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 都是有师父的人/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年人刚说完话,街上猛然间响起一阵尖锐的口哨声,这群耀武扬威的“社会小哥”脚步匆忙的离开KTV。

直到眼看着街上那一排面包车掉头驶出“花街”,我和狐狸才一屁股坐到台阶上“呼呼”直喘大气,狐狸拿胳膊捅咕了我一下,咧嘴笑着说,没看出来你还挺硬气的嘛,我一直以为你只会偷奸耍滑。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渍笑着说,每个人都有想要守护的,比如你想守着花街,我想护着楼上那帮兄弟,你脸上和肩膀头都挨了一刀子。不碍事吧?

狐狸甩了甩手上的鲜血,鸡毛事儿没有,这点伤算个蛋,我和我妈头一次被孔家人追杀,三十多个人拎着枪干我们,愣是被我们给逃掉了,那年我才特么九岁。

“九岁就那么屌?”我有点不相信。

狐狸干笑了两声说:“主要是靠我师父,如果不是我师父出现的及时,我们娘俩估摸着早就被他们给打成蜂窝煤了,哈哈!”他没心没肺的笑了,只是笑容里满满的全是苦涩。

我吸了口气说,你都这么猛。你师父肯定狠的不像人吧?真想见见那位大狠人。

狐狸脸上出现一抹伤感,叹口气说,其实人家也不算是我师父,他没有认我,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把他当成师父,对我来说,他不是人,简直是尊神,你能想象到在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孤儿寡母被逼的走投无路,眼瞅着就要被人打死的时候,一个男人宛如天神下凡,徒手格杀了好几个人,直接把那帮坏人给吓跑,他告诉我,我是个男人,不是废物!

我点点头说,我能理解的。我也差点被人废掉手脚,当初要不是我师父,我估计这辈子都得靠轮椅,哈哈,咱都是有师父的人呐!

狐狸平复了一下心情,从兜里把烟拿了出来,递给了我一支,他笑了笑,也叼起来一颗烟说:“算了,不说这些了,我刚才有点没搞明白,你为什么不喊胡大哥他们下来,人多毕竟力量大啊。”

我嘬了口眼圈,摇摇头说,没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之前,我不敢随便让弟兄们冒险,我们一个人两个人还不显眼,哥几个都下来,万一打跑他们,不就引起人注意了嘛,实不相瞒,我们前阵子在车站犯了件大案子。

“车站,大案子?”狐狸眼珠子顿时瞪圆,声音很小的说。你是指孔令军的那件事儿么?

我没有承认,也没否认,只是仰头吐了口大大的烟圈。

狐狸抓了抓脑皮问我,我不是孔家人,和我无关,如果真是你们做的。我抽空给你们挨个磕俩响头当感谢,对了,你刚才说不确定对方是什么人又是什么意思?那个中年老棒槌不是说,他们是鸿图会所的人么?难道有诈?

我咬着烟嘴说,所以说不确定呐,反正我不相信谁办了坏事还敢点名到姓的报地址,就算咱们不报仇,打电话报警都够他们喝一壶,换做是你,你会办这种缺心眼的事儿不?

狐狸更加一头雾水的问,那他们为啥还会多此一举这么闹挺?

我撇撇嘴说,这世界上傻逼总是要比正常人多一些的。保不齐今晚上不止是花街被砸了,还有别的势力也受到了波及,有人头脑一热,拎着家伙式就去闹场了,还有我刚才不是说活了嘛,我也不确定,鬼知道到底是不是鸿图会所的人,等到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估摸着就真相大白了。

狐狸像是看怪物一样的上下打量我,好半天后才出声说,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狡猾,怪不得胡大哥他们愿意跟你混,不光有情有义,而且还不容易吃亏。

我打了个哈欠说,我是被逼出来的,常年让一帮比你硬的狗盯着,动不动就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里,你指定能变得比我还滑溜,行了别扯淡了,出去看看花街到底啥情况吧。

我俩互相搀扶着往门外走,出去以后狐狸直接就炸了,扯开嗓门咆哮,卧槽他妈的,我一定要宰了那帮畜生!

