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 并肩作战/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狐狸吧唧了两下嘴巴小声嘀咕,光头?

“不够明显么?”生怕这家伙会顺藤摸瓜的继续往下问,我赶忙转移话题说,对了你出去打听到什么消息没?知道是谁往花街贩药不?

狐狸摇摇头说,没有眉目,不止是你们这家KTV有人来卖过药,其他店铺的老板也收到了威胁,不卖药就被整,现在花街人心惶惶的,大家都互相猜测是对方想要整自己。真特么槽了鬼!

我眯缝眼睛微笑说,这是有人要大举入侵呐!

狐狸横下来脸冷声说,别的地方我不管,但是花街不行,谁要敢特么来祸祸这儿,我就跟谁死磕到底,这条街是我出生的地方,我妈过去经常说,如果我姥爷不吸毒的话,她也不可能沦落风尘。不至于认识那个负心汉,也不可能有了我!老子要守好这条街。

我试探性的问他:“狐狸哥,如果凭借孔家的势力,我估摸着应该没人敢招惹你吧?”

狐狸的脸色当时就变了,瞪眼看着我低吼,我姓胡,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下回别怪我翻脸!

我赶忙笑着摆手说,开玩笑的,你看你咋还急眼了,这副狗脾气真跟我老家的一个朋友有点像,行了,不逗你了,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们和老孔家的关系也不算融洽。

“嗯?”狐狸疑惑的望向我。

我点点头说,还不到时候,咱们之间的关系还没到那种坦胸漏乳的地步。

“不是坦诚相告么?”狐狸顿时被逗笑了。

我佯作生气的歪嘴哼哼,挑我理儿是吧?你能明白我说的啥意思不就完了,听我的狐狸哥,咱们也别找谁想整咱了,就老老实实的蹲在自家店里等着对方上后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就是血磕!

狐狸伸出手跟我击掌一下,咧嘴笑着说,我也是这么寻思的,那群狗逼躲在暗处,找他们太费力,反正早晚会冒出来,只要他们敢露出来脑袋,我就给丫剁了!

我俩刚说完话,店门口的玻璃就被人“啪嚓”一下砸碎了,一排黑色的面包车开进花街,其中有两辆车停在我们店门口,车里“呼啦”下来一大帮的社会小哥。一个约莫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小平头,穿着黑夹克,嘴里叼着烟懒洋洋的往我们店里瞅,倚靠在车跟前胳膊一摆:“给我砸!”

其他面包车里也冲下来不少人。朝着花街的其他店铺冲了过去,一瞬间就听到“噼里啪啦”的打砸声不绝于耳,不少人的怒骂和女人的尖叫也同时响起。

从收银台里算账的的安佳蓓和陈珂吓得抱着脑袋“啊!啊!”尖叫起来。

我回头朝她她俩摆摆手说,到楼上歇着去,顺便告诉其他人谁也不许下来,就说我说的。

安佳蓓和陈珂慌慌张张的往楼上跑,快上楼的时候,陈珂惊恐的望向我念叨,三爷你小心点。

我笑着点点头,就好像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一样。

十多个脸上戴着口罩的小青年拎着棒球棍就一窝蜂似的冲了进来。这帮人进来以后抡圆膀子就开砸,玻璃、大理石的吧台面,靠近墙角的几个装饰用的大花瓶全都被这帮生猛的小年轻给砸的稀碎,这帮社会人只砸东西,并不伤人,我和狐狸就从门口站着,愣是没人过来为难。

“卧槽你姥姥得!”狐狸愤怒的要往上冲,我一把拽住了他,摇摇头说:“东西有价,人无价!他们喜欢砸就让他们砸,街上停了一排面包车,你自己算算对方来了多少人。”

狐狸气的脸庞发紫,咬牙切齿的低吼,那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毁了花街?

“不然呢?你能打几个?”我侧头瞟了眼狐狸。

狐狸沉默了,一个人再能打,再有本事,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别说狐狸了,就算我把楼上的其他兄弟都喊过来,也不够对方填牙缝,整整一列面包车停在路上,保守点估计得有一两百人。

把我们大厅砸完以后,这帮暴徒又冲向了包房里,我从收银台里拎出来两本西瓜刀,拽着狐狸坐在楼梯的台阶上。我递给他一支烟,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根,完全是副路人模样凝望着这帮正在打砸我们心血的混子。

砸完一楼后,这群疯了一样的社会小哥还想要往二楼上冲,一个个红着眼睛朝蹲坐在台阶上的我和狐狸大声吼叫“滚开!”

