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 家务事/王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家务事

我没想到从“鸿图会所”里走出来的青年竟然是孔令杰,就是那个在崇州市狠狠的摆了我一道,然后逼着我还得把脑袋缩在裤裆里叫“爷”的二世祖,一看到他,我脚步立马停稳,习惯性的重新躲回人群里。

说老实话我有点犯怵这小子,在我占尽主场优势的崇州市我都拿人家没有半点脾气,现在来到他的地盘,那不是喝凉水剔牙缝,没事找事干嘛。

我心说,狐狸是个有名无实的孔家弟子,孔令辉是老孔家根正苗红的传人,这俩人碰到一起,应该算是人家的家务事了吧,就说互相肯定都看对方不顺眼。不过应该不会刀剑相向,说不准吵两句就应该完事儿了。

我伸直脖子朝会所的门口望去,孔令杰俨然一副长子如父的模样,指着狐狸的鼻子训斥,你看看自己像不像个流氓?把孔家人的脸都给丢尽了!

狐狸也没惯着对方。张牙舞爪的大吼,别他妈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不姓孔,我姓胡!

孔令杰讥讽的一笑说,也是哈。我二叔确实都没承认过有你这个种,对了,你母亲还好么?我听说你们都住在“花街”是不是啊?

“我去尼玛得!”狐狸瞬间怒了,拎着手里的大开山就要往过冲,这家伙完全就是个野性子。逼急眼了谁都敢剁,眼瞅着就要冲到孔令杰身边的时候,先前那个一直试图劝阻狐狸的中年人摆了摆手,两个“黑西服”掏出手枪就指向了狐狸。

中年人不卑不亢的朝着狐狸抱拳说,我不清楚今天到底犯了什么众怒。会让狐狸哥你带了这么多人前来砸场闹事,我想咱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不论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老板和令尊的关系很不错,希望狐狸哥止怒,熄火,孔少是我们的贵客,自然更不能在我们这里受到半点伤害,还希望狐狸哥给我几分薄面,至于咱们的误会,可以晚点坐下来慢慢谈,我也可以做主给狐狸哥拿一笔钱出来当今天的车马费。

狐狸长出两口气,又退了回来,毕竟对方说的有理有据,而且态度方面也足够坦诚,要是再硬闹下去的话,就算有理也肯定变成没理。

中年人真心是个老江湖,我不由多看了两眼他,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今天肯定打不起来。我侧身偷偷和胖子说,给兴哥去个电话,让兄弟们别过来了。

原本一切已经熄火,狐狸可能也萌生了退意,谁知道这时候孔令杰又突然趾高气昂的出声嘲讽。说到底还是指望我孔家的名声混吃混喝,嘴上喊的那么有骨气,实际呵呵...我替你觉得丢人!

他这一嗓子瞬间再次把狐狸给激怒,狐狸沉着脸朝身后的马仔们摆摆手大吼,给我砸!他们怎么砸的“花街”现在双倍还回来!

说罢话,狐狸第一个拔腿就往过跑,身后的那群混子们也叫喊着往“鸿图会所”的方向拥挤,场面顿时间失控,两帮人势如水火一般的碰到了一起,到底都是喊打喊杀声。

看的出来都已经到这一步了“鸿图会所”的人其实还是让着狐狸的。那帮“西服男”明明都有枪,却谁也没敢动军火,只是拎着棒球棍开干,相比较“花街”的马仔们可就狠的多了,一个个不是抄着西瓜刀,就是铁管,几乎全都往对方的要害上砍。

两边人混战了大概十几分钟左右,地上就躺下十多个穿西服的青年,那中年人可能也急眼了,掏出家伙“嘣”的朝天开了一枪,声音很大的吼叫,都往后退,我不想伤了和气,如果谁敢再踏进鸿图会所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狐狸一把将一个“黑西服”扳倒在地上,恶狠狠的问,我倒要看看你准备怎么不客气?

