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7 胖子的绝活/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狸抽了口烟,自嘲的咧嘴笑着说:“花街是我的,和孔家没有半分半毛的关系,孔家人多高尚啊,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下九流的地方,这地方每月挣的钱还没有他家的子弟出来喝顿花酒给的小费多呢,姓孔的都是圣人,不食人间烟火,也没有任何生理需求,哈哈!”

胡金拍了拍他肩膀安慰:兄弟,路还长别迷茫,将来不定谁辉煌!记住当初是谁往你身上泼的脏水,以后咱们烧开了再泼回去,除死无大事儿。

“大哥说的在理!哈哈..”狐狸冲着胡金重重点了点脑袋。

我琢磨了一会儿问他,狐狸哥你在花街有场子没?要是有的话。就继续做你的生意,让你当跑堂啥的就是句玩笑话,你要是没场子的话,就呆在我这儿给我帮帮忙,毕竟我们也是新户。很多道儿还摸不清楚。

狐狸想了想摇头说,我在街尾有家按摩店,不过也是雇人打理的,平常就带着一帮哥们从裕华区、桥西区揽点“背料”的活,马上入冬了。基本上也闲下来了,可以从你这儿多照应着,况且我也想跟胡大哥学习个一招半式。

胡金打着哈哈说,我这点花拳绣腿算个屁本事,不过咱们店里真有位大高手。要是能跟在他身边学习,功夫真能见涨。

“谁啊?他!”狐狸一副见鬼表情的瞟了我两眼。

胡金干笑着说,他只能算第二高手,我说的那位,咦?大师呢?

胖子不知道从哪变出来根香蕉。一边撕皮一边嘟囔的说,那老秃瓢刚才看到三哥和人干起来了,说要撒尿,然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狐狸不加任何掩饰的咧嘴笑着说,我就说以他这个半吊子水平也可能教出来胡大哥这种狠手。

邓华急赤白脸的替我辩解,我三哥的长出是脑子,玩心眼,五个你绑到一块也不是他对手。

陈二娃趴在收银台里面轻飘飘的说,说的好像论阴险比脸皮,五个他就是三爷的对手似的,三爷是我见过最心狠手辣的人,没有之一!

我脸不红心不跳的抱拳说,各位谬赞了!

陈珂从旁边捂嘴偷笑,轻轻捅咕了陈二娃两下,替我打圆场说:“胖哥,三爷和金哥他们都有自己的绝活,除了吃以外你还有啥能拿的出手的本领没?”

胖子上下眼皮抬了抬懒散的说,有啊!不过我的绝活一生只能表演两次。

“什么绝活?”陈珂娇笑着问他。

“铁锤砸睾丸。”胖子一口把香蕉吞下去大半,漫不经心的吧唧两下嘴巴。

大厅里的人集体石化,接着“噗..”的一下全都笑喷了。

狐狸笑的哈喇子淌了满嘴。捂着肚子站起来说,说不定和你们在一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看你这KTV好像确实没服务生,要不我喊几个小弟过来先凑合着干吧,工资不用你们开。

我点点头朝他抱拳说。那就多谢狐狸哥了。

狐狸摆摆手说,那我先去安排一下,待会就回来。

狐狸前脚刚跨出门,中间不超过二分钟,和尚就骂骂咧咧的就走了回来,我讥讽的撇撇嘴说,大师就是大师,驱凶避邪,算的真准呐!我们这头才刚打完,大师立马如约回来了。

和尚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我刚才肚子疼,着急上厕所,所以没来得及跟各位说。

胖子配合着我坏笑说,这么会儿功夫都能尿条黄河出来了。

和尚苦着脸解释,本身早就解决完了,结果我刚才去的时候太匆忙,想要擦屁股的时候,才发现手里抓了袋法式小面包,所以就一直等到现在,总算遇上个好心人。

胖子弹簧似的蹦起来,一把揪住和尚的衣领骂,我说怎么找不到餐后点心了,敢情让你撬跑了,还我..