整条花街基本上快变成了废墟,路两边的店面全部被砸,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和玻璃碎片,几乎所有店老板全都蹲在自家的店门口唉声叹气,还有不少女老板嚎啕大哭,一些小姐和看场的马仔也让打的遍体鳞伤,整个就是一个灾后现场。

听到狐狸的怒吼声。那些店老板们纷纷侧目观望,紧跟着就好像是商量好的似的,一齐哭撇撇的凑了过来,哀嚎着让“狐狸哥给我们做主啊!”

我拍了拍狐狸的肩膀低声说,止怒!愤怒啥事解决不了,先安抚老板们吧。

狐狸点点头。领着一帮哭讥尿嚎的老板们随便找了家店铺进去商议,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花街”,确定刚才那帮人是冲着整条街,而不单单是我们一家人来的,我才松了口气,眼下我不怕别的,就怕钱进或者是孔家的人上门找后账。

这个时候胡金他们也从KTV里跑出来,胡金担忧的揽住我胳膊问:“小三爷,你没事吧?”

我耸了耸肩膀说,JB事儿没有,就受点皮外伤。

王兴愤怒的跺脚埋怨,为什么不让我们下来?

我撇撇嘴说。让你们下来干啥?一块挨打呐?行了,别絮叨,我啥事没有,你们刚才没看着狐狸挨的比我还惨,咱们先回屋再说吧。

我招呼兄弟几个回到KTV里面,我自嘲的笑着说。我发现咱们好像就是霉星下凡,走到哪哪出事儿,咱没来花街之前,也没见人家花街乱成这个逼样,结果咱家KTV今天刚开张,立马就引来了人直接抄整条街。对了和尚呢?我寻思让他给咱们算算,是不是王者和天门俩词八字不合,怎么一天尽事儿。

“花街以前也干仗,但从没有像今天这么大规模,整条街都被人砸烂了,刚才我们在楼上看的清清楚楚。那些人都好像疯了一样,抓起什么砸什么。”陈珂低声解释,猛不丁她尖叫着伸手指向我的脸尖叫:“哎呀,你出血了!”

她满脸揪心的想要摸我的脸,可能又怕弄疼我,笨拙的又缩回去,手忙脚乱的嘀咕了两声后,拔腿往街口的方向跑,没多会儿带着一大堆纱布和药跑了回来,满脸揪心的说,三爷我帮你先包扎一下吧,不然伤口感染了更麻烦。

我推脱说不用,也不知道这丫头哪来那么大的勇气,柳眉倒竖一把将我按坐在沙发上,轻嗔:“必须要包扎,要不你就去医院,不能那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我寻思人家姑娘也是一片好心,点点头说,那你包吧,动作轻点,别弄疼我了。

陈珂小心翼翼的拿纱布蘸着酒精帮我擦拭伤口,哥几个全都气急败坏的骂娘,站在旁边的陈二娃猛地将口罩戴到脸上出声,我刚才看清楚几个车牌照,应该可以挖出来他们,说罢话他就往门外走,胡金赶忙撵出去说,我和你一块去!

“小心点。”我朝着俩人招呼一声,说实话陈二娃这么主动,弄得我还有点不适应。这孙子从来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怎么今天太阳竟然从西边出来了?

陈珂帮我包扎伤口,我装作不经意间回头,瞟了一眼距离我两米开外的安佳蓓和邓华,邓华没有任何异样,就是喷着脏话和胖子凑在一起骂娘,安佳蓓则一脸思索的神情的扫视被砸成稀巴烂的大厅,那副模样倒也很正常,不知道是先入为主的思想在作怪还是怎么的,我总觉得她给我的感觉怪怪的。

这个时候她身体突然颤抖了一下,好像被什么给吓了一跳似的,然后我看到她掏出手机瞄了一眼,在手机键盘上按了两下,就又重新把手机揣回口袋,我感觉应该是有人给她打电话了,她又不敢接。

“蓓蓓,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出去买点吃。路口有家小吃店,买几个包子就可以。”我朝安佳蓓笑呵呵的说。

邓华赶忙接话茬,我去吧三哥,外面刚打完架怪不安全的。

“还是我去吧,我刚好也想出去透口气!”安佳蓓摇摇头,快步跨出了KTV。我给伦哥使了个眼色,伦哥会意的快速跟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