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3 红红火火/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连续砸碎贾君鑫四根手指头,中途他晕过去两回,最后吓得大小便失禁,我才勉强放过他,逼着他马上给我联系小姐。

等他给小姐们打完电话后,我邪笑的问他,花街的扛把子是叫狐狸对么?跟我说说狐狸的事情。

听到“狐狸”这个名字,贾君鑫的眼中出现一抹惊恐,声音颤抖的说,狐狸是孔家人。但是他不姓孔,而且他自己也很反感别人说他姓孔。

“那他到底是不是孔家的人?别跟我废话,说重点!”我厌恶的皱起眉头,这家伙刚才屙尿了一裤裆,那股子味道实在太辣眼,如果有选择我真心不想从他家多呆一分钟。

贾君鑫坐在地上,捂着自己那只血肉模糊的手掌,满头大汗的解释说:狐狸他妈以前是这条街上的小姐,后来不知道和孔家的哪位爷好上了,有了狐狸。但是因为身份的关系,一直都没能进的去孔家,只是在外面租房子住,不光如此,孔家怕丢人。还曾想找人做掉她们母子,最后具体怎么样我不清楚,只是听人说,狐狸十四岁那年他妈病故,出殡的当天狐狸潜到孔家,捅伤很多人,好像还死了几个,最后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在少管所呆了不到两年就出来了,再出来以后就成了这条街的扛把子!

“出来以后就直接坐上扛把子?”我轻声问。

贾君鑫点点头说,那可不,狐狸本身就挺狠的,一言不合就动刀子,再加上人家虽然不姓孔,可这条街的所有老板都知道他是孔家人,孔家在石市啥地位,谁嫌命长敢招惹,反正他让每月给他交份子钱,我们就每月都交。

听到贾君鑫的介绍,我对这个“狐狸”瞬间充满了兴趣,算起来这家伙虽然是孔家的私生子,但是应该对孔家没有半分感情,有的话估计也只是憎恨,所谓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如果能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我觉得我们可以心安理得的藏在花街不被人发现。

又问了贾君鑫一些问题后,我们几个就离开了。

至于贾君鑫会不会对我怀恨在心,秋后算账,我一点都不担心,他这种人和孟瘸子还不一样。属于嘴欠如虎,实则胆小如鼠的怂包,只要我一天比他强大,他就肯定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不敢吱声,退一步讲就算这孙子不服气想报仇。我也不怕他,我们完全不在一条水平线上,他对我造不成任何损失。

回去以后,我们又具体聊了聊明天开业的事情,期间我给陈花椒打个电话,问他火车站附近的情况怎么样了,陈花椒很少兴奋的告诉我,已经拿下了孟瘸子的那间洗浴,最近正在跟车站谈车站二楼旱冰场的事情,还告诉我朱老五确实很懂行。这几天带着他认识了不少车站的领导。

正闲聊的时候,陈珂红着脸帮我们准备了几碗方便面,端给我的那碗面,陈珂一脸娇羞,声音很小的说,三爷你的面和别人不一样。

我拿筷子搅动了两下,发现面底下居然荷包了个鸡蛋。

陈二娃就坐在我旁边,挪揄的吧唧两下嘴巴说:“姐,我可是你亲弟啊!”

陈珂臊红脸说,厨房没有鸡蛋了,这个蛋还是中午和尚叔买的,就剩下一个了,三爷每天动脑子很累的。

“吁..”几个损友全都拖长音起哄。

不过我心里却一瞬间变得不是滋味起来,我想起头一次在苏菲家过夜,她给我煮面的情景,我俩像小孩似的抢一碗面吃,我叹了口气把荷包蛋夹到陈二娃的碗里说,你吃吧,今天你居功至伟!

陈珂脸色变得有些微妙,想要说话,最终什么都没说,闷着脑袋坐到了旁边。

这个时候旁边的邓华却突然好像被谁踩着尾巴似的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

“咋地了,吃着逼肉了?”胖子调侃道。

邓华兴奋的把手机凑到我脸前说,三哥,我媳妇说明天坐车来看咱们。嘿嘿!

