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 送猪头/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贾君鑫忙不迭的点点头,朝着不远处的几个店老板走了过去。

有时候我也很纳闷,这世界上为什么会有那种没事喜欢往上揽事的人,很多年以后我总算想明白了,这类人的心态基本属于,自己过的不咋地,也见不得别人比我过的好,看到你比我好,我就得玩命祸祸你!这种人统称为傻逼!

整体开业还算是风调雨顺,应该有的宣传效果达到了,闹腾了差不多一个来钟头,我招呼胡金去结算一下费用。准备散场,毕竟大白天也不会有人进屋唱歌。

这个时候突然从街尾浩浩荡荡的走过来一大群人,有男有女,有打扮的流里流气的混子,也有浓妆艳抹的小姐,带头的是个满脑袋银发的小老头,我好奇的望着这群造型好像是“老年秧歌队”的杂牌军,招呼哥几个准备家伙式。

等这拨人走近以后,我才发现带队的原来不是个老头,敢情是个把脑袋染成银色的年轻小伙,小伙长得不算太高,一米七左右。穿件粗布的牛仔服,长得就是个平常人的模样,年龄应该和我差不了多少,他叼着烟一副很社会的造型走到我跟前,朝我微笑说,新店开业。恭喜恭喜!

贾君鑫站在这青年的身后朝我挤眉弄眼的使眼色,我估摸着这帮大咖应该都是这条街的老板们,故此表现的还算热情。

我也伸出手跟对方握在一块微笑着说,还得恳请同行们多帮衬。

青年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钉说,你这句话说的倒是实际事儿,你想在这里开店,以后每月十五号都必须给我缴一万块得份子钱,我保你顺顺当当!我叫狐狸,你应该听说过我名字吧?

我点点头,虚伪的狂点脑袋说,久仰狐狸哥大名,份子钱应该缴的,以后劳驾哥哥多帮忙了!

狐狸来回瞟了眼我身后的几个兄弟,似笑非笑的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到哪都有哪的规矩,在花街也一样,裕华区的人都知道花街是卖肉的生意场,所以这里只允许卖肉,在这里坚决不允许出现“药”,不允许有枪支,否则别说我不给面子。

“必须的!我们都是良民!”我朝他抱了抱拳。

狐狸打了个响指,后面两个小弟抬了一个炒锅那么大的猪头放在我们店门前,猪头应该是卤熟的,即便如此,放在人面前也还是会叫人觉得恶心的不行,更重要是他言语之间带着的那种藐视,狐狸轻笑说,新店开业,我不好意思空着手来,这是我送你们的贺礼!

我长吸一口气说,那就谢过狐狸哥的这份良苦用心了,猪头猪头,诸事顺利,定拔头筹!狐狸哥还是个文化人呐!

狐狸脸色闪过一丝意外,仔细打量我两眼。从侧身掏出一把匕首递给我说,我喜欢看着人吃,不然我会觉得是不尊重我!

“你特么..”胡金和王兴当时就怒了,我拦住他俩笑着点点头说,我这个人从小就愿意吃酱货,难得狐狸哥这份心意。说罢话我接过匕首,蹲下身从猪脸上“哗啦”一块肉,丢进嘴里咀嚼起来,朝着狐狸伸出大拇指说,味儿特别正!狐狸哥要不也尝尝?我听老中医说,以形补形,缺啥补啥最好!

狐狸抽了抽鼻子笑了,那种好像胜利者似的笑容,拍拍手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必须有!胖子给大哥包个厚红包去!”我朝胖子眨巴了两下眼睛,胖子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跑回KTV。不一会儿拿出来一个拿红纸包裹的小方包递给狐狸。

狐狸满意的点点头说,那就不打搅朋友做生意了,有机会一起喝酒,对了,还有什么规矩不明白的么?

我仍旧很好脾气的点了两下脑袋,轻声问:“那如果别家场子的老板跟我们有矛盾的话,狐狸哥应该是会帮忙调和的吧?”

狐狸皱了皱眉头说,那是你们的事儿,在花街谁拳头硬谁是老大,而且花街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花街的事情自己人处理,怎么打都可以,但是谁要是敢从外面喊人帮忙,我就干谁!还有问题没?

