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6 狐狸的故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瞅着狐狸被打的晕倒在戏台上,我们这帮人很不厚道的直接回KTV喝茶去了,王兴和邓华留在旁边看着,不让任何人把他扶走,就等丫清醒后,跟我结算一下赌账。

我站在店门口揉捏红肿的脸庞,时不时能听到一些看热闹的人小声嘀咕,瞅瞅人家这KTV开业这排场多有创意,不光有舞龙舞狮表演,还有真人秀的拳击比赛。叫“天门王者”是吧?晚上过来看看,应该挺不错的。

我欲哭无泪的望着这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们,本来只想着教训狐狸一顿,没想到还歪打正着的做了场宣传,我不知道的是,自此以后石市很多店铺开业都效仿我们特意安排几个人从舞台上来场搏击表演,也算有意无意的引领了一个新的广告模式。

我正盘算着待会应该怎么给狐狸提条件的时候,陈珂红着脸递给我一个煮熟的鸡蛋。

胖子从旁边吸溜口水贱嗖嗖的笑着说:“三哥就是三哥,干完架还有加餐。”其他人也纷纷羡慕的望向我。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抓了抓后脑勺说,我不太爱吃这玩意儿。

陈珂摇摇头声音很小的说,这个是让你拿来祛淤青的。

说着话,她把鸡蛋壳打碎,把我拉到大厅的沙发上坐下,小心翼翼的从我侧脸和嘴角上轻轻转动,滚烫的鸡蛋碰着我的伤口处,疼的我一个劲儿“嘶嘶”的直哼哼。

老实说鸡蛋到底能不能祛红肿我不知道,但望着坐在旁边的她一脸认真的表情,我心底有种形容不上来的感觉,很暖很舒服。尤其是嗅到从她嘴里吹出来的热气时候,那种安全感更是格外的别致,陈珂用鸡蛋从我脸上敷了十几分钟后,我看到鸡蛋逐渐变黑,脸上的痛楚好像真的减轻了很多。

这个时候,王兴和邓华带着鼻青脸肿的狐狸走了进来,瞅着狐狸那张肿的跟猪头有一拼的大脸时候,我“噗”一下笑了,顺手把陈珂手里的鸡蛋接了过来,握在手里把玩。

狐狸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冷哼一声。

我舔了舔嘴唇说,狐狸哥,愿赌服输!还记得咱们单挑之前你跟我说过啥不?

狐狸“哼”了一声说,别特么给我来这套,就说咱俩算平手,大不了重新再干一次,可我刚才败给的又不是你,你说那个满身纹身的家伙是你徒弟他就是你徒弟啊?这种逼谁不会装?

“小伙儿还是个滚刀肉!不服气是吧?”我捏了捏鼻梁骨站起来。

狐狸满脸桀骜不驯的点点头说,我不服!

我瞟了眼狐狸,又瞟了眼旁边的胡金微笑着说,刚才咱俩算平手,这没毛病吧?

狐狸点点头说,行,我让着你!

我指了指胡金说,你刚才被他给KO了。对不对?

这小子虽然脾气臭,但是人性还不错,敢做敢当的再次点点头说,对,我承认自己确实干不过他!

我奸笑着说。也就是说我把他打趴下的话,就能证明咱俩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对不对?

“啥?”狐狸一脸的费解。

我装腔作势的朝着胡金“嘿,哈!”伸了一拳头,手指头都还没碰到胡金的衣服,胡金就倒飞着跌倒在地,捂着胸口一脸痛苦的说,师父,你竟然用了三层的内力,实在太欺负人了!

狐狸顿时间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的惊呼出声。卧槽!这他妈也行?

我双手后背,装的跟一派宗师似的昂首挺胸的说,你我孰强孰弱,还需要再比试么?

狐狸咽了口唾沫,当时就给气笑了,朝着我翘起大拇指说,算你狠!我服,打我打不过你手下,赖我赖不过你,不用比试了,你赢了!不就是以后花街归你罩么?我说到做到。

我“嘿嘿”一笑,双手抱拳的说,承让了!狐狸哥貌似还忘记了一条吧?

狐狸脸上顿时间好像罩上一层锅黑,怒气冲冲的说,你还真准备让我过来给你跑堂?

