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 渊源/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尚只用了两脚,就把胖子和邓华两个年轻小伙儿很轻松的踹到地上滚了好几圈,两人从地上捂着肚子半天没能爬起来,和尚两只眼珠变得稍稍有些泛红,一只手紧紧的扼住我的喉咙,不带一丝感情的说,你去不去?

我抬腿往和尚的肚子上踹,伸手打他的脸,可这家伙竟然没有半点反应,我脚踢在他的小腹上。完全就像是踢到铁板一样坚硬,他脸色越来越冰,掐在我脖颈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大,好像真打算弄死我。

“去不去!”和尚的手掌又加大了力度。

我很想说“不去”,可是更害怕会被他整死,莫名其妙的死在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老神棍手里,想想我就觉得委屈,最后我心有不甘的点了点脑袋。

和尚这才松开我,我蹲在地上揉搓自己的脖颈,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朝他怒骂,你他妈就是条喂不熟的狼,老子管你吃管你喝,你刚才竟然想杀我,让我去没问题,我要附加一个条件,把钱进具体位置告诉我。

“我不知道钱进在哪,至于火车站的事情,是因为当天我刚好路过那里,又刚好见到了。”和尚摇摇头,又恢复了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就好像的那尊“杀神”不是他,只是我的一场幻觉。

我吐了口唾沫骂,你特么坟头烧报纸,糊弄鬼呢?刚好看见的话?那你怎么帮我们搞定?

和尚伸出自己的指头,我以为他又要揍我,赶忙往后跳了两步,他几根指头很灵活的摆动两下说,我会算!命里玄说,信则灵,不信则无,你不相信,信的人大有人在,包括孔家,你喜欢耽误时间的话,那就慢慢拖延吧,如果狐狸出事,我就把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都屠掉,只留下你一个人痛苦的苟活,听清楚我的话,是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包括你的女友和你老家的兄弟!

“你到底是谁?都知道些什么?”我眉头紧皱,凝视着他。

和尚长出一口气说,我会算!接着他好像脑后生眼一般,回头又是一脚将邓华给踹倒。朝我露出一抹浅笑。

“算你狠!我怎么救他?鸿图会所兵强马壮,我们几个烂芋头过去不是送菜嘛!”我朝和尚翘起大拇指。

和尚嘴唇轻轻蠕动,吐出来几个字:“市郊木材厂,还需要我说的再细致一点么?我说了我会算,我知道的远远比你想象的要多。而且我只是让你去救人,不是让你火拼。”

我恨恨的吐了口唾沫,朝着蹲在地上的胖子说,给兴哥打电话,让他给木材厂那帮兄弟打电话,让他们往裕华区的鸿图会所集中!

胖子点点头,掏出手机拨通王兴的号码。

我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看向和尚问,最后一个问题,你姓孔么?

和尚摇摇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着说,我再免费送你一个答案,我是狐狸一直挂在嘴上的那个师傅,虽然我不承认他这个徒弟,但是不想见到他被人伤害。

“你是他师傅?”我愕然的长大嘴巴,之前狐狸和我描述的时候,曾说过他师傅徒手格杀了几个人,正大光明的杀了孔家人,而且还屁事没有,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老混蛋的背景到底是有多恐怖。

和尚语气放缓的说,我有我的苦衷,我不能太过掺和地方帮派的事情。

不能太过掺和地方帮派的事情?这句话为什么会听起来那么耳熟,我可以很确定自己一定听过这句话,而且就是身边的人跟我说过,只是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到底是谁讲过。

和尚摆摆手,脸上挂着一抹慈祥的笑容说,快去吧!别以为我和你开玩笑,狐狸如果出事,我肯定会屠掉所有和你有关系的人。

“你他妈就是个赖皮!救自己徒弟说是不能过多参与,威胁老子的时候,却可以这么理直气壮,操!”我愤愤不平的朝着和尚吐了口唾沫。

和尚耸了耸肩膀坐在沙发上声音懒散的说,欺软怕硬本来就是人的本性,你惹不起我,所以只能被我欺负。想要找回来场子,就努力让自己强大,然后指着我脑门谈我脑瓜嘣儿!

