大吼,军哥他们在找一个叫钱进的人,我估计好像是想暗杀钱进!

“卧槽尼玛!”我一脚狠狠的踏在孟瘸子的嘴上,朝着王兴他们大喝一声,全部干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