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 不咬人膈应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纸条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小字,好像是个地址,钥匙估计是什么房门的钥匙,我问陈珂,那个贾君鑫的住址和钥匙么?

陈珂点点头说,二娃让我告诉你放心用吧,钥匙是他偷配得,贾君鑫没有察觉。

我没有多言语,笑呵呵的招呼哥几个下楼吃饭,实际上心里却很震撼。能把钥匙偷到手不算啥本事,邓龙的媳妇安佳蓓都可以做到,可是能把钥匙偷到手再配一把,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还回去,这手段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了,陈二娃果真是个人才,假如他没那么多花花心眼,心甘情愿的为我所用该有多好。

我们几个边聊边往楼下走,等到大厅以后,发现和尚竟然比我们来的还早,正端着一碗馄饨“吧唧吧唧”的吸溜着,看到我们下楼,这狗日的倒好像一家之主似的招呼我们坐下吃饭。

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今天晚上你自己抱床被子去楼下找包间睡去,昨晚上害的老子差点没冻感冒。

和尚斜楞眼睛先是瞟了瞟我。接着又打量了两眼陈珂,坏坏的抹了抹嘴唇说,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么?为啥我有种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呢?话说女施主今天好像还精心化了妆。

和尚不说我还没真发现,听他这么一絮叨,我侧头看了两眼陈珂,果不其然陈珂今天貌似画了眼影和腮红,淡妆点缀,让本来就挺漂亮的她,一下子更是显得透着股性感的媚劲儿。

听到和尚的调侃,陈珂不好意思的小声喃呢。快吃饭吧。

胡金倒是对和尚挺客气的,双手合十作了个揖,然后恭恭敬敬的坐在旁边吃饭,我一直觉得胡金对他客气的有点过火,这老小子属欠的,你要跟他好好说话,他牛逼哄哄的端架子,连骂带吼的喝斥他,他倒反而老老实实得。

我一屁股坐到和尚的旁边问,对了,你怎么称呼?我总不能老管你叫秃毛怪吧?

和尚抿了抿嘴边上的饭渍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随施主怎么喊都无所谓,我的真实姓名比较长,说出来怕施主也记不住。

我抓起一个包子咬了口,含糊不清的说:“这是礼貌问题,你该说说你的,我们都年轻,记忆力肯定没问题。”

和尚长叹一口气,倒是有一番宝相庄严的感觉。轻声道:我是藏人,俗名丹巴·格列·贡嘎宁布...

“吁!”我赶忙比划了个暂停的手势,这孙子就是故意整我,念乘法口诀似的嘟囔出个藏族名子,一般人还特么记不住。我干笑着说,我也觉得名字就是个代号,叫啥都无所谓,以后叫你和尚就蛮好的,既好听还霸气!

和尚一脸阴谋达成的奸笑说,老板我待会想预支五百块钱的生活费。

我刚抓起一杯豆浆想喝,就被他这句话给呛的“噗”一下子喷了出来,豆浆喷了他满脸,我剧烈咳嗽两声问,脸呢?和尚你还要脸不?啥事没干。昨晚上混顿方便面,今早上又蹭顿早餐,张嘴就管我要钱,你丫吃饱喝足了是打算跑路吧?

和尚拿袖子擦了擦脸,义正言辞的摇头说,我想出去置办一身行头,毕竟要在你这里上班,总不能老穿一身袈裟吧?这不光是对你们的不尊重,更是对我佛的亵渎,出家人不打诳语,既然说过了要肉偿,肯定我就会履行承诺。

生怕我会发火,胡金赶忙站起来,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塞到胡金的手中打圆场,朝着我来回眨巴眼睛的笑着说:“没毛病!小三爷,这钱我出,毕竟大师也是为了咱们KTV的形象。”

和尚抓了抓脑皮,憨笑着说,钱算是我先借的,开工资以后肯定会还给你的。

我撇撇嘴嘲讽着说,我好像听到了钱打水漂的声音。

和尚好像没听到我说话一般,自顾自的问,一般KTV下午才上班吧?我十二点前肯定回来。

说完话他就往起站,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看了眼胡金轻声说,骨骼已经定型,不要一味的倚仗自己的速度,应该适当加强下肢力量,不然你早晚会把自己的身体折腾亏空!