“你媳妇?安佳蓓?你告诉她咱们在这儿了?”我立时间把脸就拉下来,瞪眼看向邓华。

邓华呆滞的点点头说,告诉了啊!你也没说不许我告诉她啊,放心吧三哥,我专门交代过她,让她谁也别告诉谁,就一个人偷偷的来。

我一下子怒了,“啪!”的将碗甩到茶几上,指着邓华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他妈是不是脑残啊?你知道自己现在啥身份不?你当我们是到石市旅游度假来了?还特么拖家带口,不知道现在孔家的人到处抓咱们吗?让他们抓到你有几个脑袋够玩?你告诉她来这里找咱了?

邓华这次意识到自己犯错了,咳嗽着说,要不我告诉她,先别来了?对不起三哥,我没考虑那么多,刚才蓓蓓问我,我就顺口说了,然后她说来找我,我就把KTV的地址告诉她了。

我深呼吸两口,强制压制自己的怒火说:“说都已经说了。现在不让人过来,不是自找麻烦么?以后都他妈给我长点心,咱们的身份比逃犯强不了多少,嘴巴都严点,别八八九九的出去瞎逼逼!”

安佳蓓这妞人品不错,可我对她的身份一直保持怀疑,所以虽谈不上有多厌恶,但比较核心的事情还是不太想让她知道,既然邓华已经告诉她了,我寻思弄到身边看着也不错,好过把她丢在崇州市闯出什么乱子。

一夜无话,我们选在第二天中午开业,开业前我让胖子去买了一堆鞭炮,把整个KTV的门口都摆满了炮仗,全都是好几千响的挂鞭。开业图的就是一个红红火火,大吉大利。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开业,不过我心里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激动,这地方毕竟是我们立足石市的第一个小窝,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从这里展开自己的触角,慢慢蚕食这块历史悠久的老城。

为了吸引顾客,胡金还让他的那些老哥们帮忙请来了石市一个很著名的舞狮团队,带歌舞表演的那种,从店门前搭个小戏台。一帮穿着火爆的姑娘从台上扭腰晃胯。

我们小哥几个清一色西装革履站在店门前,最为显眼的不是我们,而是站在最后面的大光头和尚,和尚穿件黑色大风衣,脸上挂副大墨镜。整的就好像他是老板,我们几个全是拎包马仔一样。

正午十二点,和尚朗声吼“吉时已到!”

我站在店门口的牌匾下面,猛的一拉盖在上头的红布,“天门王者”几个鎏金大字显现了出来,同一时间,鞭炮声音“噼里啪啦”的响起,一众舞狮团队也敲锣打鼓的动了起来,周围顿时间围满了人。

两尊大黄狮子摇头摆尾的挡在马路当中,店门口几个穿着亮晶晶短裙的姑娘卖力的摇摆身体。四周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密集,我们哥几个纷纷拍手叫好,因为陈二娃和陈珂在这条街上属于知名人物,所以我没敢让他们出来,就叫他们从里面充当服务员的身份。

胡金轻轻靠了靠我胳膊问。都这个点了,贾君鑫怎么还没派过来小姐,狗日的不会耍咱们吧?

我笑着摇头说,不会的!他没那个胆量。

说罢话,我侧头看了眼街尾的方向,那边聚集了七八个别的店老板,指着我们这头窃窃私语的研究什么,我估摸着这帮损逼应该是在支招热叫我们难堪,就朝哥几个吩咐:“西瓜刀提前都准备好了吧?今天谁敢给咱们闹事,老子就让他们血溅当场。”

我刚说完话,贾君鑫脑袋裹着纱布,手上也缠了一圈纱布带着十多个身拆高挑的女孩从街头走了过来,那帮女孩都是二十来岁,清一色超短裙,高跟鞋,黑色丝袜,脸上画着浓浓的妆。

我乐呵呵的走过去跟贾君鑫拥抱了一下说,表哥你来的可是有点晚咯,待会自罚三杯!

然后又压低声音凑到贾君鑫的耳朵边说,过去提醒那边的几个杂碎,谁敢今天让我下不来台,我就叫他上不去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