两人互相拉扯起来,也不知道是胖子的手劲儿太大还是和尚里面的衬衣质量太差,薅拽的过程中“次啦”一声,和尚的衣服就让胖子给扯坏了,隐约间我竟然看到和尚的身上有纹身,他从肩膀到左膊的地方纹着一只佛陀半胛,但是又和普通纹身不同,他的半胛全都是由一个个微小的梵文组成的。

只是惊鸿一瞥,和尚就迅速将自己衣服拉好,瞪了几眼胖子,急冲冲的说:“我上楼换件衣服!”就“噔噔噔”跑上了楼。

剩下我们几个人全都面面相觑的对视,吃肉喝酒的和尚没什么稀奇的。但是有纹身的和尚真心不多见,胡金压低声音说,没猜错的话,他身上纹的应该是佛陀加般若吧,没看太清楚。

“有啥讲究不?”我咽了口唾沫问胡金。

胡金摇摇头说,般若一般指的是赎罪,止杀,佛陀大多劝人向善,这两个组合到一起,我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回头问问大师呗。

我摇摇头说,刚才他的反应你又不是没看见,算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不要刨根问底了。

胖子挪揄到我们跟前。声音很小的说,刚才和尚只是瞪了我两眼,就把我给吓住了,真心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感觉就好像是被一只老虎给盯上一样。

“龙有逆鳞,狼生暗刺!以后别那么没规没矩,我也跟和尚闹着玩,但是从来不会触碰他底线,尽管我也不知道这老货的底线在哪..”我打了个哈欠笑呵呵的打趣,刚才和尚确实露出了杀人似的眼神,我相信其他人应该都看到了。

正说话的时候,狐狸带着五六个长相白净的年轻人回到KTV,简单的跟我们介绍了一下后,提出要请客吃饭。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知道这家伙更多还是想和胡金多亲近,寻思着反正也没啥事就喊大家一块出去吃口热的。

我开玩笑的说,狐狸哥,咱们这群人里面可是有通缉犯啊。会不会影响到你?

狐狸皱了下眉头说,通缉?杀人还是放火了?别的地方我不敢保证,花街这片没问题,裕华区是个经济开发区,水深大哥多,不过每个势力都有自己的地盘,咱们这花街就是条小鱼,只要不出这个圈儿,一般没人会闲的找事干,惹咱们麻烦。

我乐呵呵的说,有狐狸哥这句话那就好使了,瞟了眼旁边的陈二娃和陈珂说,走吧一起吃点东西去。

陈二娃一天脸上都带着口罩,像条幽灵似的从收银台附近站着,如果他不出声,基本上都没人会注意到他,陈珂摆摆手说,算了,我就不去了,今晚上第一天开业,我留在店里帮帮忙吧,不能总白吃白喝三爷的。

陈二娃也摇摇头,表示要留下来保护他姐。

我想了想小心一点没什么大错,就点头同意了,让邓华上去喊和尚。

没一会儿邓华摇摇头说。和尚不去了,说是要静心打坐!我估计是让胖子刚才被气着了。

“不去正好可以留下来照顾场子。”我笑着招呼哥几个往门外走。

我们几个也没远走,就从花街的路口随便找了家小馆子,屁股刚刚坐下来,狐狸就各种殷勤的给胡金敬酒,我们其他人则完全成了摆设,几次我想跟狐狸套套近乎,都被丫给直接无视掉了。

一顿饭吃的我郁闷无比,好不容易等到狐狸想和我说话了,才聊了没两句。邓华的手机就响了,山寨版的“N97”铃声响的跟我们村大队广播一样,看了眼手机屏幕,邓华兴奋的“喂”了一声,顿时间变得欢呼雀跃起来,接着好像屁股着火一般的拔腿就往门外跑。

王兴喊了一声,你干嘛去?

“我媳妇来了!”邓华一溜小跑的已经冲出了包房。

没多会儿他就带着安佳蓓重新回来,一阵子没见到安佳蓓,小姑娘出落的比过去更漂亮了,头发刻意染成亮黑色,再加上她小麦色的皮肤,穿件收腰的小牛仔裤,一双紧致修长的大腿看起来自带着一股野性的美感,进屋以后安佳蓓朝着我甜甜的一笑说,三哥,嫂子让我带礼物给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