胡金的眼珠子顿时亮了,朝着和尚恭敬的点头询问。那大师我应该怎样增加下肢的强度?

和尚瞄了一眼胡金的小腿方向说,你身上应该是有负重的吧?算了,晚点我再跟你具体聊。

“多谢大师!”胡金双掌合十的作揖,那副模样就跟《西游记》里看到孙悟空的小妖怪似的。

“和尚,我劝你别卷钱跑路哈。不然下次再看到你,我指定直接打电话报警,入室抢劫怎么也得进去蹲了三年两年!”我微笑的瞄了眼一只脚已经跨出门去的和尚。

和尚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笑着扬长而去。

等他走后,胡金满脸惊喜的说。小三爷,他肯定是个高手,一眼就看出来我对敌的优势和劣势,真是个高人啊!

我打了个哈欠说,高不高人我不知道。不过我清楚这家伙绝逼是个饭桶,两碗馄饨,四个包子,还有仨茶叶蛋,这个饭量。一般寺庙还真养活不起他。

“高人从来都是天赋异禀的!”胡金像是个忠诚的粉丝见到自己偶像一样,脸上的狂热始终没有消散。

胖子从旁边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吧唧小嘴低声念叨,这么一说,我难道也是个传说中的隐世高手?我一顿吃的不比和尚少啊。难道我的属性还没有激活?

“滚!带着胡金一块滚!瞅见你俩,我闹心!”我抓起个包子就扔了过去。

“哎我去!跟我俩装是吧!”胖子也朝我扔了一根油条过来,好好的一顿饭愣是让我们搞成了“泼水节”,最后还连累陈珂收拾。

吃罢饭,哥几个去准备开业用的东西,我和陈珂呆在KTV里算账,计算开业需要的酒水、饮料什么的,经过昨晚上的小尴尬,再跟她独处的时候,我总有种别扭的感觉。陈珂倒好像啥事都没有的样子,神情认真的“噼啪”按着计算机从纸上写写画画。

看到我偷偷打量她,陈珂俏脸微红的咬着嘴角,轻轻指了指我眼角上的伤疤问,三爷你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也是被人砍的么?

“你是问这个么?”我指了指自己眼眶说。这个是驴蹬的!小时候我看见别人拎着兔子耳朵玩,就问我爹,那么揪兔子不疼么?我爹告诉我,兔子耳朵那么长就是为了方便人拎的,这句话一直印在了我脑海里,直到有一天,我看到一头驴,那天,差点没被蹬死!

“噗...”陈珂顿时笑喷了,捂着小嘴乐的花枝乱颤。

我俩正说话的时候,和尚回来了,光秃秃的大脑门格外显眼,脸上挂了副“黑超”墨镜,身上穿件黑色的风衣,明光亮眼的大皮靴整的好像从港产电影里走出来的社会大哥。意气风发的朝我摆摆手:“雷猴啊!”

我皱着眉头说,你丫是来收购我们的么?一个臭打扫卫生的出什么洋相!

和尚尴尬的咳嗽两下,猛不丁他身体往旁边一闪,接着就看到有人往我们店里扔进了麻布口袋,袋子口是松着的,几条狰狞的野蛇从袋子里爬了出来。

门外两个骑摩托车的小伙挑衅似的朝着店里面打了声响亮的“流氓哨”,然后一脚踹着摩托车“突突”的绝尘而去。

“啊!”陈珂吓得失声尖叫,我也给吓了一哆嗦,蛇这玩意儿不比平常,谁知道有毒没毒,慌忙抓起笤帚从柜台里面跑了出来,和尚眼疾手快迅速抓起几条蛇重新塞回麻布口袋里,动作利索的将袋子口扎住,提溜着就跑了出去。

肯定是那个叫贾君鑫的王八犊子干的,狗日简直就是属蛆的。不咬人膈应人,我冷笑着捏了捏鼻梁走出KTV,仰头望去,果然见到贾君鑫带着七八年轻人正站在一家按摩店的门口边嗑瓜子边聊天,那一脸贱逼嗖嗖的模样让人看着就牙痒痒。

看到他朝我露出一脸菊花似的奸笑,我想了想后,也挤出个微笑朝他抱拳,扯开嗓门喊,礼物我收下了!过阵子我一定连本带利还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