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 劫后余生/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全部干掉?”王兴楞了下神,另外一边的邓华已经朝着其中一个保镖“砰砰”就是两下,剩下一个保镖反应过来想要把手探进怀里,王兴也赶忙照着他扣动了扳机,两个保镖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孔令军吓坏了,面色惊恐的往后倒退,两只手臂剧烈摆动呼求,别杀我,我刚才什么都没听到。我是福兴阁的老板,我是孔家人,杀了我,你们绝对逃不出石市的,放我一马,咱们以后可以交个朋友...

“干掉他嘛?”胡金扭头问我。

很明显孔令军刚才是听到了孟瘸子的那一嘴,而且我相信他一定知道钱进是谁,这件事情不能被捅破,我短暂犹豫了一下后,点点头说。干!

胡金没有任何废话,三步并作两步的了蹿过去,一把将孔令军扳倒,一只胳膊勒住他的脖颈,另外一只手攥着匕首直冲他的心口处戳了过去。

可能是听到枪声乍响,孔令军手下的那帮马仔一个个又叫喊着冲了回来,我心一横,大胳膊往起一挥高吼:“抡翻他们!”

王兴和邓华带着兄弟们就迎了过去,两帮人迅速混战在一起,我们这边将近四五十号人,而且手上的镐把子又比对方的铁管,砍刀什么长上不少,打起来一点不吃亏,干趴下对方只是个时间问题。

我侧身望了一眼倒在地上,浑身还在不住抽搐的孔令军。他此刻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用那种不敢相信得眼神紧紧盯着我,我轻声说了句,抱歉!

胡金迅速朝他脖颈抹了一下,孔令军就停止了痉动,我回头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孟瘸子冷声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找钱进的?

孟瘸子吓得裤裆都尿湿了,估计打死他也想不到我竟然真敢对孔家人下手,他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跪在我面前“咣咣”直磕响头,嘴里碎碎念念的哀求,三爷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把你当成我祖宗!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我走到他面前又问了一遍,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找钱进的?说老实话,我给你一条生路!

“我...我...”孟瘸子满脸都是眼泪的小声喃呢,仰起脑袋看向我说,是有人告诉我的!

我眉头瞬间拧在一起问,谁告诉你的?

“是...是...是你妈!”孟瘸子突然之间暴起。手里竟然多了把匕首,径直朝我的脸上就扎了上来,我赶忙往后闪躲,胖子“呔!”怒喝一声,将孟瘸子给撞倒在地上。

趁着机会。我一脚踢飞他手里的匕首,膝盖向前崩曲,重重撞在他的下巴磕上,胡金疾步跑过来,匕首横抹在孟瘸子的喉咙处。

我赶忙吼叫,金哥等等!先留活口,我想问清楚他,到底是怎么知道钱进这档事的,不过明显已经晚了,胡金的速度太快。我话才刚到嘴边,他的动作已然完成,孟瘸子痛苦的捂着“潺潺”流血的脖颈仰头摔倒在地上,身体只是抖动了两下,就没有了声息。

“小三爷,我...”胡金有些内疚的抓了抓头皮。

我叹了口气说,算了,帮着兴哥和邓华迅速解决战斗,这片离车站太近,我担心迟则生变!

胡金和胖子点点头,也迅速加入了战斗,几分钟后地上就躺下不少人,剩下的那些马仔一看自己老大都挂了,一个个哭爹喊娘的往楼下逃,等所有人都跑远后,我问王兴:“你们怎么来的?”

王兴出声,开车!开了八台面包车!