“随你咯,反正你是孔家人,真耍赖的话,我也拿你没脾气,我相信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以后落下个言而无信的名声,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诽谤你,既然这样,那我就不留狐狸哥吃晚饭了,慢走不送!”我一屁股崴到沙发上,朝着狐狸摆摆手驱赶。

狐狸咬着嘴皮。眼珠子来回转动了几圈,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朝我微微低头喊了一声,老板!

“哎哟喂,不敢当,不敢当!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希望狐狸哥不难为我们就好。”我笑呵呵的抓起手里的鸡蛋递给狐狸说,祛祛肿吧。

陈珂在我旁边很小声的说,鸡蛋凉了就没有那种功效了。

结果她话只说到一半,狐狸竟然直接抓起那个灰不溜秋的鸡蛋塞进了嘴里,朝着恨恨的说。出来混迟早要还,刚才我逼你吃馊了的猪头肉,现在换你让我吃坏掉的鸡蛋,咱们扯平了噢!

“噗”我直接笑喷了,旁边的哥几个也都不敢相信的看向狐狸。

我抓了抓后脑勺寻思还是不要把事实真相告诉他了,免得以后狗日的对鸡蛋过敏,等他吃完以后,我让陈珂递给他一瓶矿泉水漱口,这才猛地想起来和尚好像不见了,好像自打我跟狐狸上舞台上对战。和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忍不住咒骂了句,狗屁的武林高手。

等狐狸吃完鸡蛋后,我微笑着说,听说狐狸哥是孔家人,不知道能不能拜托你跟我介绍一下...

不等我说完,狐狸直接很粗暴的打断我,大吼道,老子确实愿赌服输,但不代表你能随便侮辱我。我不是孔家人,我和孔家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果可以的话,我恨不得把所有姓孔的都杀光,听懂没有?

“不是就不是。你叫唤个JB,咋地?不服气啊!要不咱再比划比划?”胡金上去就一把推在狐狸的胸脯上。

狐狸是真让金哥给打怵了,咳嗽了两下说,不好意思我刚才情绪有点激动,但是希望老板记住。我和孔家没有任何关系,我就是我,我和我妈姓,我姓胡,名黎!

“卧槽。你还真姓胡啊?”胡金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两眼狐狸。

狐狸点点头说,如假包换。

胡金伸出手说,那咱俩得亲近亲近了,五百年前咱们是一家,我叫胡..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胡金马上反应过来说,以后叫我胡哥就成。

相比较我,狐狸对胡金的态度好像恭敬不少,那副“老子只服强者”的心性一览无余,我从旁边观察了几分钟后。招呼狐狸坐下,犹豫了几秒钟后说,狐狸哥,你真和孔家有仇?

狐狸咬着嘴唇点头说,不共戴天!虽然那个男人现在后悔了。把我从看守所里保释出来,想接我回去,哪怕这条街都是仰仗他们孔家的名声,可我从来没有半丝感激,如果有可能。我恨不得弄颗原子弹把孔家的所有人都屠了,听说前阵子有人在车站把孔家的老二给打死的事情没?我也派手下的马仔过去了,别人是去找人,我其实是想感激那几个动手的哥们,在我看来他们绝对都是我兄弟!太过瘾了,哈哈!

我说,孔家到底怎么划分?作为石市的第一家族,我觉得特别好奇,能不能给我讲讲。

狐狸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第一虚伪家族才是真的,孔家发展到今天一共有三代人,第一代老爷子不问世事,也是孔家的顶梁柱,第二代人是“浩”字辈儿,也就是老爷子的儿子和侄子们,一共就剩下仨,算得上孔家真正的掌权人,两个当官的,一个做生意的,剩下的就是“令”子辈儿,比较多了,不过根正苗红的也就那么六七个人,剩下的不是旁系就是跟我一样的野种,在车站被打死的叫孔令军,排行老二,挺吃香的。

胡金递给他支烟问,那你就不想认祖归宗么?

“认祖归宗?呵呵..我没祖,我的宗就是我妈,从我妈被他们害死的那天起,我就是个孤儿了,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亲人!”狐狸冷笑着摇摇头,我看到他的拳头攥的紧紧的,脸上仇恨的表情根本不需要伪装。

我犹豫了好半天,最终还是决定熟悉一段时间,确定他真的没问题,再把我的计划跟他唠唠。

我笑着问,那花街到底属于你的,还是孔家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