我被他怼的半天说不上来话,气呼呼的招呼邓龙、胖子上楼拿家伙式,完事一块往外走。至于KTV会不会有事儿,我一点都不担心,有这么个变态坐镇,我估摸着就算刚才那波人再来重新砸一遍花街,也绝逼冲不上二楼。

我们随手拦下辆出租车直奔“鸿图会所”。路上哥仨都挺郁闷的,谁也没出声,好半天后,胖子犹豫的看向我问,三哥咱们就这么屈服了?

“你也可以选择光着膀子回去和那老秃驴干一架。”我没好气的望向车窗外。

其实之所以会同意去救狐狸,我也是经过考虑再三,首先狐狸的人性还是不错的,从他肯单枪匹马的留下来和我一块对抗砸场的人就能看出来,其次就是这小子的背景,妈了个巴子的。简直就是天之骄子,他爹姓孔,师父是个神秘莫测的臭和尚,如果跟他能保持好关系,我相信以后的路肯定要顺畅很多。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看的出来狐狸绝对不会有事儿,不然和尚也不会跟我废那么长时间的话,这趟活几乎没危险,我甚至都感觉是和尚故意促成我和狐狸的关系更加融洽,当然这些只是我的猜测。如果待会到“鸿图会所”发现情况不妙的话,我肯定让兄弟们掉头就跑,别的我都赌的起,唯独赌不起这群傻兄弟的小命!

裕华区的“鸿图会所”位于市区的中心地带,前几天我路过过。不过没有仔细看,只是知道个大概位置,出租车驶进市中心走了没多远,就开始放慢速度,尤其是开进一段单行道后。速度更是慢的一逼。

隔着老远的时候,我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喊打喊杀声,骂骂咧咧的朝着宫殿建筑扔砖头,丢酒瓶!一栋装潢得好像二十世纪欧洲宫殿一样的建筑面前围满了小青年,宫殿的顶端“鸿图会所”四个大字。拿霓虹灯包裹起来,正闪闪发光。

“和崇州市的鸿图会所比起来,这儿的规模更像是总部。”我朝着胖子和邓华咧了咧嘴嘱咐,待会学精点,别他妈愣头愣脑的往上冲。什么都不重要,小命最重要,听懂没?特别是你华子!

邓华干笑着抓了抓脑皮说,我记住了老大。

出租车在距离“鸿图会所”还有二三百米的地方停下了车,说什么也不忘跟前开。我们仨只好拎着蛇皮口袋走了过去,蛇皮口袋里是两把猎枪,这回王兴他们带过来的。

我瞄了一眼四周,看到“鸿图会所”的门前堵满了小青年,基本上都是二十啷当岁的社会小伙,狐狸拎着把半米多长的开山砍刀怒气冲冲的站在会所的门口骂街,看来我们的人还没到。

下车以后,我没直接往跟前凑,而是站在人群的最后面眺望,鸿图会所的门前同样站满了一大群穿西服的青年。和狐狸带来的人一对比,就好像是游击队和正规军的区别。

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估摸三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和狐狸在手脚比划的解释着什么,狐狸一脸的愤怒,根本不听对方解释,就是一个劲儿骂娘,中年人身后的那帮“西服男”好几次都差点和狐狸的人起冲突,不过都被中年人给拦下来了。

“这个傻屌,还总觉得自己多牛逼似的,如果不是中年人拦住。那帮穿黑西服的能把狐狸带来的这群杂牌军给打出屎!”胖子小声嘀咕。

我想了想迈开腿往过走,既然没打起来,那一切就好办了,反正我的任务只是把狐狸安全带回去就好,我走出去没两三步远,“鸿图会所”里突然走出来一个青年人,青年人左拥右抱,一手环抱着一个妖娆的美女,扯开嗓子朝狐狸冷笑,孔令黎你是打算翻天么?自己丢人不要紧,不要连累孔家跟着你一块败兴!

“是他!”我一下子停稳了脚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