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 刀不锋利马太瘦/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人若想要辉煌,必有狗在前方猖狂!

从县城到崇州,再到石市,一路走来,我经历过大大小小的阵势不是一次两次,胜过、败过、趴下过,可我唯独没有服过,可能是从小骨子里就有点大男子主义吧,我总觉得既然没死。就不该拿自己当成废物!

即便是眼下前方有孔家、钱进两座大山压着,我会觉得呼吸很是吃力,可打心眼里真没有怕过他们,我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踏在他们的脸上,趾高气昂的俯身微笑说声“喊爷!”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要从花街开始,那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无非是招小姐联系客源,挑个好日子开业!

客源的事情不着急,需要慢慢累计,小姐的话只能从别的地方撬墙角,我让哥几个每人带点钱到别的场子里去诱惑,先骗几个过来应付开业就可以,只要场子营业能到赚到钱,那些小姐自己就会往过跑。

大厅里只剩下我和陈家姐弟俩,陈二娃怕被人认出来。带着口罩站在阴暗的角落,我和陈珂坐在沙发上随意的闲聊“花街”里的事情,毕竟她在这儿呆的时间久,相对来说也比我们清楚。

我问陈珂,花街里属谁最难伺候?

陈珂想了想说,全是些老流氓,哪个也不好相处,欺负人都是整条街一起进行,有个叫贾君鑫的最坏,每次欺负人都是他挑头的。当然最厉害的还是狐狸,狐狸不姓孔,我也不知道他和孔家是什么关系,不过听一些姐妹说他人很好说话。

我眯缝眼说,不应该吧?我记得上次孟瘸子带人吓唬你们老板,他吓得屁都没敢放一下。

陈珂说,那是因为没真动起手来,而且那天我们店里刚好没有看场的混混,不然孟瘸子肯定走不出花街,花街的人很团结的,说句实话你别生气啊三爷,我不看好你们看店,之前这家店的老板,好歹带着小姐和马仔,你们两手空空,更难起步!

我自信的扬起嘴角笑着说,我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擦亮眼睛看着吧,三个月之内我会让这条街的所有老板对我俯首称臣!

陈珂张了张嘴巴没有吭声,估摸着是怕打击我的自信心。沉寂了几秒钟后微微点点头。

陈二娃站在角落里低声说,我见过狐狸,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儿,感觉很有气质,他应该是在外面还有什么别的买卖。不经常在花街呆着。

我笑了笑说,爱谁谁呗,谁对我来说都一样,他们不惹我,我恭恭敬敬的喊声哥,惹我了,我就让他们跪下来叫爹。

我们正说话的时候,六七个人走进店里,扯开嗓门喊,有人没有!老子消费!

我仰头看了过去。陈珂脸色猛然一紧,轻声说,他就是贾君鑫!

我笑着站起来,朝门外的几个家伙抱拳说,不好意思啊大哥们,小店还在装修,过阵子营业,到时候大哥们再来捧场!

我示意陈珂和陈二娃先上楼去,面带微笑的望向几位。

六七个人歪歪扭扭的走进来,打头的家伙剃着个小平头,还没胡茬长的小短头竟然染成了金色,嘴里叼根烟,满口都是大黄牙,旁边的几个人也都流里流气的,一看就知道不是正经玩意儿。

“这家店,是你接下来的吗?”染金毛的小平头对着我脸喷了口烟雾问。

我摇摇头说,我们老板盘下来的,我就是个臭打工得!不知道大哥有什么指教?我可以转告他。

小平头很张狂的咧嘴笑着说,告诉你们老板一声,十万块钱把店转给我,不然他肯定赔的血本无归,我叫贾君鑫!这条街上随便打听。

我装作一脸迷茫的问,贾哥是城管大队的么?

“什么?”贾君鑫一脸的懵逼。

我掏出烟盒,给自己点上一根烟调侃的咧嘴一笑说:“没什么,我还以为您是城管大队的呢,说话这么霸气!放心吧,我会把话转告给我们老板的,至于听不听就是他的事情咯。”

贾君鑫这才反应过来,一巴掌推在我胸口上咒骂:“草泥马得,小逼崽子!耍我呢?”我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往后使劲一推。皮笑肉不笑的说,说话就说话,别动脚动手的,我这个人脾气不太好!