我想了想后说,带兄弟们开车离开,不要走大道,等离开火车站这片儿,就把面包车找地方先弃掉,然后分开打车到裕华区一个叫“花街”的地方等我,去了以后就马上分散开,千万不要被人盯上了,胖子你也跟他们走。

王兴、邓华和胖子带着兄弟们快速转移,我看了眼已经断了气的孔令军和孟瘸子,让胡金在分别往两人的手上都放了把匕首,制造出好像是他们俩人混战互殴的场面,具体会不会有用,我也不管了。我的目标只是混淆视听,为我们最大程度的拖延时间。

弄好以后,我俩也快速逃离洗浴,没敢远跑,而是买了两张车票躲在车站的候车室里,此刻没有什么地方是比这儿更安全的了,胡金轻声低声问我,陈二娃和他姐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半个小时以后给他打电话,让他俩自己想办法过来,以陈二娃的本事肯定没问题,半小时后孟瘸子和孔令军挂掉的消息肯定也传开了,守在宾馆门口的那些混混绝对没什么心思继续监视他们。

说实话我这会儿挺犯愁的,倒不是害怕条子们的通缉,主要是担心孔家人,在石市呆了十多天了,我对孔家在石市的地位也算有个大致了解,不夸张的说孔家在石市简直就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石市几个区基本上哪个区都有他们的人,黑白两道通吃。我们明目张胆的做掉了孔家人,这无异于赤裸裸的打脸,以后的路肯定更艰难了。

我正琢磨的时候,胡金轻轻靠了靠我胳膊说,小三爷你看没看出来,王兴他们这次带过来的兄弟都异常能打,好像是经过训练一样。

我揉捏了两下太阳穴说,我估摸着应该是老洪带出来的第一批兄弟吧。

四十多分钟后,胡金带着陈二娃姐俩回到候车厅,不等他们开口,我直接出声,二娃你对裕华区熟悉,那边可以联系到房子么?能租个十几套单元房最好,如果实在找不到平房也凑合。

“需要这么多房子?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找。”陈二娃低头陷入了思考。

他姐从旁边弱弱的出声,我以前上班的洗头房旁边有家KTV要转让,不知道现在转出去没有,那儿的二层很大。

“带我过去。”我没有犹豫直接站起来。

陈二娃干咳两声说,现在好像有点不合适吧三爷?这会儿外面都是警车,车站的前后广场上也围满了条子,我觉得应该是要戒严了,孔令军和孟瘸子死在洗浴中心,可不是件小事啊!咱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我怕会引起注意吧?

“警察会挨个人按住要身份证检查么?”我冷眼瞟了瞟陈二娃,这孙子估摸又生出分道扬镳的小心思了。

陈二娃顿了下,摇头说。那到不至于!为了保险起见,你稍微等我下。

他说罢话朝不远处几个背着铺盖卷的农名工走了过去,不一会儿跑回来说,我给跟那帮民工大哥几百块钱,也和他们谈好了。待会咱们换上他们的衣服,被上铺盖卷,装成到石市来打工的人,你看行不?

我想了想,小心驶得万年船。谨慎一些也没什么问题,就和胡金、陈二娃一块到厕所和那些民工互换了下衣裳,然后背起铺盖卷,磨磨蹭蹭的往外走,车站前面的大广场确实聚满了警察,呼啸的警车过来过去,弄的人紧张兮兮的,往车站里面走的人基本上都会被检查身份证或者是行李箱,出站相对好一些,卡的没那么严。由此可见孔家人在石市的实力一斑。

我们随着出站的人流,闷着脑袋朝公交车站台的方向走,走着走着两个警察忽然拦住了我们,要检查我们的铺盖卷,我当时真给吓了一跳。陈二娃反应快,冲我使了个眼色,然后赶忙操着纯正的四川口音冲我和胡金摆手示意,我们蹲下身解开铺盖卷,陈二娃从旁边表情自然的给警察递烟问好。

就在这个时候,有几个年轻小伙从车站的方向飞奔出来,后面还有几个警察叫喊追赶,盘问我们的两个警察也顾不上继续检查,匆忙撵了过去,将几个年轻小伙给按住,隐约听到有人骂“妈蛋的,居然只是几个小扒手,我还以为老子这回要立大功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