我沉思了一下。瞟了眼旁边怒发冲冠的狐狸,心里拿定了主意,决定赌一把,微笑着望向狐狸说,狐狸哥,今天我霉星高照,中午被你拆台,晚上让虎逼砸场,指不定咱们待会还得并肩作战呢!

狐狸很无所谓的点点头说,那就来呗!

听他这么一说。我弹了弹烟灰站起来,冲着对面那帮红了眼的小青年说,大家都是出来混饭吃的,你们砸大厅,砸一楼,我什么话都没说,是不想哥几个难做,可我楼上有客人,你们要是硬上,那就趟着我尸体过去,如果真出了人命案,我估计就算你们大哥也保不住!

狐狸本身就憋着一肚子怒火,听到我这么一说,直接也提刀站了起来,我们俩人就那么直愣愣的挡在十几个青年的身前。这帮社会人齐刷刷的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那个中年人。

中年人摆摆手吼了一声,砸!出了事老板负责!

“干!”五六个人拎着棒球棍就朝我们扑了过来。

楼道口本身就挺狭窄的,并排下来,最多能容下三四个身材瘦下的人,别看他们人多,其实根本派不上多大用场,我和狐狸一起抡圆了臂膀迎战上去,这时候也不讲究什么章法套路,拼的就是一股子血性。

我跳起来上去照着一个人脑袋上狠狠就劈了下去,异常的果断。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人一下就被我给抡倒在了地上,脑门上鲜血直流,从县城到石市我也大大小小经历过那么多场架了,多少还是懂点法。这些人属于私闯民宅,往小了说就是砸场,我们要是想往大了闹,完全可以告他们入室抢劫,就算干死也是白干。

紧跟着我眼皮都不带眨一下的。转过身子又是一下朝着另外一个人的脸上斩了过去,横着一下划开了那个人的脸,那人也“啊”的惨嚎一声蹲在地上,当时间就挡住了蜂拥过来的那帮社会小青年。

我下手狠,狐狸比我还辣。直接拿西瓜刀当匕首使唤,往人肚子上攮,连续操翻几个人后,这帮家伙的士气顿时被我们给打压了下来,一个个只围不敢再往上浪冲。

这个时候守在门口的那个中年人横冲直撞的跑了过来,从旁边的马仔手里抢过来一把棒球棍照着我脑袋上就抡了下来,我赶忙侧身,勉强躲过第一下,其他人的棍子随即就挥舞了上来。

我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上重重挨了一下,被打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让身后的台阶给绊倒,赶忙扶住旁边的楼梯栏杆站稳身子,紧接着上来一个人一刀就砍到了我的肩膀上,连着一脚就给我踹倒了。

见我倒地,狐狸“啊!”的大吼一声。卯足了劲儿抡手里的家伙式,一下子横劈在一个青年的脸上,一拳就上去了,紧跟着右手的家伙式冲着面前的人,一下子剁了下去,他自己肩膀,胸口处连续被砍了两下。

狐狸的眼珠子血红,咆哮着骂了句:“草泥马的!”退都没往后退一步,一脚踹到了一个人的肚子上,那人往后退了两步,狐狸往前一探身子,上去就是一刀,直接落到了那个人的脸上,那人“啊”的惨叫了一声。

我匆忙爬起来,握着家伙式也涌到前面,跟狐狸一起往对面的几个家伙身上猛抡,二次将这帮人给逼退!

“草泥马,来啊!”狐狸怒气冲冲的扒拉开自己的衣服,扯着嗓门朝对面的一帮小青年嘶吼。

那中年人摆摆手,几个青年将六七个受伤的同伴搀扶起来往后倒退,中年人冷笑着瞟了我和狐狸两眼说,我是鸿图会所的人,给你们三天时间准备,以后每月固定到我们会所拿五斤药发售,否则这间场子别想干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