王兴走上前问了一句,那如果警察扫场子,狐狸哥会帮着摆平要人么?

后面立马提高嗓门骂了句,派出所没人还敢开KTV?不是自找着被查嘛,这种小事儿还敢麻烦狐狸哥,见过傻逼的,没见过这么缺心眼的!

“哈哈..”一帮老板全都笑了起来,合着这帮人就是来看笑话的,或者说是组团来给我们制造下马威的。

邓华从旁边声音很小的嘀咕了句,狗屁事儿不管,也不知道凭啥让我们交份子钱!

狐狸的脸色顿时变了,径直撞开我,走到邓华面前从他胸脯上推了一下,冷声问,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邓华才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刚准备还手可能又觉得有点不妥,侧头往了我一眼。我心说看来昨天那顿脾气没有白发,这根直肠子起码还知道做事前看看我的脸色,我也想探探狐狸到底啥底细,如果按照贾君鑫之前说的,以狐狸的性格吃了亏绝对不会去找孔家人帮忙的。

我微微点头,佯作生气的喝斥邓华,华子还不赶快跟孔公子道歉,得罪了孔家人,以后还特么想不想在石市混了!

果不其然听到我的话,狐狸的脸色顿时变得比先前更难看了,脸上的肌肉抖动两下一把推开邓华,侧头看向我说,老子叫狐狸,这条街跟孔家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你不服气,咱们可以划出来道试试!

我慌忙摆摆手说,别介了孔少,您嘴上说着不难为我们,谁知道暗地里会怎么着,哥几个就是一帮无依无靠的小混混,您不是收保护费嘛,甭管多少我们交还不成?哪怕心里再不服气,也不能把您怎么着是吧?

狐狸竟然又从怀里掏出匕首,指向我低吼:“朋友。咱们一对一单挑,今天你要是把我干趴下,我保证谁也不会找你麻烦,但我要是把你弄死了,你也只能自认倒霉,敢不敢?”

我当时考虑的问题并不是跟不跟他单挑,而是这孙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把匕首,待会会不会打急眼了,拿刀给我两下子,见我没应声,胡金还以为我怕了,嚣张的转了转脖颈说:“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在花街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的夹起尾巴做人,听懂没?”

胡金挺起胳膊说,来!狐狸哥,我跟你比划比划。

狐狸斜眼瞟了瞟胡金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你跟我身份不对等,我问是你主子。你算哪个葱?借助外力就算干赢我,也是个废物!

胡金刚要吱声,我拽了拽他胳膊,走到前面去,解开西服扣子,微笑着朝狐狸说。狐狸哥刚才说的对,借助外力,再耀武扬威也是个废物,如果没有孔家,你在我眼里就是个渣,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钉。既然你刚才说了不会带上孔家,那咱就加点赌注如何?我要是输了,给你一百万,外送这家KTV!

狐狸愣了一下,估计没想到我敢玩这么大,眼珠子来回瞟动。四散打量我们哥几个,以及我背后的KTV,我故意挑衅说,当然了,狐狸哥言而无信我也没办法,算了,还是不打了!我怂,我承认我害怕孔家。

狐狸一下子急眼了,暴怒的拽下来自己的外套扔到地上低吼,我要是输了,以后花街就是你们的,老子坚决不带喊孔家人的。谁要是说话不算数,就是杂种养的!

“再加一条,你要是输了,以后到KTV来当跑堂的!哦不哦?”我转了转脖颈,松开衬衣的几颗扣子,直愣愣的站在狐狸对面。我看出来了,这小子不是脑子不好使,而是有些偏激,就好像是个处在叛逆期的小孩,有种迫不及待想要证明自己很可以的心性,这种人说话一般还是很有可信度的。

狐狸脸上的肌肉紧绷,恶狠狠的点点头吼,来吧!

我笑着摆摆手说,稍微等等,虽然你下了保证,但我还是害怕你会言而无信,咱们比使匕首,就赤手空拳的干,谁先趴下起不来,算谁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