狐狸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小混子配合着往前走,骂骂咧咧的往前涌了几步,结果就看到中年人抬起胳膊朝着一个青年“嘣”就叩动了扳机,青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发出哭爹喊娘一般的惨嚎声。

枪响过后,狐狸身后的小混混们立马骚动起来,已经有不少人往后开始倒退,这些人毕竟不是职业的。就是从“花街”的洗头房里看看店,吓唬吓唬普通人,玩个“仙人跳”行,真让他们上手,估计没几个敢豁出去命。

狐狸是个倔脾气。见到自己人被干翻,不但不害怕,反而指着自己脑门继续往前走,大声嚷嚷着,来!往这儿打。今天不干死我,你就是我养的!

中年人一阵犯难,旁边的孔令杰冷笑说,强哥该怎么干就怎么干,他刚才不都亲口承认不是我们孔家人了么?你放心做你的事儿。家里如果有什么长辈责难,我会替你们挡着!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抬起胳膊朝着狐狸“呯”的就是一枪,不过这枪没敢真打狐狸,而是击中了另外一个马仔,这次狐狸带来的那群混混开始大规模的往后倒退,甚至还有不少人扔下来手里的家伙式掉头跑,有一个带头的,很快狐狸带过来的几十号混混就逃走了一半。

“乌合之众!垃圾只能与垃圾为伍!二叔当年肯定是眼瞎了,会看上你妈那种女人,看看你这个品行,我就能想象出来你妈当年到底是通过什么肮脏的手段将我二叔勾引上床,而且还有了你!”孔令杰打了个哈欠,搂着两个妖娆的女孩转身返回了鸿图会所里面。

狐狸扯开嗓门大吼,草泥马!不准你侮辱我妈!

“垃圾!”孔令杰回头吐了口唾沫,鸿图会所的两扇大门缓缓合上。

中年人深呼吸两口,朝着狐狸说,狐狸哥,如果你是缺钱用了,待会我安排手下给你送一笔资金,你和孔家公子的事情,我不想参与,也请您别为难我们,把我们这里当作战场,拜托了!

孔令杰走了。可狐狸的怒火还没有发泄出来,抡起手里的家伙式就要朝中年人脑袋上往下劈,中年人毫不犹豫的“嘣”一下叩动扳机,子弹擦着狐狸的侧脸过去,狐狸的脸上当时就出现一抹血迹。

中年人冷下脸吼。往后倒退!马上!

与此同时旁边的几个“黑西服”青年也齐刷刷的从怀里掏出手枪指向狐狸,我看狐狸还要往前迈步,赶忙喊了一声,狐狸,你给我站住!

狐狸回头望了我一眼,朝我笑了笑,继续朝迈了一步,轻描淡写的说,我早就活够了,你们继续!今天打不死我,就全是狗槽出来的!

“狐狸,你个棒槌给我停下来!我找到你师父了,你师父让我接你回家,他只等你一个钟头!”我跑过去,一把拽住狐狸的胳膊大吼。

狐狸的脸色先是一阵迷茫,紧跟着眼珠子瞬间睁大,不敢相信的望向我问:“什么?你说你找到我师父了?”

“不就是个大光头么?对不对?长相极其猥琐!”我咽了口唾沫点头回答。

趁着狐狸发呆的时候,我赶忙朝着胖子和邓华使眼色,两人连拉硬拽的将狐狸拖走,我朝着中年人双手合十的抱拳说。对不起啊大哥,我哥们今天没吃药!

中年很意外的瞟了我一眼,嘴角挤出一抹笑容点头说,刚才冲动之下开枪,打伤了狐狸哥的几个朋友。晚点我会安排手下把医药费送过去的,今天多谢兄弟帮助了!

“互助互利!”我没跟他多废话,搂住狐狸的肩膀拔腿就走,孔令杰那个孙子还在会所里面,万一被他看到了,到时候我麻烦更大,哪知道我刚刚走出来两步,身后就传来了一阵轻飘飘的喊声“成虎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