“脾气不好?”贾君鑫回头看了眼旁边的几个跟班“哈哈”大笑起来,胳膊往起一摆大吼:“给我砸!”

六七个跟班骂骂咧咧的就冲过来。抓起收银台上面的摆设“啪”的就摔到了地上,我双手插兜站在旁边微笑的看着贾君鑫说,一下!

“什么?”贾君鑫像是个二逼似的,瞪着俩大傻眼望向我。

又有一个混混抓起旁边的装饰花瓶“咣”的又给我摔了个稀碎。

“两下!”我歪了歪脖颈伸出两根手指头。

“三下,四下,五下...”一楼大厅很快被他们“噼里啪啦”的拆的七零八落,我面色不变的仍旧死死盯着贾君鑫,贾君鑫两手抱在胸前,牛逼哄哄的大笑。

猛不丁我一个大步跨出去,左手揪住贾君鑫的脖领,右手甩开膀子就是一记大嘴巴子甩在他脸上冷笑说:“数不过来了,先清清账!你手下一共砸了我四十八件东西,我就还你四十八个耳刮子算了!”

六七个小混子立马围住我,狗吠似的嚷嚷,让我放了自己老大。

我随手从地上捡起来半块玻璃碎片,顶在贾君鑫的脖颈上邪笑说,让你的狗把屋子给我打扫干净,然后滚出去,蹲在门外看门,笤帚和拖把在收银台里面!

贾君鑫嘴角抽动了两下。我直接把碎片插在贾君鑫的脸上,贾君鑫疼的“嗷”惨嚎一声,哭爹喊娘的叫唤,快把屋子打扫干净!

六个五分钟前还是“黑涩会”的混子瞬间化身“清洁工”,蹲在地上给我清理卫生,我们店门口几分钟的时间就围上了好多看热闹的人,我瞟了一眼那些人,朝着贾君鑫微笑说,咱们继续!

不等他反应过来,我抬起胳膊“噼啪”连续就是一巴掌掴在他脸上,而且一下甩的比一下狠,打的我手心都有些麻,可想而知挨打的贾君鑫到底是有多疼。

二十多分钟后,我甩完了四十八个巴掌,掐住脸肿的跟猪头有一拼的贾君鑫微笑说。别总拿你是社会人那一套来吓唬我,跟我磕,除非你他妈有两条命!这是第一次,我让你,也是最后一次。滚!

贾君鑫捂着脸跌跌撞撞的掏出店门外,跑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指着我吓唬,得罪了老子,你还想在花街做生意?等着吧。开业那天,我他妈送你一份大礼!

“嗯?”我佯装往前迈腿踏出去一步,贾君鑫吓得掉头就跑,狼狈模样好像一条狗。

没热闹看了,外面的人慢慢散去,陈二娃和陈珂从楼下走下来,陈二娃面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问,没事吧三爷?

“你猜?”我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掌。

陈二娃木讷的吧唧嘴:“我猜...”

“嗯,猜对了!”我嘿嘿一笑,望着被砸烂一空的大厅说,刚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陈二娃深吸口气说,这下是彻底把贾君鑫给得罪了,还没营业就惹了花街的地头蛇,三爷我挺服你的!

“刀不锋利马太瘦。他拿什么跟我斗?”我傲然的仰着脑袋伸了个懒腰说,去把刚才那个假惺惺的店铺和具体住址给我打探出来,我这个人不喜欢被动!

陈二娃犹豫了一下,沉默的走出门去。

等他走远后,我“嘶嘶”的揉了揉发麻的手掌心嘟囔。那个狗日的脸皮真厚。

陈珂捂嘴“咯咯”笑着说,三爷我觉得你刚才特爷们!像个大英雄,真帅!

我懒散的坐在沙发上说,这年头不需要英雄,不折手段,才能家财万贯!有时候我觉得这个现实的社会就像是个强X犯,总是花样百出的玩弄人的身体和精神,正当你打算逆来顺受的时候,他竟然摆摆手说,穿好衣服滚蛋,你能咋办?没办法,受着呗!其实我刚才是故意让他丢人的,完全可以一刀解决了他,可我不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